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三)

范书记刚要敬酒,范婷婷从她父亲手中抢过酒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我当然也喝这个。来,大家一起!”

大家都把酒杯端起来了,范书记笑了一下对陈臣说:

“你今天是第一次来我们家,我们全家欢迎你。这个家今后也是你的家,你什么时候想来你就来。来!现在我们先把这第一杯酒干了!”

范书记说罢,他自己先喝了一口。

范婷婷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她见陈臣也把酒杯里的酒喝完了,就拿着酒瓶走到她父亲身边:

“爸,你应该把酒喝完才是。今天可是陈臣第一次来我们家,第一杯酒你得全喝了,来。”

她从桌上端起她爸爸的酒杯递给她父亲。

范书记接过酒杯,也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范婷婷又给她爸爸斟满了酒,也给陈臣和自己的杯里倒满了酒。这时她看见她妈妈的酒杯里还有半杯酒,就给她妈妈的酒杯里加了一点,然后她拉了一下陈臣,陈臣一下也明白了,就和范婷婷一起举杯,陈臣先说:

“我和婷婷祝伯父伯母一切都好,祝二老身体健康!”

然后,他就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范婷婷也跟着补了一句:

“我也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跟着她也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

这一轮敬完之后,范书记坐下来夹了点菜边吃边说:
“前段时间你在外语上给婷婷很大帮助,她的外语能力提高不少。随着国家对外开放工作的深入,外语工作会越来(徐荣辉)越受到国家重视。对于从事外语工作的人员来说,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的。因此,你今后还要多帮帮婷婷。”

范书记又看着范婷婷:

“我这个女儿从小就让她妈妈宠坏了,脾气很坏,她要是太不象话了你就告诉我们,让我们来教训她。”

“爸!他今天第一次来家里你就向着他,今后我肯定会受他欺负的。”

范婷婷在那里撒着娇说。

婷婷妈给陈臣夹了一点菜放在他碗里;

“来,吃菜,你们不要光顾着说话好不好。”

范书记喝了一口酒又接着说:

“ 下个月你就要下去代职下派了,组织部告诉我,你到双河镇代理科技副镇长。这次下去主要是让你们这些从学校直接分配到机关工作的同志们,去熟悉基层政府的工作。也就是一个人要想当好市长,他必须得先学会当好县长。你们只有熟悉了基层工作的方方面面,对你们一生都是有好处的。”

陈臣又给范书记倒了一杯酒,他边倒边说:

“这次机会确实难得,组织上这么关心我,下去后我一定好好学习。”

“爸,你给组织部说说,干脆也让我下去锻炼锻炼。”

“你!你一个姑娘家下去干什么?”婷婷妈又说,“你可不要给你爸爸没事找事。”

“我可不是没事找事。这次下去的人,听说都是组织上配养的对象。我在外事办也是有文聘的年轻人,多培养一个接班人,也是一件好事。这又有什么不对嘛!”

“你呀!”范书记笑了一下,“当前最主要的是做好你的翻译工作,要多出成绩。如果你要是有了成绩,爸爸我就是不说话,领导上也会培养你当接班人的。”

自从陈臣在范婷婷家吃饭以后,范婷婷经常一下班,就跑到陈臣办公室去接他。有时是叫他回家吃饭,也有时是范婷婷约陈臣到她家里玩。按范婷婷的说法,她要占去陈臣休息时间的空间,隔断陈臣和其它姑娘们的一切联系。并通过他们的接触,培养她和陈臣之间的感情,让陈臣更加爱她。她还想通过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的机会,早日得到圣果,叫陈臣不能不去爱她。

陈臣在和范婷婷的接触中,他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因为范婷婷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而是市委书记的宝贝女儿。他对范婷婷爱他的方法虽然不能完全认同,但他也不能让她不高兴。他只好在他们的接触中,把握好一个度字。就是在他们还没有结婚之前不能出事,不能和范婷婷在床上寻欢。他要尽最大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做到既让范婷婷高兴,又不能让她主导了自己。

几次范婷婷曾问陈臣,他跟她交往的时候为什么会那样,不痛痛快快的和她亲热。开始问他的时候,他只是对她笑笑,如果是再问他的时候,他也会把话题叉开,到后来她问的次数多了,他只好告诉她,因为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他对她的爱又是认真的,因此他要认真地对待他们的婚姻。他要对待起她爸爸妈妈,更要对待起她,不能让一时的感情冲动,损害了她的名份。

陈臣的回答,让范婷婷更加感动。虽然她多次想利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达到她早食圣果的目的。但当她想到陈臣给她说的这些道理的时候,她又收住了她的情心。就这样,虽然他们常常在一起亲吻,紧紧拥抱和发出欢叫的抚摸,但他们还是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没有作爱,没有交欢。

离陈臣下去代职的日子只有几天了。范婷婷这两天的情绪波动很大。在她想来,陈臣没有和她结婚之前,任何一个漂亮的女孩都可以去爱他。也都可以和他同争这个男人。

虽然她有当书记的爸爸这棵大树,可是爱美女不要江山的男人是大有人在的。她想来想去只有抡先和陈臣结婚,才能把他们的关系固定下来。

可是在这么几天的时间内,她的这种想法要让她的爸爸妈妈和陈臣都接受,而且按时办好,可以说是太困难了。因为她毕竟不是一个俗家姑娘,到街道去办个手续,几个亲朋好友在一起吃顿饭就算完了。

可是她要结婚,一个是要征得她爸爸妈妈的同意,同时还要让陈臣也接受她的这个动议。二是要装修房子和置办家具,最后还要定下日子发送请柬,添些衣物和用具等等。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提出来结婚,她父母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可是,不结婚又无法把她和陈臣的关系捆在一起。这就是几天来,她情绪一直波动的主要原因。

范婷婷经过几天思想上的反复以后,最后她终於拿定了主义,她要在陈臣下去之前,成为陈臣实质上的妻子。

经过这段时间的来往,她确实感受到,陈臣对她的爱是认真的。如果他们能成为实质上的夫妻,陈臣就会认真对待他们的关系。一旦有什么蝶花袭来,他就会有抵御的能力,使他们的关系免生变故。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时间不得不让她作出最后的决择。她要用陈臣下去前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让陈臣成为她实质上的丈夫。

范婷婷定下了她要做的事情以后,下午她到办公室里打了一个照面就离开了。因为今天就是礼拜六,她要按她设想好的方案先要作些准备。她先到街上去买了一些陈臣爱吃的菜,又回到家里去洗了一个澡。随后她又拿了两瓶好酒送到陈臣家里,并在陈臣下班之前,来到陈臣的办公室接陈臣。

精品情人第十一回:

为了拴住情郎心

              美女设套先献身

范婷婷一来到陈臣办公室,陈臣一看表已到下班时间,他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范婷婷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陈臣和范婷婷走在大街上,范婷婷挽着陈臣的一只臂,陈臣问:

“今天晚上你想吃点什么?咱们去买点怎么样!”

