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23.[网媒发表]——《我与网吧十年情缘(连载)》

    本文首发于“天下网吧联盟”网站(2006年11月 网吧十年专题 独家特稿连载),同时被几十家报刊杂志网站等媒体转登。在此敬告各转载媒体,请尊重作者著作权,下次转载本人作品请注明出处并署上作者姓名,谢谢合作!

http://www.txwm.com/special/10zhounian/index.html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1316503369170.shtml

作者简介:

  徐荣辉(冰点叔叔),网吧业主/自由撰稿人,国内多家著名网吧媒体资深作者。2006年发表网吧经营管理文章近10万字,文章被众多媒体转载,并深受读者好评!作者个人网站:http://www.xuronghui.com 

----------------------------------------------------------------------------

    导语:作为一名生活在江南小城的网吧业主,我真的很庆幸,自己目前所从事的行业,从诞生到发展,一步一个脚印都跟自己息息相关,行业的成长也伴随着我个人的成长。网吧从无到有,我的人生路,也从少年的无知到了青年的稳熟。

----------------------------------------------------------------------------

第一章  与“网吧”第一次亲密接触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1316503369170.shtml

  中国第一批接触互联网的名单没有我,但是中国第一批接触“网吧”的名单一定有我。
  据说,1996年11月5日实华开公司在北京首都体育馆旁边开设的“实华开网络咖啡屋”是中国第一家网吧,至今刚好十年。全国各地雨后春笋般诞生的网吧,一般都是2000年后随着网络使用成本的降低和网络游戏的发展,网吧才作为一种新型的消费娱乐场所开始普及。
  作为赶上70年代末班车出生的这一代人,10年前的某些记忆已经随着年轮的增长变得相当模糊,但我却非常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接触网吧的情形,那时候也应该是第一次接触网络,进网吧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出了网吧的时候心情更是异常激动,我清楚的记得,出网吧的门口,我说了一句自己都觉得惊天动地的话——“以后我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
  是的,后来的两年,我的确没去过这个“鬼地方”,也没有踏进过“网吧”大门的槛!
  交了八块钱一小时的上网费,傻乎乎地坐在电脑前,当时没QQ,也没163等大网站,更没有hao123或者265等网址导航,甚至自己连http的概念都没搞清楚,也没有网管来指导,一个小时下来,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当时自己的心情,用现在网络上流行的词说就是——偶晕~晕得一塌糊涂!

  不知道当时自己去的“网吧”算不算得上是现在所指的“网吧”,那也是在96年前后,反正在我所生活的城市,那绝对算得上是本城网吧的雏形,当时我们管那叫“电子阅览室”,属于国有图书馆所有。那时候我们学校计算机课还停留在DOS和使用5.25英寸存储盘状态,能够用上WIN95和internet绝对是比较先进的高科技份子了,我暗暗自喜。当时上机可以分为“上网”和“单机游戏”两种收费方式,八块钱拿去换电子游戏厅里的“铜板”估计可以玩一天,把自己玩得昏天暗地,但去上网,居然半点名堂都没玩出来,现在觉得还是荒唐。一个小时的时间,一分钟就一毛多,就等于一个游戏币“铜板”,可我没在网上跟人聊过一句话,也甚至没打开一个网站,如果有也只是估计进错了网址进的那些全是外文的国外网站,对于英文成绩全班倒数的我,绝对是可惜,一无所获。一个小时下来,急匆匆地结帐,那时候我还是高一的学生,心疼这样流水般地花钱! 

  当时心里就在想,这地方真TMD黑啊,八块钱屁股没坐热就没了,要是以后轮到自己也能开个这样的“黑店”那还不发了,多爽呀!当时真的没想到,从此,我便于网吧结下了不解之缘,直至今天自己居然也真的开了一个这样的“电子图书馆”,长期堂而皇之地数着从别人口袋里“黑”出来的钞票。

----------------------------------------------------------------------------

第二章  忘记了“网吧”日子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1416253967015.shtml


  以后的两年,旁边的同学都进入了文理分班、高考冲刺的阶段,我不怎么爱读书,也不怎么贪玩,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没想通,人家同学要“蹦迪”,要“抽烟”,还要找女朋友,可后来居然能考上重点,自己却混得个不伦不类,虽然成绩单有时候也“榜上有名”,可那是倒过来数的名次——白纸红字!不过也好,总算没学坏,没迷上“麻将”也没吃上“摇头丸”,我总是这样来安慰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上计算机课,虽然有时候会觉得ABCD能用QBASIC语言在屏幕前编出一首“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动听的旋律,感觉有点好玩,但最终没激起自己对电脑的热爱。现在想起来还是后悔,有时候在想,如果那时候这玩意能激发我的兴趣或者斗志的话,说不定现在自己也拥有了数个诸如“万佳网络”、“浪淘沙”、“红树林”的连锁网吧企业或者是拥有了一个可以像网易、新浪、搜狐这样家喻户晓的大站,或者是我徐荣辉的名字也早已与张朝阳、马云等IT风云人物相提并论……这下扯远了,不好意思,就当是做一下白日梦也好。
  
