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二)

为着从现在开始,性爱生活将伴随着她的一生。”

“可我们并没有和他相爱,也没有准备和他相伴一生。要是今晚的失贞,让我们的肚子都大起来怎么办?”

“那我们一起把孩子生出来,我们还可以比一比,看那个生的孩子更漂亮!”周艳艳说罢,她便小声的笑了起来。

梁敏顺手扭了一下周艳艳的屁股:

“人家是给你说正经事你又打浑。我是说不怕一万单怕万一。我们再有几个月就要分配了,如果学校里知道我们这样乱lun,这样放肆决不会饶恕我们的。而且我们也不能挺着个大肚子,到新的单位去报到吧。”

“ 也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女人,在她怀上自己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应该是最幸福的女人。假如她不能把孩子生下来,那将是一件最大的憾事。可女人这个群体,在人世间又是一个最弱的组群。她们为了生存,为了以后漫长的路要走,她们又不得不舍弃很多东西。如果你我今晚的不规行为,真的让我们的肚子大了,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孩子打掉。”

“那我们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啦?”

“ 其它的办法不是没有,比如你可以从明天起,开始和他恋爱,成为他的恋人。一旦你要有了孩子,就宣布和他结婚。但你的内心里是不是真的爱他,他会不会也真的爱你,特别是今夜之欢让你变成了女人,他又会怎么看呐?假若他接受了你这个现实,但将来他会和你相守始终吗?因此,我现在要给你说的就是,你不要去想那么多,我们今晚能够享受到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也就够了。”

“可这小子也真有缘福,一个晚上他得到了两个姑娘的心欢!”

“你说错了,是两个女人得到了一个会作爱的男人。天亮前你要不要再和他来一次?”

“那你呐?”梁敏用舌尖扫了一下周艳艳的肩头,“我知道你一定还想和他再来一次。”

梁敏舌尖上的搔动,让周艳艳差一点笑了起来。她也用舌尖搔着梁敏的乳头:

“我现在是在问你!他今晚要是和我少了两次,我就抱着他不起来。”

梁敏躲开了周艳艳的搔扰:

“那你不是想要他的命啊,他一个男人一晚那能作那么多次爱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男人一个晚上一般可以作三次爱,当然有时候也可以超出一次,我说的不是天天这样。刚才你我各一次,他最低还可以再来一到两次,所以下一次开始他应该先和我在一起。”

“说来也真有点怪。”梁敏动了一下身子,她把周艳艳搂的更紧了,“在没有挨到他身子之前,还有点廷害怕的,可是一让他抱住了,全身一下子都酥了,只要他的那个宝贝一插进你的体内抽动几下,就象有一种强大的魔力似的,他一下能把你变成一个快乐虫,让你实在是妙不可言。”

周艳艳开始又有点睡意了,可是她又好象感受到了一点什么,

她问梁敏:

“我怎么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他了,我可是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他可是属于我们两个的,就是今后你已经嫁给他了,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时候,你也得让着我点。要不,我就把他的心偷走!”

“如果我真的嫁给他了,那他就属于我的了,他的爱也只能属于我。不过看在今晚的份上,在我高兴的时候,也可以把他让给你。但是,你只能得到他的身,你可不能收下他的心。因为他的那颗心,永远都是我的。”

“好了,不要再说了。”周艳艳移动了一下身体:“等一会我们谁先来?”

“当然应该是我了。昨晚你就占了先,轮也该轮到我了。”

谁说昨晚我抡先了,昨晚开始可是你先得到他的。”

“昨晚虽然我先得到了他,可是后来又让你抡去了,而且他那处男的圣果还是你先吃到的。”

两个婧女的私语,三条赤祼肉体的触及,让两个第一次得到男人情爱的痴女淫瘾骚动。她们的热血又开始了加快流动……

“等一会我们把他推醒了,他先抱住哪个那个就走前头怎么样?”梁敏建议道。

“那他把我们两个都抱住了怎么办?”

“那就全由他。他愿把快乐送给谁,谁就走前头,反正我也争不过你。不过,好东西你可不能全吃光了,你也给我留一点。”梁敏说罢,两个人又哧哧的笑了起来。

“艳姐,你这几年很少和哪个男同学认真的亲近过,可今晚你象变了一人似的,比那些平常爱卖俏的女同学们还厉害。”

周艳艳叹了一口气:

“ 我的家景不太好,全家人为了供我读书他们付出了很多,我应该好好学习才对待起他们的。再说今后为了生存,为应付不同生存环境据有的应变本领,我们也应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只有打好了学习基础、学到知识,我们进入社会才有应变能力,才不会被社会所抛弃。其实,我也很希望有一个男朋友。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对于异性的渴望我就特别强烈。有时真想有一个男人抱抱我。可是为了学习,我只好忍耐着。现在我的学习生涯基本要完了,今天又有这么个机会,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也不后悔。我做的事情我自己认就是了。”

梁敏在周艳艳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在班里我最服的就是你。平时你一付小大姐的样子,让人们有一种仰幕感。看到你平时不怎么和男同学们亲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你的骨子里和我一样,也喜欢和男人作爱。”

“要说作爱,每一人女人都喜欢,只不过她们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己。”

梁敏推了两下周艳艳:

“我们现在把他推醒怎么样?”

“你现在又等不及了?”

“你不是还想和他多来一次吗?我现在就到他身体那边去,你在这边,咱们一起逗他,把他快点逗醒。”

梁敏说完,就从仍然熟睡的郝男身上翻了过去。

周艳艳、梁敏,她们都把身子扑在郝男身上,她们的两手又都申到郝男的下部,抚摸着女人们爱的那件宠物。

仍在睡梦中的郝男,感到有一种快乐的肌肤在他的身上游动着。当他慢慢清醒以后,他才真切的意识到,在他身上慢慢移动的物体不是别的,是女人的乳峰,是压在他身上的女人们肉体。特别是在他身下贪梦抚摸的那两只小手,让他体内的欲火又一次升腾起来。

郝男翻身又抱住了周艳艳和梁敏,又把她们压在身下,他搓揉着两人女人的酥胸,亲吻她们的热唇,把她们又一次带进了一个美妙的世界里……

郝男狂吻了一阵过后,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们两个哪个先走前头,如果你们不好说,那我自己就决定了。”