“我什么都不要。”范婷婷神密的朝陈臣笑笑。

“那今晚咱们就去你们家,到你们家里去混上一顿。”

“不,今晚我要去咱们两个人的家。”

陈臣有点不好意思地:

“可我那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这样去只有下面条了。”

“今天晚上你什么也不用买。”范婷婷非常兴奋地,“要吃的要用的我早就买好拿回去了。现在是等你回去做呐。”

陈臣一听范婷婷把晚上吃的都买回去了,他非常高兴地:

“那我可真有点不好意思。本来我是想下班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去买点什么,哪想到让你先买了,实在是有点……。”

陈臣话没有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陈臣范婷婷回到陈臣宿舍以后,两个人就一起开始准备晚饭。由于范婷婷买的菜多半都是熟食,他们的饭和菜很快就做好了。范婷婷又在饭桌上摆了两瓶酒,她先开了一瓶矛台,给每人面前倒了一杯。

陈臣又从厨房里端来一盘菜,边往桌上放边说:

“还等什么,你先吃呀。”

范婷婷等陈臣坐下以后,她就端起酒杯:

“今晚这顿饭是我提前为你送行的。因为要到你走的时候,爸爸妈妈肯定要叫你去吃饭的,我为你送行就没有时间了。今晚是个星期六,你就倘开多喝一点,我们今晚喝高兴了,也好说说心里话。来,我先喝!”范婷婷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陈臣见范婷婷非常动情的样子,他的心里也热乎乎的。他用酒杯和范婷婷的杯子碰了一下:

“来,咱们还是慢慢喝。”跟着他也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

范婷婷又给陈臣倒了一杯,同时又把她的杯子斟满,她端起酒杯深情地:

“这杯酒我祝你一路平安,顺利到达下派的地方。”接着又一口把酒喝了。

陈臣见范婷婷又把酒全喝了,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范婷婷又给陈臣倒满了第三杯酒,同时也倒满了自己的杯子,然后又举杯碰了一下陈臣的酒杯:

“祝你下去工作顺利,平安归来。”这回她没有看陈臣,举杯就把酒喝了下去。

陈臣见范婷婷眼里含着泪花,让他的喉咙也有些发哽,他举起酒杯把酒喝了下去。然后他走到范婷婷身边坐下,用一只手搂住范婷婷的腰:

“我下去会天天想你的。一有空我就给你写信、打电话的。”

“我今晚真是太高兴了。”范婷婷强忍着泪微笑着,“那我就天天等着你的电话,你的来信……”

“我们不喝了好不好,我怕喝多了我们说不成话了。”

“不,我们还要喝。今天晚上是我为你送行,这酒你一定得喝好,酒喝好了,说的话才是真心话。”

陈臣用双手搂紧了范婷婷:

“你又乱说,你听谁说酒喝好了,说的话才是真话?”

“我可没有乱说。”范婷婷在陈臣的脸上亲了一下,“你没有听人们说过,酒后出真言吗!”她说罢,又在那撒着娇。

陈臣也跟着范婷婷笑了。然后他又倒满了一杯酒喝了下去,随后他又倒满了一杯酒端到范婷婷面前:

“来,我也再敬你一杯,祝你一切顺利心想事成,天天想我!”

陈臣他刚举杯要喝,却被范婷婷拦住了,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

“今天晚上咱们喝个交杯酒。”

他们两个挽着手臂,喝下了自己端着的酒。

陈臣和范婷婷把酒喝下去以后,陈臣开始有点醉意了,他放下酒杯搂住范婷婷:

“我走的时候这房子的钥匙就交给你,你就作咱们结婚的准备,等我下派回来以后我们就结婚。”

范婷婷在陈臣的拥抱下,她的情欲开始升腾起来,她脱去了裙衣,依拥在陈臣的怀里:

“……我一定快点准备,准备好了我们就结婚!另外你一定要记住,我可无法等你两年。”

范婷婷今晚也喝了不少酒,但她仍然非常清醒。一个是这几年她在外事办工作,常陪一些团体出差,喝酒她早就锻练出来了。另外她今天晚上也有准备,她要让陈臣多喝,一定要陈臣尽兴。因为只有让陈臣喝高兴了,她所希做的事情才能办到。现在她见陈臣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她要用她的情去调动陈臣的情绪,她要用她的情,让陈臣的情欲升腾起来。她在陈臣的怀里又倒了一杯酒对陈臣说:

“来,这次咱们喝交口酒。”

“交口酒?”陈臣不知道范婷婷所说的交口酒怎么个喝法,因此他反问了一句,“交口酒怎么个喝法?”

“你真是傻冒!你连这个都不懂?”范婷婷闪着一对情眼对陈臣耳语,“你先喝一口酒含在嘴里,而后再把你嘴里的酒喂到我口中,等我把洒吞下去以后我们再亲一亲,这就叫交口酒。”

这时的陈臣,他的醉意已经很浓,他亲了一下范婷婷:

“我和你恋爱,这是我有生第一次,我怎么会知道这种喝法?况且这种喝法平常也看不到嘛所以我才不知道。”

“我这不是在教你嘛,”范婷婷在陈臣怀里撒着娇,“我这一教你不就会了嘛!”

“那我们现在就喝交口酒怎么样?”

陈臣他现在更加兴奋了。

“那你还等什么!你就快喂我呀!”