  不过那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真得很可惜,如果书读好了,考上重点了也没什么遗憾,可人家中国互联网第一批勇士也正是那时候开始积累,开始发达的,96年有机会接触网吧、接触互联网,却没有让自己融入互联网,真是悲哀。
  
  那时候如果有两块一个小时的网吧,或者有“网管”在旁边手把手教我上网的话,我想自己或许真得会有个质的飞越。每每想起,很是羡慕现在的年轻人,有条件“素质教育”从“娃娃”抓起,就算家里买不起电脑,还有去那么便宜的网吧“充电”……
  
  两年后,终于有机会远离他乡,相应党的号召去“西部大开发”——读大学去了,从东南沿海一下子跑到了西部大陆,来到了重庆的一所小城,原以为自己来到了重庆这个直辖市,身处大都市就可以见见世面了,哪知道这地方根本比不上自己生活的小城,更可恶的是学校居然是一所小学校,计算机房居然没联Internet,估计这个时候有很多比我晚“触网”的同龄人都已经用E-mail写信,用ICQ等聊天工具泡美眉了,那时候可怜的我们还停留在交“笔友”,为一封带香味的书信而欣喜若狂中,真是落伍得要死,我知道那时候“im286”了。那时候我们还停留在泡“迪吧”、唱“KTV”的时代,首先我要声明,偶没有吃“摇头丸”,哈哈……

----------------------------------------------------------------------------

第三章  忘记了“网吧”日子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1616465873037.shtml

  大二转校到了重庆市区,这时候我们总算能为自己吃上“肯德基”、“德克士”而欣喜,“家乐福”这样的购物环境也吸引我们丢了很多人民币进去,但是回想起来,那时候好像没在大街上看到什么“网吧”之类的广告牌,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我们也没少去,不知道那时候网吧还没流行还是自己眼睛太小,先不研究这个了。这时候是99年。
  
  很快,有多同学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买了电脑,配了呼机,一CALL就可以三五成群结队去旁边的电脑游戏厅玩“红警”和“星际”去了,我还是没热爱上电脑,只是偶尔被他们拉去一块玩了几次“三角州”。
  
  毕竟是大城市、大校园,信息传递够迅速,很快,我们终于有机会见识真正的“网吧”了,后来便告别了这种没有internet的电脑游戏厅。
  
  我先前对电脑也没多大感觉,当然也没心去寻找网吧这种自认为还是比较高科技的娱乐场所,第一次还是被一个同学骗过去的。记得有天晚上放学吃过晚饭,当然,大学是不用夜自习的,所有的同学都会千方百计找好玩的地方,同学带我来到了学校旁边的“网吧”,我想这应该是真正的网吧了,虽然不知道那是“黑网吧”还是证照齐全的,反正只知道,当时同学们就管这地方叫“网吧”,我也就这么跟着叫。终于,我的记忆里有了“网吧”这个清晰却又模糊的概念……
  
  记得是3到4元左右一小时的上网费吧,应该不算贵但也不便宜,本身这个“网吧”的生意就是直接针对学生的,当然是指大学生,其次重庆当时的消费水平比起东南沿海的城市还是略低一点,至少比我第一次去的那个鬼地方八块一小时要便宜得多。这次上“网吧”的感觉比较好,有同学手把手教我怎么玩,先是给我申请了个QQ号码,对了,那时候QQ还叫OICQ,没记错的话第一声OICQ的“滴滴滴滴”声正是出自1999年,那时候也压根儿没想过随手可得的QQ号码会像现在一样那么值钱。只记得有的同学现在还在用那时候免费申请的QQ号,可能是运气好吧,好多个“8”个三连号四连号都有,早的同学申请的都是6位,轮到我的时候都已经是7位了,而且那时候也没密码保护什么的,注一个丢一个,一天换一个,不过还好,现在总算还保留着一个那时候注册的号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申请的第一个QQ号,反正是7位ABCAB的号码还算过得去,留作珍藏了。那时候根本没想到过现在QQ号居然能卖钱,好一点的号码甚至是几百几千甚至是几万,那时候要是多注册点留着,现在好歹也是富翁了,拿几个QQ号换辆宝马开开、换幢别墅住住绝对不是难事……
  
  最先的几次上网,我什么都没学,就是一个劲在玩QQ。那时候也不应该说是玩,应该是聊QQ。你想啊,那时候QQ没什么好玩,没现在的QQ秀、没Qzone、也没有Qqgame,甚至连自定义的表情都没有,好像只有很生硬的文字,一对一。不过像大多数刚开始上网开始玩QQ的人一样,网络真得很吸引人,聊天都是那么的好玩。应该要感谢腾讯QQ,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吸引了我对互联网的迷恋。
  