周艳艳和梁敏她们都没有说话,因为她们已经被郝男抚摸和狂吻的说不出话来了。她们呼吸急骤,把郝男抱在一起,让郝男带着她们走上那爱的天梯……

郝男在周艳艳梁敏肉欲的感召下,他的性欲也早己被激励起来,他移身扑在梁敏身上,将他的情物插进梁敏的体内,并同梁敏一起,沿着快乐的大道,向美妙的顶峰攀登着。仍然抱着郝男的周艳艳,她的情欲也己达到临介点。她又翻身扑在郝男的背上,随着郝男梁敏一起,走到了他们性爱快乐的尽头……

郝男和梁敏作爱高潮过后,周艳艳在他们情欲消失的感应下,也无力的的瘫在那里。虽然她在这一轮情戏中,没有先梁敏得到郝男的爱,但她自己知道,郝男随后是会给她的。因此她并没有去嫉恨梁敏,也没有那种失宠的感觉。

郝男和梁敏行完房事之后,虽然他的体力还没有恢复,他为了不让周艳艳有一种失落感,他又离开了梁敏,把周艳艳抱在怀里。他用他的体温,他的肉感,慢慢的和周艳艳的情欲相融着。并用他们已经相连的身体,传递着心灵上的丝丝温情。

由于郝男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还无力牵着周艳艳的心和他一起奔跑。但他用了另外一种形式,是用他的温情,他的情心,他的肉感去唤起周艳艳肉体上的感应。特别是他没有用他的情种在周艳艳体内搅动,而他却用他的舌尖,在周艳艳的颈部、乳峰和肚脐眼上的夸张挑逗,让他的舌尖变成了一股情风,去吹抚着周艳艳的玉体。他现在才让周艳艳知道,男人是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书。而这本书对一个女人来说,也真是太重要了。使她们一辈子都无法离开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稍事情逗,郝男的精力又全部恢复了。他开始又慢慢的抽动着他的命根,一种欲望又很快袭上了周艳艳的心头。她不由自主的摆动着身体,使她又得到了最大的快乐。

郝男在周艳艳的情欲的感召下,他的激情也被再一次调动起来。并和周艳艳一起,享受着性爱达到高潮时的那种美妙。

郝男周艳艳和梁敏又一轮情戏之后,他们都无力的瘫在那里。虽然此时己快接近黎明,是起床去看日出的时候,可是他们谁也不提这件事情,仍然躺在铺上睡着,一个个又都进入了梦乡。

周艳艳梁敏和郝男,他们第三天才从金顶主峰上下来。头一个晚上他们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后才起来,他们起床以后刚要收拾东西,梁敏又提出来,还是等看完了日出再下山才好。她对大家说:

“我们今天就这样下山去了,还不知道哪一年才会又来这里。也可能我们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了。大家何不在这里再住一天,等看完了日出和云海再下山去。否则大家会遗憾一辈子的。”

梁敏说完以后,大家也都没有不同意见。因为大家都同意在山上再住一宿,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三个人在一起同宿所带来的快乐,大家都不愿意弃舍。三个人能在山上多住一天,可以使他们再一次欢渡爱河,再一次享受男女们的情欢。如果他们现在下山去了,机会就不会再来!就这样,他们又在山上住了一天,还是包的那个房间,第三天早上他们也确实看到了日出和云海。他们三个人的峨眉山之行,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精品情人第六回:

市府大院俊男现

            书记千金抢先占

周艳艳梁敏和郝男,从峨眉山返校以后,他们和其它同学们一起,又全力投入到毕业考试中去了。周艳艳梁敏还住在一个宿舍里。郝男虽然不是和她们一个班,但在吃饭的时候也还能见到他。

毕业考试之后,梁敏开始有意识的去接近郝男。通过她对郝男的观察和了解,郝男在班里是一个肯学习、成绩好、没有不良嗜好的男同学,也是女同学们愿意接近的好男生。

但他在学校这几年的学习中,他对班里的女同学们,都不怎么去深交。在旁边人看来,可能是这些女生们,都不合他的心意。因此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他没有和哪个女同学谈过恋爱。

梁敏这次接近郝男,是想利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和郝男在感情上有一个突破,搭上这辆还未启动的末班车。但当梁敏多次和郝男接触以后,郝男也知道梁敏是一种好意,郝男才对梁敏说了知心话。他对梁敏说:

“我确实也很喜欢你,特别是峨眉山之行,这段缘情让我实在是难以割舍。但我又有一个特殊的原因,不允许我去接受你的爱。是因为我有一个不寻常的过去,就是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己经和同班同学谢欣相爱了。”

 郝男还告诉梁敏:

“ 我的父亲死的早,我是母亲一手把我养大的。我和谢欣高中毕业后,我们一起参加了高考,结果谢欣落榜了。谢欣的父母准备叫谢欣再补课一年,第二年准备再考。可是谢欣知道,我光靠母亲的那点工资,是无法完成大学学业的。我要实现大学梦,也只有她谢欣才能帮助我。就这样,谢欣自己放弃了补课,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开了一个服装店。利用她的文化知识,和一个青年女子对服装独特的审美观,她进的服装都非常好卖,生意做的还不错。她挣的钱除了她自己用一点外,多数收入她都供给我上大学。特别是我母亲的单位垮了以后,我读书的费用,全部都是谢欣供给的。加上谢欣本来也长的不错,因此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由于谢欣对我真挚的爱,才使我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再没有去接受其它女孩子的爱。而峨眉山之事,那也纯属是一次例外。我根本没有想到,一次偶然的登山,竟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后来还觉得对不起谢欣她。”

梁敏知道了郝男的情况以后,谢欣的故事也让她很受感动。梁敏也告诉郝男: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一个美好的故事。我衷心的祝贺你们,祝贺你们的爱情永远美好,祝贺你们两个永远幸福。”

郝男毕业以后,回到他家乡所在的省报当了一名记者。并且己和谢欣结了婚。谢欣还当她的小老板,郝男的母亲也和他们住在一起,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的还比较舒心。

梁敏也是回到她的家乡省份分配的,她被分到一家人民广播电台当了记者。

周艳艳毕业之后,她被分回到南方报社当了一名记者。现在她仍然是个独身。她现在还是那句老话,事业未成暂不考虑个人问题。

周艳艳梁敏和郝男,他们三个人在三个地方工作,大家经常还有书信来往。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有什么事就打个电话问候一声,通过电话,保持着他们的那分友情。