陈臣端起酒杯,他先喝了一口酒,然后又喂到了范婷婷的嘴里,接着两个人就热烈的狂吻起来……

醉意已经很浓的陈臣,由于范婷婷的狂吻,使他的情火开始燃烧起来。特别是当范婷婷在他的裆里,用手挑逗他的那个情种的时候,他渴望作爱的欲望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下子把范婷婷抱起来,快步走进他的卧室,并用最快的速度脱去了范婷婷和他衣服,就在他扑倒在范婷婷身上的同时,就把他的情种插进了范婷婷的体内……

他们身体激烈的碰撞,又以最大动作使出他们的力气,去调动他们体内的最大能量。随着快感传遍他们的全身,让陈臣和范婷婷第一次体会到了肉欲的舒心,交欢时的美妙,和作爱给他们带来的最美好的享受。

由于陈臣和范婷婷都是第一次作爱,因此他们在作爱的时候,给他们所带来的快感,也就特别强烈。而高潮过后的余味也特别悠长,让他们久久地难舍难离。

他们作爱过后,两个人都累了,睡意也开始向他们袭来。随着细细地鼾声,陈臣甜甜地睡着了。

范婷婷虽然也感到很累,可她仍然非常兴奋。扑在她身上的陈臣,让她感到有点沉重,但两条赤裸肉体的重合,又让她非常惬意和快活。

范婷婷抚摸着陈臣强壮的身躯,她感到人与人之间真是太不可思意了。当一个姑娘被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多看两眼时,她都会感到全身不自在。可如果是一个她爱的男人时,她可以把她的身体,作为她心上人的玩物奉献给他。这人呐,可真是有点太怪了。

一个人会爱上一个什么样的人,都是以自我为主的专一选择性来寻觅的。也就是不同的人们,他们用各自不同的价值观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对象的。范婷婷她喜欢陈臣,她不光是看到陈臣长的帅气,更主要地是陈臣所具有的工作能力,和未来可能发展的潜力,一及陈臣作人的准则,让她从心里不能不去爱他。

而作为陈臣,他最后为什么会接受了范婷婷的爱呢?虽然范婷婷长的不算非常漂亮,但人已经是够美地了。特别是她泼辣的性格,工作上风风火火的干劲,外加一个对他前途有利的家庭。而更重要地一条就是范婷婷爱他爱的挚着。因此两个人经过多次地接触和了解,最终他们走到了一起,发展到了今天同床共枕的结果。

夏夜很短,范婷婷和陈臣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陈臣起来就要去穿衣服,却又被范婷婷抱住了。她很不情愿地:

“今天是星期天,你起来那么早干什么?我今天可是那里都不想去,我现在只想让你抱着我。”

陈臣见范婷婷不让他起来,他又躺在范婷婷身边,又把范婷婷抱在怀里:

“现在天都大亮了,我怕被别人知道了不好。”

“我们现在睡在这里,怎么会有外人知道呢?如果以后真的有人知道了也没关系,因为我们是要结婚的,所以我们也就不怕别人说什么。”

陈臣原来想,他们恋爱的果实,要等到新婚之夜再来采摘。可是昨天晚上他饮酒之后,失去了约束自己的能力,先和范婷婷同食了圣果。

这件事在社会上看,也只是一种常事。但他们是政府里地工作人员,而且范婷婷还是书记的女儿,因此他感到非常不妥。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也是晚了。而作为一个男人,他实质上已经成了一个女人的丈夫之后,他就应该让自己的女人高兴,也更应该让她快乐。这是一个作丈夫的应该作到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他的责任。

今天范婷婷在他下派之前,和他同床共枕,这是一个姑娘通过他们已发生过性关系的事实,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固定下来。是一个女孩子用最大的代价,去得到一个男人对她的承诺。那作为他陈臣,他就应该用行动去告诉她,他对她的爱是真诚的,也是负责任的。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去面对的。并用他的一切作为,去为她打造一个幸福的港湾,让一切美好伴随着她。

由于范婷婷的亲吻和抚摸,把陈臣的性欲又调动了起来。他这一次再没有回避,也没有推托,让他的情种又一次进入到范婷婷的体内,使他们再一次品尝着作爱给他们带来的美妙快感,让他们又一次体会到了男女在一起作爱是多么幸福!

陈臣和范婷婷作爱过后,他们稍事休息了一会就起床了。特别是范婷婷,她感到这一夜非常惬意。一夜之欢让她明白了作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特别是和她最爱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美妙的感觉,也让她永远都无法忘记。

范婷婷起床以后,她帮着陈臣收拾好屋子,接着她要赶紧回去给她妈妈先说一声。平时她不回家过夜,一般她妈妈都知道她去干什么去了。昨晚她没有回去,她妈妈会猜她是在陈臣家里。虽然她妈妈不会说她什么,但毕竟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过夜,她妈妈一定会在家里等着她。

范婷婷在镜子前,再一次检查了她穿好的衣服,然后她又化了一下妆,转身走到陈臣跟前:

“我要走了,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你想过没有,你今天回去怎么对你妈妈说?”

“其实很好说。”范婷婷有点无事的样子,“我就告诉他们,昨晚我就住在你这里,并且我们还已经成了夫妻!”

“你就这样说!”

陈臣有点吃惊地。

范婷婷笑了一下:

“我都想好了,这样说也许更好些,说不定他们还高兴呢。”

“那你回去后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范婷婷仍有点不舍地:

“我走后你也先休息一会,下午再去买东西,晚上我再过来。”

“今天晚上你还要过来?”

“你的意思你不想让我过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臣赶紧解释道,“我是说你今晚再来,你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因为我们还没有结婚……”

“没有结婚就同居是不是?你下个星期就要下去了,我想在你

下去之前,我要多抽出一些时间陪陪你。我这样做爸爸妈妈也会理解的。”

“那你回去以后也要好好休息一下。”

陈臣又一次交待着。

“那好,我走了。”范婷婷给陈臣一个飞吻,然后又做了一个鬼

脸,面带着笑容跑下楼去了。

范婷婷在陈臣下去前的几天里,她每天晚上都住在陈臣家里。

这种行为虽然她爸爸有些看法,但拿她也没有办法。最后她爸爸只好和她妈妈商量,对她们的事情想了一个完全之策,就是让他们尽早结婚。只要把他们的婚事办了,他们担心的事情就不怕了。

陈臣下派走了以后,范婷婷一连三天都没有到单位上班。天天象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她母亲看着范婷婷这个样子非常着急,几次想找范婷婷谈谈,都被她拒绝了。她只是对她母亲说:你到单位上给我请个假,就说我病了。她母亲没有办法,也只好到单位上给她请了病假,她在家里一直睡了。

精品情人第十二回:

强女下海去经商

              下派男郎回官场

范婷婷上班以后,一天晚上,她妈妈来到范婷婷的房间里。她见范婷婷看着灯在那里发呆,她鼻子一酸,泪水也跟着流了下来。

范婷婷见她妈妈也在掉泪,便一下子扑在她妈妈的怀里,呜咽着在那里哭了起来。

“别哭了孩子,妈妈是过来人,妈妈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今天妈妈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也可以说是一件好事。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范婷婷和她妈妈都坐在床边上:
    “ 我和你爸爸都商量好了,你把陈臣房子的钥匙交出来,我们马上找人把房子装修好。等到房子装修好以后,再叫陈臣回来一趟,你们就把结婚手续办了,你们就结婚。这样,在陈臣下派的日子里,你什么时候想下去看他也名正言顺。要是等他回来的时候,你再能给他生一个孩子那就更好了,他一定会更加爱你,他会爱你爱的发疯的!”