  记得好多同学那时候聊QQ跟现在不一样,没那么强的目的性,随便逮着了一个就聊,男的女的都行,胡乱吹水,吹一通下次来估计就碰不到了,或者就是碰到了也都不认识了。估计现在是网络费用低了也普及了吧,QQ可以24小时开着,能见到的好友天天见,到最后都麻木了,一天没见到好友上线就会觉得怪怪的,但又会很快因为那么多的好友在线而忽略了个别。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和一个女同学去网吧,她就坐旁边的电脑上,我转头一不小心看到了她QQ上的聊天内容,网友发过来几句肉麻的话,大致就是她说这边下雨了回不了宿舍,对方男网友说来给她送雨伞,这样就打情骂俏开了,我拷~我郁闷得要死,我想我以后有女朋友了一定不会带她一起来网吧上网。
  
  那时候我就在思考,网络这东西信息传递速度效率那么高,以后会不会让我们生活的环境复杂化了,交个笔友来来回回几封信就算感情发展得再快,一封信隔了几个城市传递一下信息也要个把星期甚至是个把月,有了网络、有了QQ,一天就可以把要说的话一次说完,也说不定一个星期就可以把以前要一年才能做的事做完……
  
  果然不出所料,随后的一段时间,好多同学都有了“网恋”、在网上泡MM找女朋友的经历了,发展到了现在网络上“快餐式”的感情消费,甚至是一夜情,有时候真的感觉网络神奇的同时,也在为它的发展而担心……不好意思,好像又有点扯远了,回来我们的网吧话题。
  
  那时候 “迪吧”、“酒吧”、“水吧”等都有了,终于跑出了个新鲜却又似乎熟悉的“网吧”,十几、二十几台电脑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与其它的“吧”比起来根本没什么档次,房间昏昏暗暗的,还设在居民楼里,这也算“吧”?更不可思议的还是带了“网”的高科技“吧”!
  
  晚上不上课的黄金时间,网吧生意火爆得很,去晚了就要排队,如果要想去网吧占个位置,我们必须一放学就草草地扒几口饭往网吧跑。白天我倒是没去“考察”过,因为不是在上课,就是逃课在宿舍里睡觉,或者是跑到证券交易所里看行情赚外块去了……注个时间、留个记号,那时候在99年底左右。

----------------------------------------------------------------------------

第四章  爱上了网吧,爱上了互联网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1717412379766.shtml


  据说2000年以后,才是全国各地网吧遍地开花的时候。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那时候似乎有一点想创业的劲,也曾经和同学商量过如何开网吧,但终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只能应聘去一家商城上班做企划。哎……只怪自己心不够狠、动作不够快,又一次与开个“黑店”的机会失之交臂。
  
  那时候在我们的小城里,百货业竞争还不激烈,企划这个概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啪拖笫芫谋蠢啵杆儆辛Φ卦俅魏仙稀

----------------------------------------------------------------------------

第六章  “网吧”——半分清醒半分醉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2114340438419.shtml

   网吧真的会让年轻人学坏吗?
  
  不可否认,新事物的产生和发展必然有正反两方面的分歧,这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网吧,让有的人学到了知识,也让有的人学会了颓废。
  
  我先来讲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吧。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经历了人生的一个低谷,被人称之为“小混混”,也有人叫“古惑仔”,不学习、不工作,整日游手好闲,生活真的是百无聊赖,那时候我也逐渐“融入”了网吧这个环境,过着一天天黑白颠倒并且极度荒废的生活,用“不务正业”来形容那个时期的我一点都不过分。更让我家里人担心的是我在网吧里学会了对着电脑,在烟雾缭绕的环境中与语聊房间里的网友红着眼睛对骂,学会了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结帮拉派,学会了彻夜不归,学会了人多欺负人少,跟那些有犯罪前科、会偷抢拐骗的人成为狐朋狗友,有时候甚至会一起打架,见到那些浓妆艳抹但却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也不足为怪,能跟他们一起玩、一起跳舞,似乎从颓废到了堕落。
  
  但幸好,或许是受了几年的高等教育的缘故吧,再混乱的环境中我是还保存着半分的清醒,有几个称兄道弟的“铁哥们”也确实比较仗义气,泡妞、喝酒、跳舞会叫上我,偶尔打小架等场面也会叫我一起,但是偷抢拐骗、斗殴等场面一般还是会严格将我区分开的,他们时常对我说你是大学生,这种热闹不该掺和,现在回过头来想,或许是他们没把我拉进泥潭,也或许是自己保持着一份理智,那时候一块瞎玩的好多人,有的坐牢,有的四处逃串,吸毒、卖淫,什么人都有,我差一点掉进了万丈深渊,这段经历足以让我刻骨铭心,现在想起依然胆战心惊……
  
  其实,我个人觉得在网吧里出入的人,他们的堕落,不能简单地把责任全都归为了网吧一方,包括现在的舆论,我觉得有时候也过于片面。网吧里并不全部都是坏人,也并不是所有人进了网吧都会变坏。好比拿刀的,大部分的人只是为了切菜,即使其中有一个人拿刀砍死了人,并不能因此而把所有手里拿着刀的人都当成是“屠夫”……
  
