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四)

陈臣随后也跟着叫了一声:

“爸!你下班了。”

范婷婷的爸爸答应了他们以后,把手里的公文包交给晓红,接着他抱起了小陈范非常高兴地:

“来,叫外公抱抱!”然后他亲着陈范,并逗陈范在那里玩。

范婷婷的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她招乎着:

“准备吃饭了,你们把孩子抱住,让你爸爸洗洗手。”

范婷婷去接住陈范,陈臣、小菊、晓红一起,帮着往饭厅里端饭端菜。在饭菜上好大家正要吃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小菊就要去接,范婷婷抢先跑了过去,并对大家说:

“可能是我的电话。”就进客厅接电话去了。

范婷婷接完电话从客厅里出来,就立刻去取她的提包,并顺便告诉大家:

“今天广州来了一个团队,我们对口单位的经理也来了,我得马上去看看。”说罢便抽身走了。

范婷婷走后,她妈妈有点不高兴地:

“真是,陈臣回来吃第一顿饭就往外跑,也不知道一天都忙些什么!”

“也好,”范婷婷的爸爸笑着说,“现在担子压在肩上知道急了。好啊!咱们不等她了,来,我们吃!”

晚饭过后,陈臣带着晓红和陈范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陈臣帮着晓红给陈范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晓红把陈范交给陈臣,她去洗陈臣和陈范换下来的衣服。

由于陈范已开始认人,陈臣抱着他不大一会,他就哭闹起来。陈臣怎么哄陈范都不听他的,仍然在那里哭个不停。

晓红洗完了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她抱起陈范只逗了几下,陈范就不哭了,而且到后来还格格的笑了起来。

陈臣见陈范笑了,自已也特别高兴,他对晓红夸奖道:

“你还真行,他到你手里就笑了,可是我抱着他的时候他就哭。这带孩子的事也是一个大学问。”

晓红见陈臣表扬了她,心里也很高兴。她逗着陈范说:

“陈大哥你主要是很少抱他,他才和你人生。你今后抱他的时候多了,他自然会认你的。”

“我看陈范对你很有感情,你抱着他的时候他就高兴。”

“我带他都六个多月了。我天天和他在一起,有感情也是自然的。”

晓红见陈臣对她的工作很满意,她的神态就更加显得自然和纯真。

陈范在晓红的怀里,他的两只小手不断的乱舞着。他一会抓撕晓红的头发,一会又摸晓红的脸庞,有一只小手在乱舞中还伸进了晓红的酥胸,可是晓红一概都由着他。她的心态,像是一个母亲一样,显得非常母性和自然。

陈臣见晓红能这样爱他的孩子,也让他非常感动。在他刚见到晓红的时候,给他的第一感觉,这是一个刚离开学校不久的青春少女。可是经过这几个小时的相处,特别是当陈范在她怀里的时候,给他的直觉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爱小陈范的眼神,好像陈范就是她的孩子。而她和陈臣相处中的神态,好像他们就是一家人。而他的妻子范婷婷,却像是这个家里另外的人。

“你是怎么到我们家里来的?”

陈臣用话叉开了他有点不自然的神态。

“ 我去年幼师毕业以后,开始是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今年婷婷姐公司招人,我去应试,后来就被婷婷姐看上了。她问我愿不愿意带孩子,我答应我愿意。虽然我还没有带过孩子,但我学的专业是幼儿教育,我懂幼儿心理学,就这样我就来了,我就成了陈范的第一个老师。我带陈范以后,陈范这半年多各方面都很好。因此范书记、陈范外婆和婷婷姐他们对我的工作都很满意,所以他们对我就特别好。”

“今后我和你婷婷姐都很忙,陈范我们就托给你了,你今后帮我们带好了小陈范,我和你婷婷姐一定不会亏侍你的。”

晓红听到这里她也特别高兴。她不停的逗着陈范:

“其实我也很喜欢陈范。假若你们现在不让我带了,我还会不习惯呢。特别是我到你们家以后,婷婷姐她对我非常好。虽然我没见过你,可我从婷婷的嘴里知道你不少事情。今天见了,我感到你们都是好人。特别是你陈大哥,你是一个让人非常喜欢的人,所以我也非常喜欢你。”

“你这个小姑娘,以后你可不能随便说喜欢这个喜欢那个的,”陈臣习惯的往门口看了一下,“这话你可不能让你婷婷姐听到了,她可是个醋坛子!”

“我可不是什么小姑娘,”晓红大方地朝陈臣笑了一下,“我今年都已经二十岁了,在我们农村和我同岁的很多女孩子,她们有的早当妈妈了。”

“我看你的天资不错,你要好好的珍惜自己,你今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我和你婷婷姐也一定会帮你。”

陈臣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说的晓红心里热乎乎的。原来她经常听范婷婷讲,陈臣怎么能干怎么有才华,今天见了比她原来想的还要好。除了他人长的帅气外,像对她这样一个打工妹都这么客气,确实让她非常感动。

“今后陈大哥和婷婷姐你们就专心做好你们的事,我一定会把小陈范照顾好的。陈大哥你今后需要我做什么事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听你的话,我会让你满意的。”

“我们家请你来主要还是带好孩子,其它的你能干多少就干多少。”陈臣把话题一转又问,“你婷婷姐平时晚上出去的时间多不多?像今天这种事她一般会在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不是什么晚上出去,多数的时候是下午来了旅游团,她要去接待随团来的工作人员。有时还要去陪一些领导出席晚会,晚饭她就很少在家里吃。有时候她也很晚才回来。”

“那她平时不在的时候,只有你和陈范在家了?”