范婷婷听她妈妈这么一说,又开始高兴了。她马上从她的手包里,拿出了陈臣的钥匙交给她妈妈:

“这就是陈臣房子的钥匙。我今天就打电话告诉他,我想他知道以后一定会很高兴。”

陈臣的房子,经过一个多月的装修施工,现在已经装修好了。地面全部铺了磁砖,窗子和阳台都装上铝合金玻璃窗。客厅里全部都吊了顶,灯光也重新进行了布局,墙面进行了钢化,厕卫、厨房的装修,在当时也算是最漂亮的了。室内的家具也都换成了亲的,一走进这套房内,给人一种舒服感。

范婷婷看来是让她妈妈说准了。她的月经原本该上个星期来的,可是已经又过去一个星期了,她的月经仍然没有来,这可让范婷婷有点不安起来。范婷婷到医院里进行了一次检查,经过化验,她还真的怀孕了。

范婷婷对她怀孕这件事,既让她高兴也让她不安。高兴的是她很快就可以和陈臣结婚了,那不安呐?她在想,她怀孕的这件事陈臣又会怎么想呢?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范婷婷从医院回到家里以后,她见妈妈还没有回来,她就在家里给陈臣打电话。她在电话里一听到陈臣的声音,她高兴的喉咙都有些发哽。她在电话里告诉陈臣:

“我是婷婷,你的房子妈妈他们已经装修好了,新家具也都买回来了。今天我刚到医院里进行了一次体检,经过检查,医生说我已经怀孕了。所以我来电话告诉你,是想让你也早一点高兴高兴。”

陈臣听到范婷婷说,她已经怀孕了以后,他也非常高兴。他没有想到,一个女人怀孕会这么简单。但他又想到,这件事可不是一件小事,因此他马上又问范婷婷:
    “你爸爸妈妈知道你怀孕了吗?他们有什么意见?他们没有责怪你吗?”

“我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呐。化验结果是我刚从医院里拿到的。根据爸爸妈妈他们原来的想法,他们一定会让我们马上结婚。因为在你走了以后,他们接着就把房子装修好了。他们的心思就是想把我们的婚事早点办了,这是他们两个老人的心愿。”

陈臣知道了范婷婷父母的意思以后,他也就放心了,他在电话里安慰范婷婷:

“你尽快把你怀孕的情况告诉你爸爸妈妈,这样你就可以得到他们的凉解。另外你今后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来电话告诉我。”

陈臣同时还在最后告诉范婷婷:

“亲爱的请你放心,这件事我是会负责的。并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一个好消息,我在这里谢谢你了。如果你爸妈妈决定让我们马上结婚,我就立刻请假回去和你完婚。将来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范婷婷听了陈臣的回话以后非常高兴。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她值得爱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也非常爱她,并且还是一个敢负责任的男人,这让她很开心。

范婷婷她要马上去告诉她的父母她已经怀孕了。她还要告诉他们,陈臣已经在电话里说了,他希望马上回来和她结婚。陈臣现在正在等着他们的回音。

范婷婷告诉她父母以后,她父母并没有责怪她。而且还很快叫陈臣回来和她结了婚。虽然他们的婚礼显得有点仓促,但办的还非常热闹,婚礼办的也让人满意。

陈臣结婚以后,他又回到双河镇代职去了。范婷婷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双河镇去看他。两个人虽然分居两地,但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使他们两个人都感到非常幸福。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范婷婷和陈臣结婚不到一年,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并用他们两个人的姓氏给孩子起名叫陈范。

由于陈臣下派不在家,范婷婷平时也就很少在他们的小家住。她仍然住在她父母的家里。孩子生下来以后,她给孩子请了个保姆,也和她们一起住在她爸妈妈家。

范婷婷生了孩子以后,由于她给孩子喂奶时间不长,也没有亲自带孩子,因此她身体恢复的非常好。再加上范婷婷本来就非常注重她外表的修饰,在不知情的人们看来,她还真象一个没有结婚的妙龄少女。

随着范婷婷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特别是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地进一步深入,再加上范婷婷在外事办多年的工作,在她的脑海里,逐渐形成了一种想法,这种想法就是:她要靠她爸爸的这棵大树,再利用陈臣回机关后,在政府工作的这片小阴,她要干一番自己的事业。也就是她要下海,她要办她自己的公司。

范婷婷下定决心以后,她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开始,她对要开办的公司进行了预测。如经营这种公司,国家的相关政策是什么,这项业务每年的最大回报量有多少。如果要开展这项业务,自己的优势是什么?而不足的又有哪些!开展这项业务,开始的时候起码的起动资金要多少,而这些资金又到哪里去筹!要办这样一个公司,哪些事情她自己可以去办,而哪些事情非得靠她父亲不可!她都一一进行了分析和准备,并且每一样事情,她都准备了几套方案,确保事情到时候能够完成。

范婷婷把这些准备工作做好以后,她要先去做她父亲的工作。因为她现在所在的单位和从事的工作,一般人是得不到的,可以说是正而八景的铁饭碗。再说自己办公司风险很大,搞不好什么都会搭进去的。因此,她要先做好她爸爸的工作。只有他爸爸同意了,她妈妈就不会去拦她,而且还会支持她。她为了做她父亲的工作,她还收集了不少高干子弟经商成功的例子。她想利用这些例子去说服她父亲同意她下海,办她自己的公司。

结果还真没有出她的预料,她第一次刚给她父亲谈她想停薪留职下海办公司时,她父亲就不同意。她还记得当时是这样开始的。

那晚是个星期六,晚饭过后她父亲在书房里看报纸。她走进书房后还没有开腔,她父亲就问她:

“有事吗?有事就坐下来说。”

范婷婷在她父亲面前,平时是很随便的。可是今天她要给她父亲说的,是关系到她人生中一件大事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她却有一种拘束感。

范婷婷的父亲见范婷婷很少有这种神态,他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范婷婷:

“怎么啦?怎么今天像变了个人似的,有什么话还不好对你老爸讲嘛?”