  这样的环境下,网吧确实是成全了我颓废的一个桥梁,但现在反回来思考当时的处境,如果没有网吧,我们照样会活跃在其它的娱乐场所,说不定会在迪吧里吃摇头丸,也说不定会在KTV里“抱小姐”,毕竟那时候最多的时间我们还是安安稳稳地呆在网吧里头,除了打架一般不会出其他事了。如果换成在迪吧里吃摇头丸或者在KTV里“抱小姐”,工作积下来的几块工资很快就会被自己耗尽,那时候要应付这么大的娱乐开支,说不定会铤而走险,也确实,那时候认识的很多人,后来贩毒、拉皮条、卖淫等确实不是少数。
  
  个人觉得,作为娱乐场所,网吧对于稳定社会秩序还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的,可以想像一下,如果突然将现在全国范围的网吧全部关闭,中国的社会秩序绝对会拍起几个波涛汹涌的大浪。
  
  说到这里,我们把时光的镜头转回最近,回顾一下不久前方山网吧大扫荡的事件。方山是山西西部的一个农业县,2006年5月底发生的一件事让这个吕梁山区深处的贫困县一夜间扬名四海,网吧彻底消失,成为全国唯一的有网络而无网吧的县城。
  
  据说,整个事情缘于一名网瘾少年写给县委书记张国彪的一封求助信,信中写到:“张书记您好。我是一名中学生,由于定力不足,就在同学的带领下来到网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到网吧打游戏,看电影和聊天,有时没钱就像同学借,还偷家里的零钱……今天我终于认识到我错了,想请张书记取缔网吧……”
  该县取缔所有网吧的消息一出,立刻引发轰动和争议。持异议的说此举“善意但不理性”、“侵害了网吧业主的利益”,甚至说这是“懒政”、“人治”;支持者则称县委、县政府快刀斩乱麻,大快人心,为这位县委书记的铁腕鼓掌喝彩。争论焦点最后延伸到“网吧管理”、“网吧该不该存在”、“互联网是好是坏”等更大的问题上。这样的辩论似乎永远无解,至少目前两方谁也说服不了谁。
  
  方山的一位声称坚决反对取缔网吧的官员说,“网吧这一新兴事物在方山算是夭折了。”“这将影响到方山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孩子们学习新技术,接触最新的信息。”他坚持认为,网吧是青少年学习新技术、新思想的重要途径,这条信息通道坚决不能关闭。——我非常赞同这个意见,事实上,不管你有多少理由支持关闭网吧,网吧能给青少年带来一定的好处都是客观存在。至少,打游戏、聊天等也应该是熟悉电脑的一种方式吧?就算根据条例,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能进入网吧,那么这么一关,把成年人与网络的世界也全部割裂了,还有那么多的人买不起电脑、上不起家庭宽带,这么一关,很有可能让社会的文明进步倒退!
  
  翻阅一下资料,让我们来看一看网吧全部被关闭后的方山,某报记者在文章中是这样陈述的: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己,那以后的一段时间,网吧就几乎成了我业余生活的全部,网吧也成了我打开人生路的利器。如果没有工作上的应酬,我很少去娱乐,平时最喜欢的唱歌、打牌、钓鱼等活动也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我开始在网吧里寻找网上对我有用的一起资源。我开始坐电脑前不玩CS游戏、不看那些纯娱乐的电影和一些八卦新闻了,行政管理、营销策划、技术理论、财务原理等都吸引了游离的思维和眼球,泡论坛聊QQ群,一下子让我结实了很多各个层面的朋友,我的视野更加广阔了。
  
  我要感谢网吧,我的人生成长也几乎与网吧行业的发展轨迹想吻合的,虽然网吧引诱过我沉沦,但最终又是网吧促使了我崛起和成熟。
  
  慢慢地我又接触到了im286落伍论坛、chinaz中国站长站,以及txwm天下网盟等论坛,我对电脑也开始迷恋对计算机的技术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向往。我喜欢折腾电脑的软硬件和黑客技术,开始炒域名、做了很多个所谓的垃圾站,也喜欢上了网吧论坛社区里的那个环境,我开始有想法要努力完成几年前自己的心愿。
  
  对电脑对网络的兴趣和学习,我基本上都是在网吧里完成的。双休或者假日不工作的几天,我没日没夜的泡在了网吧和互联网上。我开始在网炒卖域名,收集了一些现在来说还比较有价值的域名,jbp.com.cn(聚宝盆)、zjlink.com(浙江互联)、haoleduo.com(好乐多)、tzinfo.com.cn(台州信息网),还给自己做了个人展示网站www.xuronghui.com并且装饰一新,没有网吧,这些都是完不成的。因为那时候工作经常会换地方,住的地方也会经常换,所以没把家里的电脑带出来,再说了,一年多过去电脑的配置也跟不上了,家庭用的宽带也没法跟网吧里的光纤相提并论,所以和很多自己有电脑的人一样,还是喜欢选择去网吧上网。
  
  天天挂在网上,还在网上做点交易,显然这时候已经离不开电脑离不开网吧了,也想拥有几台自己的服务器搞着玩,渐渐地,开始在构思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开个网吧了……