周艳艳现在已经是南方日报社会版的主笔了。她现在能胜任这个主笔,也走过了一段坚苦的路程。

经过几年学校的坚苦学习,周艳艳采写新闻稿件的能力早己具备。开始到报社写的那些稿件,各种新闻要素的表达,和写作技巧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可是稿子到了主编手里,有很多文字被砍掉了,而且还有不少篇又加进了不少文字。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大理解,但当她又翻阅了大量的早期报纸的会版新闻以后,她全部清楚了。她明白不是她稿子写的不好,是她还不懂中国特色社会版新闻写作的游戏规则。她还不习贯一件新闻发生之后,应该把社会因素、国家政策、各级领导和群众的观点都融进新闻里去写。特别是各级领导的排名顺序,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哪一些领导用多少字幅,哪一些不能单独点评,有一套不成文的规矩。而这些她们在学校里还没有学到的东西,对于刚进报社的周艳艳来说,当然是不熟悉的。因此,她写的稿件往往被主编改动很大,也就成了一件自然的事情。

周艳艳翻阅了大量的旧报刊相关稿件以后,她知道了自己过去的问题所在,更坚定了重新学习的信心。并在以后的时间里,她一有空闲时间,就往报社旧报存档室里钻。经过学习归纳和总结,她写出了写社会新闻的读报新得,弄懂了中国特色社会新闻组稿要点和技巧。她以后写出的社会新闻,自然也就得到总编们的认可。而且在上级的几年评奖中,多篇稿件还被评得了不同的奖项,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

周艳艳从事业上讲,她现在是南方报社社会版的主笔,是知名的记者,也可以称得上是精品女性。按她自己定下的规矩,事业不成不考虑婚姻问题。可是她现在已经是功成名就了,也应该处理她的个人问题了。可是她现在还不想这么做,因为现在有一个男人己经走进了她的生活里。而这个男人又偏偏早己有了家世,使周艳艳走进了一种尴尬之中。那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呐?这个人就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陈臣。

周艳艳性格泼辣身体素质好,再加上新闻写作基础扎实,每次外出采访她都争着去。因此,她在上稿量和稿子的质量上,都是走在同类记者的前头。特别是有几篇很有分量的农民收入情况的社会调查见报后,更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有段时间,市政府还想把她从报社调到市(徐荣辉)政策研究室去。由于她自己不想进入政府工作人员的那个圈子,外加报社领导也不愿放她,进政府工作的事才没有成行。

正因为周艳艳她有这么一段历史背景,凡政府有什么重大事情需要报社派记者的事,大多报社都会派周艳艳去。虽然她的主业在报社是社会新闻版的记者,但随政府出去采访的时候,她写的政要新闻也很抢眼,领导们看了都很满意。随着她和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来往的增多,她对机关工作人员的情况也就知道的更多。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臣,产生了一种和其它人不一样和说不清的那种感觉。特别是通过一次救灾事件,使他们走进了对方的生活里,演绎出了人间一件美好的艳情来………

………

陈臣,现年二十八岁。华南大学中文系毕业。一米八的个头,人很能吃苦,工作起来热情很高,而且还特别细心,凡是经他手的工作,最后都会有一个满意的交待。因此市政府年轻文秘人员当中,是一个好使唤、能干事、头儿们都愿意带着走的人。

在担任政府办事员的过程中,中间还下派到县里代过职。经过这几年的摔打,无论是在看问题上,还是在处理机关的业务中,他的政策水平,办事能力都有很大提高。因此很多人在底下议论,他是领导们选的苗子,是一个未来接班的。他现在这个副秘书长的位置,也只是一种过度,是在预备领导的岗位上再理练理练,是领导后备人员的一种储备。再加上他长着一张英俊的脸,行事走路身上施放着帅气。因此他一踏上仕途,就成了故娘们追逐的目标。就在他毕业后分到机关工作的第二年,有一个姑娘借着一时让人难以抗拒的势力捷足先登,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他。这位姑娘就是市委书记的千金小姐,她的名子叫范婷婷。

范婷婷大学文化,她是本市师范学院外语系毕业。她学的专业是英语。

范婷婷从师院毕业以后,被分配在市政府外事办工作。外事办也在市政府大院内办公,上班下班大院里的人都能互相见面。因此陈臣上班不久,就被范婷婷发现了。通过侧面了解,当她知道陈臣还没有和其它姑娘定婚时,她就制定了一个计划,她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陈臣追到手,她要让陈臣永远都臣服于她。

范婷婷个头不高,差一点不到一米六。她留着短发,皮肤白晢,一张漂亮地脸上两只大眼又黑又亮。虽然她人的外型不算是非常漂亮,但她也可以算得上是佳丽美人。

范婷婷的服装一般都有点超前。在市府大院里,虽然她不能穿那些大透大露地服饰,但穿在她身上的那些服装,对男人们都有一种诱惑力。有时还带有某种夸张的野性。

范婷婷为了接近陈臣,她可是动了不少脑筋。她了解到陈臣虽然在大学里专业学的是中文,但他的英语学的也很好。在学校多次组织的英语笔试和口译比赛中,他曾多次得过奖。他被分配到市政府办公室以后,政府有什么设外活动时,基本上都是由他担任翻译。如果要有什么文字翻译时,任务也多数是交给他。由于陈臣在政府办有这种外语能力,为范婷婷以后接近陈臣,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条件。

范婷婷接近陈臣,她开始是以找陈臣帮她看一些翻译稿件开始的。开始的时候,她找了一些资料翻译后,拿着这些材料请陈臣帮她看看,让陈臣给她翻译的资料把把关。而作为陈臣,市政府大院内,经常穿着超时服装的姑娘向他求教,感觉还算是一种快事。因此,当范婷婷每次拿一些资料给他看的时候,他都很认真地去对待。对于范婷婷翻译的不准确的地方,除了帮她改正过来以外,他还亲自给范婷婷讲解,为什么应该这样译,让范婷婷在提高英语水平上受益颇多。

范婷婷在和陈臣的接触中,也让陈臣在自觉和不自觉的情况下,对范婷婷产生了好感。因为范婷婷对于陈臣来说,她不但是一个漂亮地政府工作人员,而且她还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她在市委大院内,她既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又是一个有独特地位的人。

陈臣在和范婷婷的来往中,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他不能让她不高兴,也不能去惹她生气。如果她要让他办什么事的时候,他应尽量去把事情办好,而且还要让她满意。

随着陈臣和范婷婷他们交往的过密,在市政府机关的人员中,开始又有一种议论在传播。有的说,陈臣这个年轻人,已经攀上范大小姐了,陈臣这小子都快成了范大书记的乘龙佳婿了。