“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我想征求一下爸爸的意见。我很想停薪留职去办个公司,在商海里锻炼锻炼自己,去闯一番自己的事业。”

“那你想好了没有,你停薪留职后想办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范婷婷见她父亲没有马上说反对的话,她就继续给她父亲讲:

“是想办一个旅游公司。”

“什么?你想办一个让人们去旅游的公司?”

“对,就是组织人们到全国,将来也可以到外国去旅游的公司。”

范婷婷的父亲听到这里,他感到他女儿想的太离谱了。他便对范婷婷说:

“ 你想搞个旅游公司恐怕现在还不行,首先我们国家现在的大环境还不行。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家现在还有多少人吃不饱饭?现在还有两亿多人他们一年还达不到温饱水平!再拿我们市来说吧,一年内能有多少人到外地去旅游!你想办这样一个公司,你将来能够办下去吗?如果你想的就是办这样一个公司,那我今天就表个态,我不同意。因为你要想办的这件事将来是不会成功的,所以我不赞成。再就是,你要下海去办公司,那可是个苦差事,你能吃得了那个苦吗?办公司就是下海经商,商场如战场,一旦你踏上了这条路,就得全身心的投进去,你能做得到吗?还有,假如你要是失败了,你还能够回机关吗?如果你要是回不了机关,那你今后又怎么办呢?另外在这里我还要提醒你,这件事你还应先征求一下陈臣的意见,他要是不同意那就更不能干!因为你们才是一家人,不论哪一方有什么事情,都应该告诉对方,征得对方的同意。两个人的意见一致了,劲才好往一处使。两个人的意见有分歧,就不能同心协力,事情就办不好。因此你应该先听听陈臣的意见,不能为了这件事,影响了你们的家庭团结。

范婷婷找她爸爸没有成功,她又在她妈妈身上下功夫。她知道,只要做通了她妈妈的工作,她爸爸就好办了。因为在他们这个家里,进了门还是她妈妈说了算。

范婷婷为了做好她妈妈的工作,开始她以羡慕地样子告诉她妈妈,哪个领导的儿子怎么发了财,什么领导的女儿现在是百万富翁了,又是谁的儿子现在的资产都上亿了。她常常在她母亲跟前宣传一种观念,父母为官儿女经商,是发财的最佳搭配。很多干部子女经商成功,多数都是为官的父母支持的结果。现在他们的子女有钱了,什么汽车、洋房、出国定居,要什么有什么,比他们的父母还有派头。而他们的父母呢?也跟着得了不少好处。

经过范婷婷多次传播这些消息,她母亲的思想开始起了变化。记得她母亲有一次不知是说什么事,在中间遗憾的说:

“我和你爸的命不好,一生中只养了你们两姐妹,如果你们中间有一个是儿子,也去经商赚他几百万,当我们老了的时候,也过上几年好日子那该多好!”

范婷婷见她的工作已经有效果了,她便趁热打铁,讲出了她想停薪留职下海办公司的想法。而且她还告诉她母亲,她这一回是有计划、有准备的。他的条件也非常好,她要办的公司一定会成功的。如果等她有钱的时候,她一定要在沿海的大城市里,给她父母买一套别墅,让她的父母好好的安度晚年。

范婷婷当然也没有忘了征求陈臣的意见。陈臣对于干部子女经商成功的例子也早有耳闻。而成功的确实不少,但乱来的也不番其人。范婷婷告诉了她的想法以后,他把这件事情看成是一种新生事物,如果范婷婷经商能够成功,也算是一件好事。因此他的态度是,只要范婷婷她愿意,计划又可行,他没有什么意见。公司开始时所需要的启动资金,他就没有办法相助了,只有范婷婷她自己去想办法。

范婷婷下海办公司的事。最后通过她妈妈的工作,她父亲也同意了。公司的名称是《中国神州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内容有,承接国内外旅游业务,承办旅游团体机票,旅游产品开发销售。公司的注册资金为壹佰万元。

范婷婷最大的优势是年轻、懂外语。加上她一参加工作,就在外事办负责接待旅游服务,对外事接待、组织会议旅游工作非常熟悉。特别是改革开放初期,各地多数都没有旅游局,市旅游局的工作,基本都有外事办代理。因此,范婷婷对上下外办,全国各大旅游景区业务环节都非常清楚。有一些景区的领导还是她的好朋友。

公司开业以后,很快就组建了全国的营销网络。并通过几个国内知名旅游公司,又和国外的一些旅游网络建立了业务关系。公司的业务很快走上了正规。

经过范婷婷的奋力打拼,公司头半年盈利已有二十多万元进账。
虽然这点钱在一个大企业看来,是一点毛毛钱。但要是和一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相比,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范婷婷公司的机制,全部釆用的是新体制。她任总经理,下设五大助理。有行政助理,财务助理,产品开发助理,业务执行助理,和公关部助理。而每个助理下边又有几个业务员,助理对总经理负责,业务员对助理负责,是一种网壮式的管理模式。每个工作人员都必须是大专以上学历,并有一门够用的外语。每个人的收入,是基本工资加业绩回报。他们的实际收入,比国家工作人员高出一到三倍。因此这些人员在干工作的时候,走路不是在走而是在跑。

陈臣两年的下派时间已经满了。在他回机关之前,已任命他担任市政府办的副秘书长。主要协调农业、民营和乡镇企业这一块,可以说是个忙差。

陈臣回来的那天,范婷婷亲自到车站去接他。并在他走出汽车时的那一刻,跑上去紧紧的拥抱了他,闹的陈臣一个满脸红。

范婷婷现在显得成熟多了。衣着上虽然没有那么华丽,但仍然是实用加考究。由于她天天凌驾于公司领导的位置上,从她的口中说出的话,都带着让人服从的色釆。

范婷婷今天来接陈臣,是在市政府要的车,她帮着把陈臣带回来的东西装好车后,便对司机王师傅说:

“王师傅,车开二宿舍。”

汽车穿过几条大街,在市府二宿舍大院内停下。范婷婷和陈臣从车上搬下东西,让王师傅把车子开回了队里。

陈臣一进到他的家里,一股香气迎面扑来,让陈臣感到非常惬意。原来范婷婷不但请人彻底打扫了卫生,而且还在客厅和卧室都喷撒了香水。所以当陈臣一走进屋内,温馨的香气就向他扑来,让他感受到家里真是太美好了。

陈臣把带回来的东西刚刚放下,范婷婷就体贴地:

“赶快去洗个澡,衣服我给你放到床上了,你洗完后我们一起到爸爸妈妈那里去吃饭。”

陈臣朝范婷婷笑笑: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你洗了没有?你要没洗咱们一起……”

范婷婷做个鬼脸,顺手在陈臣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是不是等不及了?洗完澡再想好事!”