----------------------------------------------------------------------------

第八章  着手办“网吧”,忙得不亦乐乎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2316324068132.shtml


  2005年夏季。我先从身边认识的能接触到网吧的亲戚朋友着手做市场调研,发现这时候网吧市场已经趋向饱和,投资大、回收速度慢,但还是有利可图的,因为自己懂点技术,跟家里人一商量,都非常支持,准备资金,选地址,了解行业状况……
  
  花了大半年的功夫,网吧终于开张。这半年筹备期真得有点艰辛,本来写到这里的时候想一笔带过去不说的,但是好像感觉少了点什么,想想还是有必要将这半年的酸甜苦辣透露点给大家,因为我看到好多网吧从业人员,比如网管和收银员都会发牢骚说自己多么多么地辛苦,网吧老板又是多么多么的轻松,坐着数钱就行,其实哪有他们想像得那么简单。
  
  原本以为两个月左右的筹备就能开张的,可对中间环节没准确估计,造成了计划的推迟。既然做生意,就要做正行,那么开网吧的第一步要开始办执照。自从2002年蓝极速事件以后,全国各地已经关闭了网吧申请执照这条大路,无奈之下,要想开个正规网吧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并购一家老网吧,重新组建一家新网吧;二是加入连锁网吧,交上一定的管理费,就可以开一家连锁分店。
  
  查了一下网上的资料,觉得还是加如连锁比较有前途。一是觉得网吧牌照的行情被炒到了10万以上,没必要花这冤枉钱,再说网上消息牌照开放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万一我花个十来二十万买张牌照,一年后网吧开禁,那我这钱不是全打水漂了;二是被当前连锁网吧的一些政策和宣传所迷惑,当时关闭单体执照的申请,国家也是在大力推广连锁网吧的经营模式,我估计对于没开过网吧的新手,应该比较合适。
  
  先是做横向分析,那么多的品牌专卖店、加盟店加入了以后十有八九都是成功的,猜测开网吧也是如此,行业的新手应该非常合适选用这种经营模式。我马上打听相关的消息,了解了本地连锁网吧主要有两家,一家是浙江省电信沸蓝连锁,另一家是本地的××网吧连锁商。
  
  南方电信、北方网通,不容置疑,网络一定要选电信的光纤接入,既然电信公司旗下就有连锁网吧的加盟,那就是最合适不过了,而且相比两家连锁公司,电信的沸蓝从形象和管理上都更有优势。我找到了沸蓝网吧连锁公司的负责人,寒暄了一番后,发现是自己的邻居,住同一个小区,这不是拉家常的时候,于是直奔主题谈加盟的事。我最关心的当然是加盟费的问题,初步了解了一下比起买执照来说费用不高,可以接受,而且还有统一的广告后盾支持,有统一的门面形象包装和人员管理等,心里一直在打小算盘,花点钱沾下光,以后自己就是电信公司旗下的一家网吧的老板了,那办起事来还不简单,有个靠山,以后跟网吧管理部门打起交道来也比较省心。其他都谈得不错,可后来得知自己只能出资拥有49%的股份后,我傻眼了,那还不是跟给他们打工一样,钱我来出,经营管理权又要受限,几十万丢下去只能得到一半不到的股权,而且购买设备、室内装修都不由得我说了算,这种事风险比较大,以后搞不好陷进去没完没了想抽身都难,罢了,换另一家谈判。临走时负责人告诉我,现在刚好政策是这样的没办法,以前确实吸收了一批加盟店,公司不参股经营的,可后来由于加盟业主的一些问题,很多加盟店经营得不好,公司暂时将策略调整,不过上面有消息很多又会放开,到时候又可以作为加盟商加入连锁独立股权,不过时间是什么时候没有准确消息。我想想都闷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半年、一年,还是几年?
  
  随后赶紧联系到了本地那间连锁商,开门见山就谈这个股权的问题,也是同样的答复,没有多说,我很快放弃了这个加入连锁的想法。钱要花,做事又不依自己,还要帮别人打工挂别人的牌子,想过来想去过还是决定开一家自己的网吧,打自己的品牌。
  
  通过亲戚朋友的介绍,这时候行内也认识了一些业主朋友,开始收集网吧的资料,弄清楚了本城有哪几家网吧准备转手,哪几家营业状况不好不想继续经营的,也在本地的论坛发了很多广告,准备收购一家网吧。几天过后,资料都到手了,开始去踩点摸一下路。大部分急于要转手的网吧都要求把旧的电脑设备和网吧桌子沙发一同转让,甚至会把剩下的几个月房租都一起转让出去,因为事先准备选好了地址,电脑设备转手的网吧都比较旧,转过来都是累赘,所以当时一门心思想收购单证。也趁着这个机会,我基本上把本城的网吧走了一个遍,包括他们的营业情况心里也都有了个底,那时候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夏季,中午都在外面跑,又热又累,但有了这分创业的激动还是冲劲十足。
  
  终于如愿以偿谈好了价格,交了定金,准备转户,以为下面的事简单了,可又一次错了,麻烦事刚刚开始。现在想起,那个烦啊,有时候都在怀疑,网吧业主的身份地位那么低吗?管理部门对待自己爱理不理,甚至还要看他们的颜色,真是活受罪,难道真得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造成的?
  