这件事情,开始的时候陈臣并不知道。但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他有一种感觉,好象机关里的人们对他都客气多了。他无伦到哪个部门去办什么事情也都好办了一些。特别是一部分领导见到他的时候,过去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也看不到了。那人们为什么见到他都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呢?陈臣当时还在想,是不是他现在已经是政府的重要办事人员了,他在主要头头面前也都能说上话,才让这些人们折服的。当陈臣后来知道,人们只所以会这样对他,都是他和范婷婷交往所带来的时候,他感到非常窝气和不安。因为从陈臣的本意上讲,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去通过范婷婷为自己的前程铺路。他帮范婷婷看一些翻译材料,在他来说这只是一件抬手之劳的小事。另外范婷婷她也是机关里的工作人员,又是市委书记的女儿,人家找他帮点忙又是公事,他帮着别人看看也是应该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么一帮竟帮出这种事来,让他产生了不少烦恼。

对于范婷婷来说,她听到这些传闻以后,她的心里特别高兴。因为这是她完成第二步计划所要的氛围。她自己清楚,她不属于那种非常漂亮型的女孩子,也不是人们称颂的那些才女,她只是头上戴着老爸光环的普通女子。从她的个人条件和陈臣相比,她知道她和陈臣相差很远。可她又无法忍受陈臣被别的女孩抢去的痛苦,因此她要得到陈臣,却让她费了不少心机。

在开始的时候,她想了不少办法去接近陈臣,让陈臣在心理上慢慢地接纳她。另外,她通过高频率地和陈臣接触,又让外界造成一种他们相好的假象。她为了让这种假象的风在机关中吹的更大,她还选择了一部分,机关中岁数稍大的女同志,专门去接近她们。她们一旦和范婷婷碰了面,她们首先都想知道,范婷婷是不是在和陈臣谈恋爱。而大家只要一问这件事,范婷婷她一般都不作正面回答。她只说她在和陈臣的来往中,她感到陈臣非常喜欢她。她还张阿姨李阿姨的征求意见,如果她真的和陈臣相爱了,大家认为怎么样?而这些为了讨好她的女人们,又都往往捡好的说:好啊!太好了!你可是把机关里最帅气、最英俊、最有前途的小伙子追到手了,你这辈子真是有福气!

范婷婷通过这些快嘴女人们,把她和陈臣相爱的事情在机关大院内传开以后,人们除了把这件事情当成真的外,谁也不会再去想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在大家看来,陈臣和范婷婷,他们一个是没有结婚的单身汉,另一个也是该交男朋友的大姑娘。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男女相恋是一种正常的事情。因此,在经过一段时间人们的议论之后,在机关大院里,人们都把他们当成正在相恋的恋人了。

精品情人第八回:

痴女强登爱神岛

            裸拥蜜语最消遥

范婷婷装了一下鬼脸,又半开玩笑地:

“你怎么老怕我到你的宿舍里去似的,你屋里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怕我知道,不会是金屋藏娇吧?”

“金屋藏娇!”陈臣假装不好意思地:

“看来你这个人猜什么还真有点猜的准,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就把这件事给你说了。你说的不错,我那里是住着一个姑娘,她是我的一个同学,是在外地工作。最近她到这里出差,前几天她住在旅馆里,是昨天才搬到我那里去的。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大家在一起叙叙旧……”

陈臣刚说到这里,范婷婷气的撒腿就跑,她边跑边说:

“你坏,你坏,你……”

到最后她竟哭了起来。

陈臣赶紧追上去拉住范婷婷:

“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吗你哭什么?我那里怎么会有姑娘嘛?要是你不信现在就去看看,看我那里是不是有个姑娘!”

范婷婷一下子破啼笑了,她用手帕揩了一下眼泪,在陈臣的肩头上轻擂了一拳:

“去就去!你要是不让我去,你那里肯定有鬼!”

“好啦好啦,你要是想去那咱们就走吧!”

陈臣无耐地带着范婷婷,朝他住的二宿舍大院走去。

范婷婷见陈臣真的要带她去他的宿舍,她紧跟了几步追上陈臣,挽着陈臣一边走一边嬉闹着。

“ 我的屋里真的脏的很,经常是老鼠蟑螂到处乱跑。有一天晚上我一进门一脚踩下去只听叭的一声,等我打开电灯一看,原来我一脚踩死了三个蟑螂。特别更可怕的是,我洗完脚要上床睡觉的时候,我一掀开被子,在铺的中间有两只老鼠扭成一团,见了人也不害怕,我吼了几下仍在那里不动,我到跟前一看,差一点让我笑出了眼泪。”

陈臣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不说了。

范婷婷好奇的问:

“它们为什么老在那里不动呢?”

陈臣神密的:

“你想知道!那你靠近一点……”

范婷婷的身体和陈臣靠的更紧了,她期待的看着陈臣……

陈臣对着范婷婷的耳根小声说: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它们是在那里作爱!”

接着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范婷婷甜甜地:

“我不怕,老鼠蟑螂我都不怕!要说怕,我现在只怕你,因为你能把人家吃了,你还能让人家心干情愿。”

两个人穿过了两条大街,来到市政府二宿舍大院里。陈臣是住在二栋一单元三楼。他领着范婷婷来到他的宿舍门口,打开房门,这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一进门就是客厅,室内放着一套简易沙发,一台电视机。厅的右侧进门是陈臣的卧室。房内放有一张大床,一个衣架。床的脚头放着两个大木箱,床头边是一张写字台。桌子的上边堆满了书籍和报刊,桌子的前边还有一把大木椅。

范婷婷很快把各个房间看了一遍,除了陈臣的写字台上,东西放的有点乱,其它的还看不出有什么太乱的地方。由于房子没有装修,也没有什么家具,给人的感觉有点阵旧和简陋。

陈臣见范婷婷把他的室内都看完了,便说道:

“我说我这里很乱你还不信,这回你都看到了吧。”

陈臣让范婷婷坐在沙发上,并打开了电视机,然后他在范婷婷身边坐下: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因此就特别简陋。”

范婷婷靠在陈臣陈身上,拿起陈臣的一只手放在怀里:

“这些我都喜欢。等我们结婚的时候,需用什么我们再买也不迟。”

陈臣激动的抱住范婷婷,并用他的舌尖在范婷婷的颈子上轻舔着:

“你刚才胆子也太大了,把我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范婷婷的全身又有点酥酥的,她也转身抱住陈臣,和陈臣边吻边说:

“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想和你在一起。”