陈臣兴奋的朝范婷婷挤了一下眼,然后他哼着不知道是什么曲子,钻进卧室去拿他的换洗衣服去了。

浴室里雾汽腾腾,陈臣在浴盆里用沐浴液擦洗着身体。范婷婷身裹浴巾,赤着身子走了进来。她进浴室以后,去掉了浴巾帮着陈臣擦洗着身子。

陈臣抱着范婷婷亲了一下,接着他也帮着范婷婷擦洗着身子。两个人你帮我擦我帮你洗,但每当触及到两个人的兴奋点时,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陈臣和范婷婷洗完以后,他们又互相帮着对方揩干了身上的水洙,就在陈臣要去穿衣服的时候,范婷婷走到他的面前,用双臂挽着陈臣,疯狂的亲吻起来,而且一边狂吻一边说:

“……想死我了,想死我了……”到最后,她一下跳起来,两腿钩住陈臣的两胯,用陈臣的身体摩擦着她的阴部。

陈臣在范婷婷性欲的挑逗下,他的欲火也被激了起来。他用双手捧起范婷婷的屁股,让他的快乐神很快插进了范婷婷的体内。

范婷婷一声比一声大的欢叫……

陈臣托起范婷婷的身体,一次比一次快的往他身上撞击……

……欢叫,撞击,撞击,欢叫……

陈臣和范婷婷没有走出浴室,就享受到了作爱的最大快乐。

陈臣和范婷婷作爱以后,虽然他们已感到有点累了,但他们的心情非常愉快。他们又来到卧室里,在床上又亲热情戏了一会,让他们非常惬意。

突然,范婷婷从床上撑起来,随即也拉了一下陈臣高兴地:

“快起来,我们去看咱们的儿子!”

“啊!去看儿子?对,我们赶快去看儿子。”陈臣起来以后,两个人很快穿好了衣服,然后,他又在范婷婷的脸上亲了一下,“在下边有时我想儿子,都想的有点肚子痛!”

“你又乱说,”范婷婷笑了一下“哪有想儿子都把肚子想痛了的?我看你想儿子是假,想儿子的他妈才是真,特别是想刚才那种好事……”

陈臣又亲了亲范婷婷:

“我真的很想儿子,当然也特别想你,想刚才那种事也是事实,难道你就不想刚才那种事!”

陈臣说罢他又亲了一下范婷婷:

“我们还是快走罢,晚了爸爸 妈妈会生气的。”

陈臣很快从他带回来的大包里,取出了给范婷婷爸爸妈妈带的东西,他拉起范婷婷出了家门,朝范婷婷父母的住家走去。



精品情人第七回:

美女为得男人心

            主动呈献女儿身

由于陈臣在官场上出道不久,官场上出现的很多情况,有时他还悟不明白。比如当他听到这些传闻以后,他心里就很窝火。后来他静下来想了想,这是不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一个年轻女性,对一个男的有点好感,甚至在接触中大方一点,这并不等于人家会爱上你。有些女孩子,本身就是大大方方的那种女性,在某种情况下有点不拘小节,也是性格的一种表露。范婷婷从小就是在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中长大的。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向来都是由着她的。她喜欢用哪种形式去表达她的内心世界她就去做,她从不去想别人的感受怎么样。特别她现在又是市府大院内的第一女孩,对她做人的行为,不管是多么怪癖,大家都无法不去接受她。目前在市府大院内,人们把他和范婷婷的事情传的纷纷扬扬,真让他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在一些人看来,他陈臣攀上了范婷婷,他的仕途就会亨通,高官厚绿就会等着他。也有一部分人认为,陈臣这小子的条件不错,他不去攀龙扶凤,只要他好好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今后的前程仍然是很光明的。如果他要是靠着梯子去攀高,有人会送梯子,也会有人去抽梯子,在官场中可是见的太多了。他走这一条攀高路,不一定是件好事。

由于在市政府大院内,这段时间传陈臣和范婷婷他们事的风声越来越大,这件事也不得不让陈臣好好的想一想了。

陈臣他原来想,他来到机关以后,要好好地工作几年。等他的工作上路以后再去处理个人问题。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来了,那他到底该怎么办呢?如果要是让他选择,他是不会现在去爱范婷婷的。一个是范婷婷不是他理想中的那种姑娘,再一个他根本就不想去攀高干家出身的小姐。因为他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要和一个高干家庭出身的姑娘结合在一起,将来的婚姻不一定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长大的。两个人的观念、两个人处事的方法、两个人的思维模式,都会有很大差异的。如果让他们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一定会有很多方面不协调的。

要说前一段时间他和范婷婷之间的接触,那是他把这当作是一件工作,当作是帮书记的一个忙。也是当作一般同志间的来往而相交的。可是现在他要面对的是,虽然范婷婷还没有公开提出来和他恋爱,但范婷婷在这种传闻中,不但不介意,她还没有收敛她目前这些行为的意思,甚至她还找他的次数更多了。如果是范婷婷真的爱上了他,那他又该怎么办呢?他陈臣是该有一个主义了。

陈臣经过一段时间思考之后,他认为范婷婷虽然不是那种漂亮型美女式的姑娘,但从外型气质上看,也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性。特别是她平时服装讲究、穿着得体,她每次和陈臣见面的时候,都能让陈臣有一种新鲜感。另外在他们的接触中,除了偶尔露出一点她的大小姐架子和她有些娇气外,别的还没有感到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真没有发现范婷婷让他不能接受的什么缺点。假若范婷婷是真地在爱他,并准备和他发展恋爱关系,他也应该去接受她。只要他们两个人的爱都是真挚的,他想他们今后也会幸福的。