  写到这里,穿插几句言外话,我已经习惯了直接在电脑上写文章,一直用的是智能拼音输入法,“网吧业主”这四个字,一次次地被我打成了“王八野猪”,真是尴尬,幸好旁边没人,难道是巧合吗?网吧业主的身份也被妖魔化了?有时候想想,对网吧这行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自己喜欢电脑、喜欢网络自然也喜欢网吧,恨的是其中的滋味真得令人十分难受。记得不知何时开始,上网吧要带身份证,还要一次次被网吧工作人员对着身份证上的照片仔细端详,电视里见过警察看嫌疑犯就是这种眼神,我无语……看到这里有人会觉得那当网吧业主多好啊,不是有机会这样去审视别人了吗,其实不然,我们是商人,我们更不愿意用这样的眼神去看自己的顾客,去看我们的“上帝”,我怕的是一不小心我们就吓走了顾客,吓走了我们的生意。记得有一次去管理部门办件网吧执照的事,隔壁办公室的同志说经办人不在,我问什么时候能回来,他说过个十来分钟,哪知道我一等就等了一个下午,第二天我再来,哪知道一等等了一天,很快等到了周五,眼看就要下班时间到了,忍无可忍,我终于问来了经办人的电话打过去,让我下个星期一早点来给我办。到了第二个星期,我早早地提前了半个小时赶在机关八点上班前赶到,大门没开就在门外守着,可等到八点后也没见人来,一直等到接近中午下班还不见人影,那个火啊,长这么大从来没那么被人戏弄过,拿了手机拨通号码,发梢都要冒火星了,我还是强压住火气,好不容易才像请财神爷爷一样把人请来,找着了人,但又告之缺了这样少了那样材料,还是没把事情办好,感觉自己像个窝囊废。
  
  这时候想想自己过去是怎么对待业务伙伴的,原先自己在国有单位负责行政工作,难免也会碰到一些找上门求自己帮忙的人,那时候自己也一样,关门一脚踢,看着那些点头哈腰来求帮忙的人也会偶而给他们脸色看,这时候我感觉是报应啊,有了这样的经历后,换了另一个角度看问题,我终于想明白,如果哪一天自己有机会做了父母官,我一定不会像以前一样待人接物,那么高高在上、趾高气扬,一定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官。
  
  开始办网吧了,终于让自己明白,做什么事都需要关系,都需要钱。我再也不那么傻,开始找遍亲戚朋友,到处托人情,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想办法铺关系,后来做事真的少费了很多心。都说“书中自由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现在看来,什么都没有,15年的寒窗苦读没让我明白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现在明白还不算晚。从此以后,我时常用江湖上一句话告诫自己——“能用钱摆平的事,绝对不是事!”这句话的出处好像有点问题,但却反映了一个社会现实,希望读者不要拿板砖拍我,鸡蛋也最好不好砸过来。不管是有理还是无理,能在民间流传的这些话语多少有符合自然规律的部份,我本身不赞成那种消极的世界观、人生观和社会价值观,但新形式下“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还是该注意取舍,希望多少能给开网吧或者是准备开网吧或者是各行各业的读者朋友一个帮助,少走弯路。
  
  说到这里,还有一点我至今也未想明白,房产可以转让,土地可以转让,公司可以转让,但为何网吧不能自由转让。现在已经过来了,并且新形势下部份地区网吧营业执照也在陆续放开,没必要、也没精力去仔细研究这个问题,但如果正处于要转手执照的朋友,一定要留个心,有关转让时的协议或者合同签订前要有个充分的了解,不然很有可能合同失去法律效力,而且也会在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碰到麻烦,造成各自双方的损失。更正说明一下以上说法错误的地方,不能说是过户,而应当是变更法人代表和变更营业地址。 

----------------------------------------------------------------------------

第九章  网吧人的努力,成就网吧事业
http://www.txwm.com/News/manage/200611/2006112316341113339.shtml


  2005年12月,辛劳筹办了半年的网吧终于开张,原以为可以跟别人想得那样安稳地坐着收钱了,但作为“网吧人”,跟其他任何一个行业一样,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其中又有多多酸甜苦辣,但为了成就自己的事业,再苦再难都不觉得可怕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一道道坎终究能在自己的努力下迈过。
  
  刚开网吧那段时间,正好碰到了网吧行业的大整顿期,或许不应该说是大整顿吧,因为网吧行业从一开始疏于管理,直到2002年的一场蓝极速大火才烧清醒了网吧人,也烧清醒了管理部门,那时候开始,网吧就在一个多部门管理的严厉监控下,网吧业主也不得不时刻关注着行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
  