范婷婷挣扎着脱去长裙,又打开了乳罩的背扣,把她的两个丰满的乳峰贴在陈臣的脸上,疯狂的摩擦着。最后她又把乳头送进陈臣的嘴里,两手拼命的抱紧陈臣的头,让陈臣的头紧抵在她的酥胸上。

陈臣大口大口的吮吸着范婷婷的乳头,两只手又在范婷婷的下部挠着,使范婷婷全身产生阵阵快感,让范婷婷发出了呵呵的欢叫声。

由于范婷婷把陈臣的头抱的太紧了,使陈臣无法呼吸,让陈臣非常难受。陈臣用力拉开范婷婷的双手,并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他和范婷婷的衣服,两个人又一次抱在一起狂吻起来。

陈臣和范婷婷经过情戏之后,他们的欲火又都被逗了起来。范婷婷屁股颠狂全身发烫,让陈臣真切的感受到,范婷婷她现在太希望作爱了。而也被情火燃烧着的陈臣,在情欲的驱使下,不顾一切的把他的情种插进范婷婷的体内,让他们体会到了两个人结合在一起的美妙。也就在他刚刚把情种插进范婷婷体内的那一刻,理智最后又战胜了他的冲动,他又挣脱了范婷婷搂着的双臂,从范婷婷的身上惊恐的撑起来,喘着粗气歉疚地:

“……对不起,我又失态了。我们才刚刚确定关系,我实在不该这样对你。我们没有结婚前,我不应该对你做这样的事!”

范婷婷她瘫躺在沙发上,眼睛里流着泪,她抽噎的拍打着沙发:

“你是坏蛋,你是坏蛋,你不爱我为什么还抱我亲我,你是最坏的坏蛋,你是……”

到最后,她竟哭的说不出话来。

陈臣见范婷婷那么难受,他心里也非常难过。他抓住范婷婷的两只手:

“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怎么会不爱你呐,我要是不爱你,又怎么会让你来我这里。”

陈臣把范婷婷从沙发上抱起来,紧紧抱在怀里,他慢慢地一边吻着一边说:

“不要哭了,我不是不爱你。我是想在我们结婚之前,不应该跨出这最后一步。特别是你的身份不同,大书记的女儿还没有结婚肚子就大了,让你老爸怎么见人!”

范婷婷已经不哭了,她眼里包着泪看着陈臣:

“你就是坏,你两次都逗的人家心慌,可最后又不让人家得到。让我恨的只想咬你一口!”

两条赤裸的肉体相依在一起,让他们感受到了对方的心跳,品尝着会说话的体温。这种肉体接触产生的温馨和惬意,也真是太美好了,使他们实在是不想分离。

又过了一阵,两颗心都恢复了平静。陈臣在范婷婷的前额上轻吻了一下:

“时间不早了,穿上衣服我该送你回去了。”

范婷婷两眼含着情:

“……我不,我不想回去了,我就想这样一辈子。”

陈臣又在范婷婷眼上轻吻了一下:

“你要愿意,我一定天天陪你这样,可是今天你得早点回去,回去晚了,你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不想回去,我想让你抱我一个晚上。”

范婷婷也回了陈臣一个吻。

陈臣用舌尖在范婷婷的鼻尖上划了一下又劝道:

“听话,等到结婚那天晚上,我一定让你得到满足。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花烛之夜的那天晚上,你可别想睡觉。”

范婷婷再没有说话,她两臂挽住陈臣的颈部,深情的亲吻着,并把她的身体紧紧的和陈臣的身体贴在一起,在那里领落着肉感的快乐。

陈臣又一次感到,范婷婷的情火又在开始燃烧,他便离开范婷婷的亲吻:

“算了,再待一会时间就更晚了。我不想我们第一天确定关系,就让你父母不高兴。来,快把衣服穿上,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范婷婷也觉得该到此为止了,因此她也没有坚持再留一会。她稍稳了稳情绪以后,她见陈臣拿起她的乳罩要帮她穿戴时,便趁陈臣没有注意,用手拨了一下陈臣勃起的情种:

“快把他收起来,别让我看着他就全身发热!”

陈臣条件反射的向后让了一下身子,随即也用手指刮了下范婷婷的乳头:

“你也把他藏起来,我一见到他心里就痒痒!”

两个人又一下抱在了一起笑了起来。

陈臣范婷婷笑完之后,陈臣又劝说道:

“咱们还是快一点,再晚了真的要让你爸爸妈妈担心了。反正今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如果你愿意,你天天都可以到我这里来!”

“这话可是你说的!”范婷婷搂着陈臣的颈子耳语道,“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象这样,都不穿衣服。”

“好,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你父母来看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去见他们。”

陈臣说完,两个人又都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以后,各自都很快穿好了衣服。范婷婷又重新化了化妆,在陈臣的陪同下,两人走出了二宿舍大院,朝书记楼所在的桐子街走去。

陈臣、范婷婷来到书记楼大院门口,陈臣站在那里,范婷婷朝陈臣摆了摆手:

“你也快回去吧,明天下班后我就到你那里去!”

然后她又丢了个鬼脸,转身进了大门。

陈臣见范婷婷已经走进大院,等她身影消失以后,也返回自己的宿舍去了。

范婷婷一走进她的家,就非常兴奋的叫着:

“妈!妈!”

见她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一下扑进她妈妈的怀里,抱住她妈妈就在脸上亲了一下:

“妈他接纳我了,他接纳我了!”

范婷婷一劲的在那里撒着娇。

她妈妈没有开腔就先笑了起来。她把女儿拉在面前端祥的看着:

“唉哟,快让妈妈看看,我这宝贝女儿今天是怎么啦,今天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这么高兴!”

“比得了宝贝还高兴呐。”

范婷婷一个劲的在那里娇笑着。

“你刚才说他接纳你了,他是谁?他接纳你什么啦?你快给妈妈讲清楚,不要光顾着自个高兴!”

“妈,是陈臣。今天晚上我们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我们现在已经是正式在恋爱了。今天晚上他还……”

范婷婷感到她已经说露了嘴,便又改口说:

“今天晚上还是陈臣送我回来的呐。”

范婷婷的母亲站了起来,她把范婷婷拉到面前打量着:

“今天晚上你们没有发生什么事吧?有什么事你可要告诉妈妈,因为妈妈是过来人,有什么事妈妈才知道该怎么办!”