陈臣有了这种心理准备以后,他改变了过去和范婷婷接触中战战惊惊地样子。他们现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变得自信和自然的多了。

记得曾经有一次,而这件事是发生在陈臣和范婷婷将要确定恋爱关系之前。范婷婷拿来一篇稿子让陈臣看。陈臣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的出神的时候,站在他身边也在看着那篇稿子的范婷婷,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把一只手放在陈臣的肩头上,虽然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陈臣仍然象触了电似的,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他脸夹泛红,闹的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就这样,当陈臣在思想上接纳了范婷婷以后,他也准备改变和范婷婷在一起的作法。在过去,他帮范婷婷看稿子的时候,都是在办公室里进行的。把他们两个人的接触和交往,都限制在办公室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把他们之间的接触,放在众人的视线之内,以证明他们的交往是正常的。现在他准备让范婷婷走进他的世界里。他要在适当的时候,也要让她到他的宿舍里坐坐。让范婷婷对他陈臣,有一个进一步的了解。让他们的关系再向前推进一步。

一天晚上,陈臣吃过晚饭之后,又到他的办公室里处理几份文件。就在这个时候,范婷婷也来到他的办公室里。当范婷婷跨进门口的一瞬间,一下子让陈臣惊呆了。范婷婷身穿一件乳白色的轻质无袖连衣裙,衣内的大小三角都清晰的透了出来。特别是那件口径稍小,绣有网壮花边的乳罩非常抢眼。她白晳的胸沟、诱人的乳旁,在开的很长的衣领内显现着。

范婷婷今晚化的是淡妆,刚洗完澡的短发充满英气。一对不大但有点考究的扣式耳夹,夹在她的耳坠上。一根别致的细细项链,在她生动的颈项上发着暗光。她涂成红指甲的两只脚上,穿着一双前边只横着金色窄带,后边全空的高跟透明凉鞋;两条丰满修长的美腿,在两侧开着长叉的裙摆中忽隐忽现着。

范婷婷今晚真是太美了。平时已经让人们感到也很漂亮的她,今晚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让陈臣第一次感受到,异性魅力的冲击力。陈臣他睁着痴呆的双眼,痴痴的站在那里,竟忘了给范婷婷搬椅让坐。

范婷婷从陈臣的眼神里,看到陈臣已经把她的全身都剥光了,她赤裸的肉体,已经印在了陈臣的眼底里。她还从陈臣的眼睛里,感受到陈臣已经接纳了她。她前段时间的用心和努力,也总算如愿以偿,终於让她走进了陈臣的心里。

范婷婷两眼闪着泪花,喉咙哽咽的:

“我见你办公室的灯还在亮着,我就来看看……”

陈臣调整了一下心绪,从失态中恢复过来。他非常高兴地:

“来,你快来坐!”

陈臣走上前去招呼着,并顺手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他的旁边。

范婷婷用手帕压了一下眼角,也兴奋地:

“坐在你身边不怕别人看见啦?”

“只要你不怕……”陈臣仍然有点胆怯地。

范婷婷已经走到陈臣跟前,一双非常激情的眼睛看着陈臣,她用手拢了一下散在陈臣额前的一点乱发:

“你可不能太累了,你以后晚上少加占班。”

“我不累。”陈臣也很激动,“我只是来查两份文件。”

陈臣把文件夹放进抽屉里,怯怯的拉住范婷婷的手,让她依在自己的身上。

范婷婷心底的欲火慢慢的烧了起来,她一下扑进陈臣的怀里,双臂搂着陈臣的颈子,用她那渴望的双唇含住陈臣激动的嘴,在那里拼命的狂吻着……

陈臣紧闭的情心被范婷婷的狂吻冲开了。他也一下把范婷婷抱住,在和范婷婷狂吻的同时,他的两手移到范婷婷的下部,从裙叉中伸到屁股底下,搓揉着范婷婷的快乐区……

范婷婷闭着双眼,低沉的欢叫着,她的一只手已解开了陈臣的裤带,并以最的快的速度,脱下陈臣的裤子,摞开她的裙摆,拉下她的内裤,将她下身紧贴在陈臣的情物上,并拼命的摧促着:

“……快!快点……”

就在陈臣的快乐神刚要进入范婷婷肉体的时候,陈臣一下子惊醒过来,他推开范婷婷喘着粗气说:

“不!我们不能这样……”

陈臣开始穿着他的衣服和裤子,并劝着站在那里快要哭出声来的范婷婷:

“这里是办公室,让人们看见了可不得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你……”

范婷婷开始哭起来,并在陈臣的背上乱抓乱打,好象她要一口把陈臣吞下去才解恨似的。

陈臣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他拉着范婷婷边给她整理着衣服边说:

“你快点把衣服穿好。”

他又把范婷婷拉在怀里耳语了几句,范婷婷又破啼笑了,接着她听话的穿好了衣服

范婷婷穿好了衣服以后,又打开手包拿出化妆品补了补妆,然后她看了一眼陈臣温情的笑了笑,半认真的对陈臣说:

“我可是被你破了身的,你今后可不能对不起我。另外我也准备正式告诉我爸爸妈妈,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相爱了。再一个你的宿舍也应该让我去了吧。你不是怕被别人看见吗?那我们就在你宿舍里亲热,你也就不用再怕什么了吧。”

陈臣让范婷婷坐在自己的身边,他牵着范婷婷的一只手:

“我也正想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真的爱我,那我们就把关系定下来。我现在已经从思想上作好了准备,我希望能娶你为妻,我不知道你的父母会不会接纳我。”

范婷婷撒着娇说:

“这么好的女婿他们都看不上,还到哪里去找更好的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女婿是我要找的,只要我喜欢就行了,他们的意见也只能当参考。况且这大院里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我想他们也早就听说了。既然他们没有问我,这说明他们早就同意了。”

陈臣锁上了自己的抽屉,转身对范婷婷说;

“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现在我送你回家。”

范婷婷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闪动着期盼的目光:

“……我现在不想回去,我不想离开你。”

“尽说些疯话。不想回去,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想到哪里去?”