  就拿实名制开说,顾名思义,“实名制”就是指公民通过合法登记的真实身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从事或者开展各种与生活或者工作等活动的制度。笔者曾在《天下网吧》杂志第17期单独篇幅谈过这个问题。我的网吧所在的当地管理部分对于这方面的管理,在全国范围还是比较先行一步的,管理部门要求辖区内网吧严格核对身份证件,做到人卡合一,也就是为了验证每一个顾客是否用自己的上网卡,进行实名登记后才在网吧里开机上网。这样做的好处,一是有效制止了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网吧上网;另一个好处就是便于公安机关对于常住或者暂住人口的管理,如果在网吧里进行网络犯罪,很快就可以缉拿归案。但是很显然,这样做基本上实名率可以保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但不能保证百分之一百通过。因为随便哪一位顾客都可以拿张假身份证办张上网卡上网,假身份证的来源就没必要解释了,200块钱很容易就在市场上搞到一张几乎肉眼辨别不出的假证件,网吧的工作人员哪怕是经过严格的培训,也不能具备百分之一百辨别身份证真假的能力。另一个问题就是,网吧制止18周岁以下人员进入,但后来发现16周岁以上就有身份证,持有这样的身份证也可以办出上网卡,管理软件这样的一个漏洞,无疑之中又提高了工作量,18周岁的参照物每一天都在变,如果当天是2006年1月1日,那么1988年1月1日后出生的人就不能成为网吧的顾客,假设有一个准顾客是1988年1月8日出生,那么必须要等到2006年的1月8日才可以迎接这位顾客,网吧前台工作人员一定要时刻清楚今天是几几年几月几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这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了我们网吧从业人员茶余饭后的话题。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身边的某些网吧业主深刻领会了实名制举措的精髓,很聪明地发明了一个方法将实名制验证过程简化,我不得不佩服网吧人的聪明和细心。在检查了一位顾客的身份证件和上网卡后,确定是其本人的情况下,将其身份证件扫描留存,做成网吧会员资料库,然后在上网卡上做一个本网吧的标签,那么下次顾客拿着这张开来上网,前台工作人员一看便知道这张卡在本网吧留存了会员资料,搜索打开证件扫描件,核对一下照片确认,这样顾客就可以不必天天同时带着身份证和上网卡来上网,工作步骤减少了,同时也避免了高峰时期吧台前围着好多顾客等待验证。仔细分析,效果是相同的,虽说身份证没带身上,即使带了别人的身份证和别人的上网卡来上网,接待人员同样还是要靠身份证件上的照片来辨别是否本人,很难做到疏而不漏,所以笔者早在今年8月份的文章里就呼吁过有关部门,如果真正要杜绝未成年人上网和有效开展实名上网制度,指纹验证的方式才是这两制度实施过程中漏洞的终结者。
  
  相对实名制实施的举措,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网吧监控系统,也是这两年来网吧的大事,笔者在《网吧世界》杂志2006年9月刊的一篇文章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分析。网吧监控系统对于网吧业主和管理部门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读者朋友可以从期刊上和网上找出这部分的资料评阅,也可以直接在我的个人网站http://www.xuronghui.com《徐荣辉网吧经营管理个人文集》里找到题为《网吧监控推广的可行性分析》的这篇文章。目前全国范围推广的时候意见还没有完全统一,希望管理部门能在保护顾客隐私、防止网吧商业信息泄露以及监控录像作为犯罪证据打击犯罪等问题上下点功夫,这也一定范围代表了众多网吧业主的心声,大多数的网吧业主还是希望网吧市场能够正规、稳定、向上的发展,各部门齐抓共管、网吧从业人员万众一心才能将整个行业的发展推到另一个高度。
  
  经营网吧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同时也改变了自己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理解,以前,由于工作环境的原因,“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为人处事态度深深影响着我,职场上,要想出人投地,一方面要时刻提防“小人”作恶,另一方面自己同时又陷入了那样的旋涡中不可自拔。开网吧经商,更多时候面对的是顾客,一开始是自己逼着自己跟他们交往,到后来变成了自己主动跟他们交心把他们当成了朋友对待,脾气也好了很多,以前自己的脾气有时非常暴躁和倔强,受不了半点委屈。现在我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当朋友看待,对于顾客,他们更是我的衣食父母,特别是我现在的网吧,大部分顾客都是远离他乡在这里打工的人群,经常受到本地人的歧视,一些本地卖菜的农妇有时候都会欺负他们,看不起他们。我也只身在外打工过,深知其中的滋味,很多我们当地的网吧老板甚至是工作人员都会牵强本地的顾客,但对于外地打工的顾客不屑一顾,我则反之,尽量想办法多顾及到这部分人群的意见,让他们来我这里时刻能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
  
  或许是因为处在江南沿海,本地工业经济比较发达,也吸引了很多经济不发达地区劳动力,南方人固有的某些优势,使得从四川、湖南、江西、安徽等地的打工者在沿海地区受到地区歧视,作为一名商人,我时刻提醒着自己,我不该这样去对待我的顾客,我每一分没一秒都把“感恩”的理念放在自己的脑里,如果没有他们,我的生意将萧条而败落,从我周围没有网吧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这样对顾客的,所以很多外地来打工的顾客也喜欢跟我交朋友,我也非常乐意把他们当自己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不是打心底怀着的那份“感恩”心态,绝对是不能做到对每一个顾客都平易近人的。
  