范婷婷见她母亲看她的样子,让她的心跳加快了很多。她假装生气的:

“妈!你这是怎么啦?我们今天才刚刚确定关系,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吗?况且陈臣是一个老实人,他不会欺负我的。”

“ 我想你们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的。你们今天才确定关系,那怎么会呐。但妈妈我是担心,因为现在和过去不同了。在旧社会,男人在没有揭开女人的红盖头之前,两个人谁都是不认识的。解放以后,男女可以自由恋爱了,但在结婚之前,不能亲近过密,更不能有性行为。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情,单位和社会上的人们,都会看不起他们的。身为父母的,也会遭别人背后议论的。可是现在有些年轻人就不管这些事了,他们见面就热乎,相识就同居,拿婚姻不当一回事。说什么这是恋爱中最沏底的了解,是组成家庭前的试验阶段。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唉!我可真怕你又走我们过去的路……”

“你说什么?妈!我谈恋爱怎么还会走你们什么路?”

范婷婷的母亲突然惊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也说走了嘴,便马上改口笑道:

“你谈恋爱能走我们什么路,我是想说我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的谈恋爱谈一年两年三年,要把个恋爱谈出味道来。可是你妈我呀,我可没有尝到谈恋爱的滋味。”

“哎!妈妈!你不是和我爸爸是自由恋爱吗?你怎么会说你没有尝到谈恋爱的滋味呢?难道你们是先结婚后恋爱吗?”

 婷婷的母亲听范婷婷这样问她,她一下子就笑了,虽然她笑的声音很小,但她笑的非常开心。她看着范婷婷深情地:

“妈妈是一谈恋爱就结婚,结了婚后就有你……”

精品情人第九回:

准婿要登女家门

             婧女反来献殷勤                     

范婷婷再没有说话了,可是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原来她父母是一谈恋爱就发生了性关系,发生了性关系就有她,有了她父母才结的婚。这就是她妈妈说的,一谈恋爱就结婚,结了婚后就有她……

这时的范婷婷才真的认识到,他们今晚的行为,如果不是陈臣收敛自己,也可能就会步她父母的后尘。因此她母亲才会有感而发,什么走我们的路这样的话也带了出来。

范婷婷的母亲认真地看着范婷婷:

“ 你是真的长大了。你们的关系能够定下来,爸爸妈妈也很高兴,作为你可要认真对待。陈臣是机关里数一数二的年轻人,是姑娘们追的目标,你要好好把握就是了。特别是你那认性地脾气要改一改。你在父母面前肯定什么都会让着你。你要和陈臣相处,处处你都要让着他。在相处中增加了解,两个人才会感到有意义,才会产生感情,也才会产生爱,最后才会得到幸福。妈妈对你们的要求,你们要好好相处,好好相交,一定要珍惜你们的感情。另外在他空的时候,你把他带回家来,认认老丈人,认认丈母娘。”

范婷婷见她母亲没有再说什么了,就拿起自己的手包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就在她快要进门的时候,她母亲又对她说:

“你快去洗个澡换换衣服。”

范婷婷的母亲说完,也朝她住的房间走去。 等她一进房门,便对正在桌前看书地范书记说:

“我们婷婷找到对像了。就是政府办公室里的那个小陈。”

“小陈!是哪个小陈?”范书记放下手里的书,“政府办公室姓陈的年轻人有两个,你说的是哪一个?”

“就是那个叫陈臣的小伙子。听说这个年轻人工作能力还很强呐,政府那边的头头们都很喜欢他。”

“你说的是那个陈臣啊。”范书记看上去也很高兴,“这个小伙子是不错,听组织部讲是机关里配养的苗子,马上要谁备下派他。”

“什么!机关里马上要下派他?”

范婷婷的母亲有点着急的:

“那我们的婷婷可要不高兴了。他们的关系刚刚定下来就要下派他,婷婷一定有点受不了。”

“这有什么,下派也就是两年嘛,而且还是在我们市。如果婷婷想见他了,随时都可以下去看他嘛。”

“ 你们这些男人知道什么!陈臣这种年轻人,本来就是姑娘们追的目标。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还是配养的接班人,那大家不都去抢嘛!特别是你那个宝贝女儿又不在他身边,你能保证他今后不会有变化吗?看来我明天可得好好给婷婷说说,叫她一定抓紧点。另外我刚才还给婷婷交待了,叫她把陈臣带回家来。到时候你这个当书记的,再给他施加点影响!”

范书记喝了口水,对婷婷妈也高兴地说:

“那你就叫婷婷把他带回家里来,你我一起给他施加点影响怎么样?”

“你今后还真得关心关心咱们的女儿。小的目前还在大学里念书用不着我们操心,那咱们现在先从婷婷开始。让她们以后有一个好的工作,再给她们安个幸福的家,这才算尽到了我们的义务。”

老两口再没有说什么了。他们洗完了脚就去睡了。

范婷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回想起所走过的路,既让她高兴又让她害怕。自从她在机关大院内,发现了陈臣以后,她多么希望能得到陈臣的爱。可是在她刚开始见到陈臣的时候,陈臣他心不在焉的那个样子,好象她这么一个大姑娘,根本就引不起他的注意似的。而今天她已经得到了陈臣的爱,这真让她太高兴了。特别是当她想到她让陈臣抱紧的时候,他那样深情的吻她,和那样激情的抚摸,让她的全身又一次火辣辣的。范婷婷在那里甜甜的回忆着,在回忆中伴随着长夜的流失……

由于范婷婷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这一天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也算是她今天幸运,办公室里全天都没有让她干什么事。

在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她一看表快要下班了,她就赶紧来到陈臣的办公室里,她要告诉陈臣在这个星期天,她爸爸妈妈要叫他到她们家里去吃饭。

当范婷婷来到陈臣办公室的时候,和陈臣一起办公的同志,还有两个没有离开。他们收拾好了东西以后,就和范婷婷陈臣打了个招乎后也都下班去了。

陈臣见那两个同志已经走出了办公室,他便笑着问道:

“昨天晚上你睡好了没有?”