“我想到你家里看看。”

“你想到我住的地方去?那不行!”陈臣把范婷婷拉起来,“我的屋里太乱了,等明天我把屋里收拾好了以后再请你去。”

“我不!我现在就想去看看,看看你这个单身男人的屋里,没有女人的时候,到底会乱成什么样子。”

范婷婷说罢,她哧哧的在那里笑着。

陈臣拉着范婷婷走出办公室,锁上门后向楼下走去。

范婷婷心里非常高兴,她通过将近一年的努力,终於让她得到了她想得到的心上人。她拉着陈臣的手看着陈臣:

“现在到外边这样走你不怕了吧?”

“ 现在没有什么怕的了。”陈臣也兴备地,“过去主要是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如果在接触中不注意自己的行为,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现在不同了,我们两个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不过在机关大院内,我们可以一起走,但象那些牵着手啊,吊着肩啊,挽着臂啊,搂着腰的那些动作我们都不能做。因为这里是机关大院,是政府办公的地方。外边进出的人很多,我们注意点是为了维护政府的形象。如果是在没有人的地方,或是属于我们自己空间里的时候,我可以背你,抱你,吻你。一句话,我们的行为要注意场合,要注意影响。否则对你的爸爸妈妈影响也不好。”

陈臣说到这里又加重语气说道:

“特别是你不要忘了,你也是政府工作人员,你更应该注意你的形像!”

范婷婷边走便跟陈臣靠的更紧了,她幸福的看着陈臣:

“你这是否是我们今后相处的约法八章?好,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谁让人家爱上了你呐!”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办公大楼的院子里。陈臣松开了范婷婷的手,两个人并肩朝大门口走去。

“从今天起,我对你也有一个要求。”

陈臣一听范婷婷也要对他提出要求,他用手臂碰了一下范婷婷心悦的:

“你说吧,只要你说的对,我一定会听的。”

“这可是说的!”

“你说吧。”

“从今天起,不!是从今以后,你不准再喜欢别的姑娘。特别是也装着有事情找你帮忙的那些姑娘。”

“是不是就像你那样,天天来找我帮忙的那种姑娘?”

“讨厌。”范婷婷在陈臣的背上拍了一下,“我可说的是正事。”

“是!是正事!”

陈臣回了这句后,两个人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范婷婷和陈臣走出了机关大院来到街上,由于范婷婷所住的书记楼和陈臣住的二号院不是一个方向,陈臣就说:

“今天我先送你回去怎么样?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 ,每次我都送你回去。”

范婷婷一下站住了,她看着陈臣:

“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我想想,”陈臣假装在那里想了一会,“我想你早想回家了,你说对吗?”


精品情人第十三回;

为防男人在外找女人

               给他找个美女作替身

范婷婷陈臣一走进范婷婷父母的家里,范婷婷就叫着:

“爸、妈,我们回来了。”

范婷婷叫过以后,范婷婷的母亲答应着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们回来了,先歇着吧。你爸爸还没有下班,等一会你爸爸回来了咱们再吃饭。”

范婷婷母亲说罢以后,又回到厨房里去准备中午的饭菜去了。

陈臣和范婷婷,他们从幼儿房里抱出了小陈范。小陈范已经满过一岁了,他伸着两只小手,高兴的让范婷婷抱他。小家伙还发出了格格格的喜笑声。

范婷婷抱起小陈范亲热了一阵之后高兴地:

“来,让你爸爸抱抱。”然后,她把小陈范交给陈臣。

陈臣抱起陈范,他高兴的在原地转着圈儿,跟着他又往空中抛着。开始陈范还很高兴,可是当陈臣抛了几下以后,他突然小嘴一咧就哭了起来。

范婷婷用手拍了一下陈臣:

“你看你,你都把他吓哭了!”

然后,范婷婷从陈臣手里接过小陈范,她是又亲又哄,最后又把小陈范给逗笑了。

被请来带陈范的晓红,这时从里间走出来,她倒了一杯水递给陈臣。

陈臣接住茶杯看了晓红一眼,他的两眼一下子被晓红吸引住了。

晓红,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一头男式的短发,成熟女人的前胸,和两条修长的美腿,真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亭立在那里。特别是她那对会说话的眼睛,明亮而双传情;还有那笑时才有的浅浅的酒窝,常常会产生一种钩魂的魅力。因此,当陈臣的眼睛一落到她身上的时候,自觉不自觉的被她吸引住了,让范婷婷看着很不舒服。

范婷婷见陈臣还在那里看着晓红走神,她便把陈范交给晓红:

“你把陈范带到楼下去,你们先在楼下玩一会。”便把晓红支开了。

陈臣见范婷婷脸上有些异样,知道自己刚才的失态已让范婷婷不高兴。他便把话题叉开道:

“咱们的儿子认人了。你看他一见到你那个高兴的样子,我真是有点羡慕你。”

“这是人的本能,”范婷婷给了他一个冷眼,“就像你刚才见到晓红那样,你的眼睛就离不开她。”

陈臣走范婷婷身边变解道:

“刚才我是多看了她一眼。因为咱们的儿子要让她带,她就是孩子的第一老师!我们应该对她的各个方面进行了解。”

范婷婷不想让陈臣不高兴。她见陈臣说出了看晓红的道理,也语气平和地:

“我不是说你不该看她。你不但可以看她、问她,你甚至还可以考她。如果她不适合带我们的孩子,我们还可以换她。但我不喜欢我的男人,用饥饿的眼神去看一个姑娘。”

陈臣一下笑了起来,他又对范婷婷做了一鬼脸:

“我真没有想到,原来我漂亮的夫人醋劲这么大。看来我今后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只好把眼睛闭上了。免得我一睁开眼睛,一些漂亮的女人钻进我的眼睛里,那样就……”

范婷婷让陈臣的话逗笑了。她情眼闪动,两只小拳在陈臣的身上轻擂着:

“你坏,你坏,你真坏……”

范婷婷撒完娇以后,她又以平静的口气说:

“ 你今后要记住,女人们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是给自己的男人看的,同时也是给别的男人看的。因为每当她们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所有年轻的男人都能让她们的美貌所吸引,她们才会感到有一种自豪感。她们能让别的男人喜欢自己,她们自己的男人也一定会喜欢她的。所以她们在出门的时候,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是女人们都愿意做的。但所有的女人,她们都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多看几眼别的女人。她们是怕别的女人,钩走了她们男人的心。”

范婷婷的父亲下班回来了。晓红也抱着陈范跟在后边。他们一走进屋里,范婷婷首先走上前去叫了一声:

“爸,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