  对待顾客,只有一次我做得过火,后来我也一直深深地自责。刚推行实名上网那会很多顾客不理解,有部分顾客因此与网吧的员工摩擦,有一次一位顾客跟前台工作人员发生口角,我走过去作了很多解释,还是未能留住这位顾客,只记得当时他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人家网吧都不用身份证,你们这里搞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再也不来了。”我无语。正当这时候,又冒出一个平时爱闹事的“小混混”,或许不应该这么称呼他,大多数时间他们还是有固定工作的,当时他一来就火上加油嚷着:“你们网吧是不是跟上面的关系不好啊,搞那么麻烦,上个网也要把人家当犯人一样看”。我顿时火冒三丈,当场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手指着他的鼻子说:“你TMD给我闭嘴,不爱上你给我滚!”当时只记得把网吧里所有的人都看呆了,他也楞在了那里,我看他眼睛的时候我分明注意到刹那间他眼神中流露的恐慌和委屈,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惊呆了,我知道这下谁都下不了台,其实漂泊在外的大部分人属于弱势群体,他们又都是非常善良的,我不应该这么对他们,下了好大的决心,我才灵机一动装得很严肃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到了门外,随后做了一番解释,我说自己是正当的生意人,这些要求是公安等管理部门提出的,我们必须遵照执行,然后又对他说如果你是常客最好就留一份资料备份,省了以后每次都要检查他的身份证,或许这样说他也能够理解点了点头,我跟他解释刚才不好意思语气过重了,就当开个玩笑不要放在心上,很快我们都高高兴兴地回到了网吧,先前那么多在场的顾客还以为我们会打成一片,出乎意料,我们非但没有打架打成一片而且以后还像哥们一样“打”成了一片,顾客和老板能结为朋友,对今后的经营绝对是百益而无害的。
  
  网吧是复杂的场所,经常有黑社会小混混来找麻烦也不足为怪,我开的网吧是自己家的房子,家族的影响在当地有点地位,一般小混混也不会为难我们,再说网吧刚开的时候我就把他们当朋友一样对待,接触多了以后也发现这些群体中的人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人们想像中的那么生恶,同样是有血有肉的灵魂,将心比心跟他们去接近、去交流,发现这些人还是非常讲义气、讲道理的,不要用那种非常势力的想法对对待他们、拉拢他们,也不应该满怀恶意,人与人之间原本还是非常容易合拢的。对待管理部门的人员也一样,虽然一部分官员会比较势力和霸道,但是有时候他们也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威严,不得已而为之,互相理解的前提下,很多事都变成非常简单。当然,要用利益去摆平的现实还是存在的,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和各个时期同样都不能避免,这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只有一点,我们要记住,“天时、地利、人和”的经营氛围需要我们自己去营造,付出才有回报,事业才能做得更大、更强!

  很多朋友看我管理网吧非常轻松,24小时挂着QQ,还有那么多的时间爬格子,其实不然,开过网吧和做过这样行业的人都能了解其中的艰辛,同时我努力写文章,把这一两年网吧管理的心得提炼成文字发表,是为了能给更多有志于为网吧事业奋斗的人士作个借鉴。“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一两年也认识了公民证、李远、怡心等网吧前辈及全国各地很多大大小小网吧的同行朋友,也认识了多家网吧媒体的很多专业人士,从这么人的身上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结合自己积累下来的经验,我希望将自己的切身体会写下,将更多的管理难题与大家一起探讨和总结,让后来跨入这个行业的朋友少走点弯路,让网吧行业发展的速度更快、更稳。同时,也有很多网吧行业的朋友加我QQ或者在我网站上留言,表示对我的支持,我很感谢你们!写那么多的文字我没有其他过多的要求,我只希望转载我文章的媒体请尊重作者的著作权同时也尊重首发媒体的版权,转载的时候尽量写上作者的姓名以及文章的出处,因为有了你们的关注,才让更多的人看到了我的文字,在此深表谢意!

----------------------------------------------------------------------------
  
  写在最后:

  从中国的第一家网吧开始至今刚好十个春秋,为了纪念一下这个特殊的日子,笔者留下了上面的这些文字,虽然不能确定是否能给网吧业朋友带来多大帮助,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与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个行业的旅程,也是非常有意义的,限于文章的篇幅和个人认识的局限,这篇文章到此搁笔,在网吧十周年的纪念日,我祝奋斗在网吧事业上的每一位勇士,工作愉快,希望全国各地的网吧,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作者简介:

  徐荣辉(冰点叔叔),网吧业主/自由撰稿人,国内多家著名网吧媒体资深作者。2006年发表网吧经营管理文章近10万字,文章被众多媒体转载,并深受读者好评!作者个人网站:http://www.xuronghu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