范婷婷看了一下门口,见那两个同志已经看不见了,便轻轻的打了一下陈臣:

“你说呐?你弄的人家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我一闭上眼睛就觉得你又在亲我,又在摸我,让我一个晚上……”

范婷婷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在她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幸福的。

范婷婷收了一下心情然后又认真地:

“我今天来主要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这个星期天我爸爸妈妈要见你,要你到我们家里去吃饭。”

“你爸爸妈妈是不是要相亲?我这个样子他们能相得中吗!如果是相不中的话,他们会不会把我这个女婿给赶出来?”
    “ 他们早就相中了。”范婷婷走到陈臣跟前,两个人幸福地搂在一起。范婷婷吻了一下陈臣,“如果他们要是看不上你,我现在也不会在这个地方。现在我们的关系定了,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你现在是个单身,平时老在单位食堂里吃饭。他们这样做,一是想让我们多一点时间在一起,再一个也是给你改善改善生活,想尽一些他们作长辈的心意。”

陈臣把搂着范婷婷的手松开了,他见桌子上再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了,便对范婷婷说:

“走,我送你。”

范婷婷又把身子依在陈臣的身上,她脸红红地:

“我想上你那里去……”

“算了,”陈臣在范婷婷耳根悄悄地,“你还是早一点回去,吃了饭早点休息。咱们现在才刚刚开始,以后的时间长着呐。另外,咋天晚上我也没有休息好,因为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接触女孩子身体,一闭上眼睛就总觉着你就躺在我的怀里。你的体温,你那醉人的体气……

陈臣说到这里,范婷婷的身体又和他越靠越紧了,他笑了一下:

“不说了,我们也该下班了。”

陈臣和范婷婷走出办公室来到街上,方向是朝着范婷婷的家走去的。他们走着走着,范婷婷一下又站住了,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陈臣:

“我还是想到你家里去,那怕只是让我稍坐一会……”

“不,就是不行”陈臣有点坚决地,“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要快回去休息。”

陈臣觉得他的口气重了,他又换了另一种语气在范婷婷耳根悄语着:

“……你要是不听话,你想要的那样东西我就偏不给你!”

范婷婷撒娇的轻推一下陈臣:

“你又使坏,哪个要你什么东西。”

范婷婷收了收心绪,语带关切地:

“那咱们谁也别送了。你也回去吃点东西赶紧休息。记住,星期天哪里也别去,到时候我来接你。”

范婷婷先朝她的家走去,陈臣见范婷婷这次真的离开了,也转身开始回家。但他刚走了几步,又转身站在那里,见范婷婷已消失在大街的尽头他才又一次转身回家。

星期天陈臣起床以后,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室内的卫生。经过一阵忙碌过后,书籍也摆放整齐了,门窗玻璃不但擦的很亮,地板都拖了好几遍。要洗的衣服也都全洗了,现在他打扫后的宿舍,让人感到特别整洁和舒服。

九点刚过,范婷婷就来到陈臣的家。今天的范婷婷打扮的有点随和。耳环她戴的是一副带坠的。口红不是艳红的了是淡红带灰,但涂的很淡。她的两条美腿上套着肉色丝袜;脚上穿的是枣红色的带尖凉鞋;一件白底碎花质地很轻的特短连衣裙罩在她的身上,把一个妙龄女性的曲线美全部都展现了出来。虽然今天的妆束让范婷婷用了不少心思,可在她的言谈举止中,仍然露出了她故有本性的另一面——贪婪和野性!

范婷婷一踏进陈臣的房内,她感到和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她用审视的眼光到处察看着。她看到了屋里的卫生按她的标准还差的很远,可和过去相比,也算是一次大的改观。她高兴地夸奖道:

“你还真行,市政府的大办事员,今天学会打扫卫生了,这个我喜欢。因为我这个人最喜欢卫生,而我自己又不习贯动手。我们结婚以后,这家里的卫生我可不用犯愁了。今后我的衣服,有了孩子以后孩子的尿片屎片,你可要把它们全包下来,你要记住喽!”

陈臣见范婷婷今天很高兴,自己也很开心。他说:

“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再把这房子粉刷一下,另外再添几件家具……”

范婷婷没有等陈臣把话说完,就把话接过来说:

“我妈说了,家具的事你不用操心,全部由他们来办。要什么样子让我们去挑,!”

“这不好吧,我们结婚尽量还是由我们来办才好。”

“什么!我们自己来办?”范婷婷拉陈臣在沙发上坐下,“你我才几个钱,我们结婚我爸爸妈妈也应该给我陪送嫁妆。何况结婚的时候也是一个要钱的好机会,能要为什么不要!”

“可你爸爸妈妈的钱也来的不易,他们也只是那点工资,要供你妹妹上大学,还要供养你爷爷奶奶……”

“去去去,”范婷婷有点不耐烦地,“我看你这个人真是有点愚,我们一家人全靠他们那点工资?我的耳环、项链、介指、手上的包,哪一件是自己买的!”

范婷婷见陈臣还不明白,把话一转: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在机关里待长了就知道了。”

范婷婷从沙发上站起来,她又问陈臣:

“你今天是第一次到我们家,你准备了没有?你带点什么礼物给我爸爸妈妈?”

陈臣一下子显得有些诧异,然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地:

“东西我还没有准备。我主要是不知道你爸爸妈妈喜欢什么,想问问你以后再去买!”

这件事陈臣原来还真没有想到,因此范婷婷问他的时候,他才有点尴尬。但他的脑子好使转的快,他这样回答反倒让范婷婷更高兴。因为这件事只所以还没有去办,是想听听她的意见,这让范婷婷在心理上有一种满足感。

范婷婷在那里想了想,她感到这件事还真地不好办。要说带点好烟茗茶好酒什么地,她爸爸妈妈什么也不缺。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送点什么好了,她对陈臣说:

“干脆,今天你什么也不要带,兴许这样还好些。”

“那不行!”陈臣有点着急的,“你不是说今天我是第一次到你们家吗?按老礼我们家还应该下聘礼呐。你还是帮我想想,我应该带点什么东西最好!”

范婷婷又想了想突然她高兴地:

“有了,我爸爸最近开始在练书法,这件事你看能送点什么?”

“那就去买几支好毛笔!”

“毛笔?”范婷婷兴奋地,“我想想……对,毛笔好,他天天练字,他一提起笔就会想到这笔是你送的,我想他一定很高兴。”

“那我给你妈送点什么?”陈臣好象又想到了什么,“哎,你再想想,光给你爸爸送几支毛笔俗不俗?”

“送毛笔……,我看就廷好。我妈妈的东西我也想好了,你就送她一付麻将。我妈最近不知怎么的了,一下爱上了麻将,她一下班就约她们医院里的几个医生在一起打麻将。”

“那好,只要你说行,那我们就买这两样东西。我们现在就去怎么样?”

“走,我们现在就去。”范婷婷走到陈臣面前,眼睛里放着光,“亲我一下,我现在好想好想……”

陈臣好象也大方起来,他托起范婷婷的脸,就和范婷婷热吻起来……

一阵热吻过后,范婷婷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她伸进陈臣的裤裆里,抚摸那件可爱的东西。

陈臣让范婷婷抚摸的快要忍不住了,他拉出了范婷婷的手喘着粗气说:

“我们还是快去买东西吧,让你爸爸妈妈等的太久了不好。”

“……我不!我现在那里都不想去……”

范婷婷很不情愿的在那里撒着娇。

陈臣看着范婷婷撒娇的样子,差一点笑了起来。他哄着范婷婷:

“现在咱们快去买东西,如果你真喜欢玩的话,等一会到你家里,咱们再到你房间里好好玩。”

范婷婷听陈臣这样说,她又一下兴奋起来,她搂着陈臣亲了一下:

“好,等一会看那个小狗不敢。”

两个人总算停下来了亲热,互相帮助着整理好了衣服。范婷婷又补了补妆,两个人才一起上街去买东西。

精品情人第十回;

情郎初次进闺房

             美女抱住就上床

陈臣和范婷婷他们先来到文具总店,他们挑了很久,最后特大号的毛笔选了两支,大、中、小号的又各选了两支。毛笔选好以后,陈臣又给毛笔配了一个坐式吊架,把毛笔吊在笔架上,给人一种考究感。

陈臣范婷婷从文具总店出来以后,他们又来到麻将专买店,选中了一付纹着花边的麻将。两样东西买好以后,他们两个就直去书记楼,来到范婷婷的家。

陈臣和范婷婷一起来到范婷婷的家门口,范婷婷一进屋就大声地:

“爸妈我们来了!”

范婷婷的爸爸妈妈听到叫声,他们都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妈妈高兴的迎着招乎道:

“你们来了,快,快坐!”

范婷婷的爸爸范书记朝厨房里叫了一声:

“小菊呀,快倒茶来!”

范书记叫罢,也边让坐边自己坐下来。

范婷婷满面春风地,把一个购物袋交给她爸爸:

“这是陈臣给你买的一套书法笔!”

范书记接过购物袋,从袋子里取出毛笔和笔架高兴地:

“这笔好,这套笔好!这回我练字可有笔用了。”

他边说边在那里欣赏着各个型号的毛笔。

陈臣站在范书记旁边,看着范书记手里的毛笔:

“我和婷婷想了半天,不知道送你点什么好,前段时间听说你在练书法,就给你买了这几支笔!”

范婷婷又把另一个购物袋交给她妈妈:

“这是陈臣送给你的,是给你休息的时候用来玩的。”

婷婷母亲接过袋子,一看里边装的是付麻将,立刻就笑了起来:

“你来家里还带什么东西。这回好了,休息的时候,我那些朋友也好到家里来玩了。”

这时范婷婷好象想起了什么,她马上拉起了已经坐在那里的陈臣:

“陈臣,你还没有叫我爸爸妈妈呐。”

陈臣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婷婷妈立刻接话说:

“今后来家里就叫伯父伯母好了。”

这个时候陈臣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他跟着叫了声:

“伯父伯母。”

范婷婷的爸爸妈妈见陈臣叫了他们,他们便以话代答地:

“好了,好了,坐坐……”

范婷婷在陈臣又要坐下的时候,又一次拉住陈臣,她对陈臣也是对她爸妈:

“现在面见完了,下边该到我的屋里看看了。”

范婷婷说完,就拉着陈臣进了她的的寝室。

范婷婷的卧室里,这里真是一个女人的世界。她的床边桌上,放着很多本时装杂志。化妆台上,放着很多叫不上名子的化妆品。一个半开着的大柜里,挂满了多种款式的胸罩和内衣。整个室内,到处都是青年女性的气息。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幽香。

陈臣走进范婷婷的卧室以后,范婷婷立刻就把门关上并按下了反锁扣。她拉着陈臣坐在床边, 开始就去脱她的衣服。

陈臣见范婷婷要来真的,便开始始制止道:

“不,不要这样。等一会你妈妈进来了可不好!”

范婷婷根本听不进去,她也没有去理陈臣。她先脱去了自己的外衣,又取下了她的耳环和项链,她打开了乳罩背扣脱去了乳罩。脱去了她身上最后的一点东西内裤。跟着她像疯了一样,一下子扑在陈臣身上,把陈臣压在床上狂吻起来。

开始的时候,陈臣心里还有些害怕,他怕范婷婷的妈妈进来就不好了。因此,在范婷婷脱衣服的时候,他只是制止和劝阻着:

“别,别这样……”

可是当luo体的范婷婷压在他身上狂吻他的时候,他的欲火也被范婷婷逗了起来。他也一下子脱去了衣服,并紧紧的和范婷婷抱在一起,就在他刚刚把情种,插进范婷婷体内的时候,当当当的敲门声,让他们又不得不停了下来。范婷婷的母亲在门外摧叫着:

“快出来吃饭了,你爸爸都在那里等着呐!”

范婷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她的血液快要凝固了。她稍稍停了一会后,一股无名火从她的心里升起,几乎要让她大吼起来。她像疯了似的在陈臣身上又打又抓,嘴里还不住的念着:

“你坏,你坏,你坏,你每次都弄的让人家难受……”

到最后范婷婷差一点哭了起来。

陈臣从床上挣扎着站起来,又把范婷婷拉起来搂在怀里,并狠狠的亲了几下:

“别闹了,我们快穿衣服,今天我是第一次来你们家吃饭,老让他们等着不好。”

范婷婷的心也慢慢的静下来了,但她的脸上,仍是一百个不高兴。她掰开陈臣的手,自己开始穿她的衣服。

陈臣见范婷婷已经开始穿她的衣服,自己也很快把衣服穿好,他还在梳妆台前把他的头发梳了梳,让他的神态更好些。

范婷婷穿好衣服以后,也在梳妆台前补了补妆,她见陈臣已经准备好了,就又稳了稳情绪,便开门和陈臣一起来到饭厅里。

范婷婷的爸爸妈妈见他们两个出来了,便笑着让着坐。

范婷婷母亲见范婷婷和陈臣紧挨着坐下了,又转身到火房里去,和小保姆小菊一起,把所有的菜肴都端了上来,并摆了满满一大桌。

范婷婷的爸爸打开了一瓶五粮液,他给陈臣、给范婷婷的母亲各倒了一杯酒,然后他问范婷婷:

“你喝什么?你要喝什么你自己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