“陈范平时吃的用的婷婷姐都准备好了,她不在家也没关系。如果她出差的时间太长,我们就到陈范的外公家里去,因此她也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你刚才说你婷婷姐经常晚上都不回家吃饭,那她在外边过夜的时间多不多?”

“她晚上不回来的时间不多。但她很晚才回来的时候是常事。特别是一些大的旅游团队来的时候,有的时候她还要亲自带团下去,一去就是好几天。她们公司很多同志都说,婷婷姐真是太能干了,很多男人都比不上她。那么大一个公司,叫她管的顺顺贴贴的。”

时间已快到晚上十点了,范婷婷这时还没回来,陈臣对晓红说;

“你先去洗个澡吧,陈范我来带一会。”

“现在时间还早呐,等一会给陈范喂了牛奶后我再去洗。”

陈臣走到晓红身边:

“来,让我抱他一会。”

陈臣从晓红怀里把陈范抱过来,晓红和陈臣他们一起逗着陈范玩,可是刚逗了一会,小陈范又不高兴了,他的小嘴例了例,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晓红马上从陈臣的手里把陈范抱过来,她又亲又哄之后,小陈范在她手里又笑了起来。

陈臣见陈范又笑了,他自己也高兴起来。他在晓红身边逗着陈范说:

“你这个小家伙,只认阿姨不认爸爸,我看你将来连你妈妈也不认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范婷婷从外边回来了。她见陈臣还在逗着陈范玩,就高兴的走上前去伸出双手:

“来乖儿子,让妈妈抱抱。”

小陈范看了一会范婷婷,然后便伸出了两只小手,扑进了范婷婷的怀里。

范婷婷抱过陈范一阵亲热后,她回过头问晓红:

“牛奶喂了没有?”

“还没有。”

晓红接着回了一句。

“那就快拿来给他喂了,要不等一会他要睡了那就喂不成了。”

范婷婷的话音一落,晓红转身进厨房去了。她进厨房以后,立刻就给陈范热牛奶。

“你洗澡了没有?”

范婷婷跟着又问陈臣。

“我正要准备去洗。”

“那你就快去洗,等一会你洗完了,我还要再洗一洗。”

陈臣去洗澡去了,范婷婷和晓红在给陈范喂牛奶。

陈臣洗完澡以后,他就回到他们睡觉的房间里。

范婷婷帮着晓红给陈范喂完牛奶后,又到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也回到她们睡觉的卧室里。

晓红把陈范脱了衣服放在床上,她给陈范哼着儿歌,不大一会,小陈范也慢慢地睡着了。

小陈范睡了以后,晓红她自己才去洗澡。她洗完澡以后又把三个人的衣服洗了,她自己才去睡觉。

范婷婷和陈臣躺在床上,陈臣把范婷婷搂在怀里,两条赤裸的肉体相拥在一起。在那里甜甜的说着话:

“公司的事情那么多,可你还是要注意身体。”

“我没关系,趁我们现在还年轻,我要把企业搞上去。等咱们两个有钱了,我什么都不干了,我就天天陪着你。”

“你现在一天这么累,我真的有点不忍心。我也曾想不在政府里干了,我到你那里去帮你,咱们两个人一起干!”

“那可不行,你可不能离开官场。如果没有你和爸爸在官场上罩着,我这个公司也开不起来。今后公司要发展,还需要你们这两个大红伞。”

“可你一天这么奔波劳累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另外你一天老在外面跑,我想你的时候又怎么办?”

“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你的事我已经给你想到了,而且是我还为你办妥了。因为我怕你不满意,因此我还没有告诉你。你今天回来晓红你也见到了,你觉得这个姑娘怎么样?”

“这个姑娘很不错,我看她对咱们陈范很关心,另外我们陈范也很喜欢她。”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喜不喜欢她。!”

“你是问我喜不喜欢她?要说喜欢,那我可是只喜欢你。!”陈臣说罢,他非常温柔的亲了几下范婷婷。

“我可说的是正经事,你要说实话,晓红这个姑娘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陈臣见范婷婷是作为一件重要的事情在问他,他就认真的想了一下后说:

“这姑娘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我看她对咱们陈范特别好,对你对我也很敬重,当然应该是喜欢她。不过我可不敢喜欢她别的……”

范婷婷听陈臣说他喜欢晓红,她心里的这件事情总算放下了。然后她进一步对陈臣说:

“你喜欢她就好,这是我让你喜欢她的。如果你要是不喜欢她,那咱们就再换一个漂亮的,一直到你喜欢为止。”

“要那么漂亮的有什么用?只要她能把陈范带好就行了,如果真的找一个漂的女孩,人家还不一定愿意给咱们带孩子呐。”

“那不一定,只要我们出高价钱,再漂亮的姑娘也会愿意的。现在你好好听着……”范婷婷在陈臣的耳边小声又说,“我这是给选的小妾!”

陈臣听到这里,吓的他差一点跳了起来。他一下着急地:

“你这是说些什么呀!”

范婷婷一下子抱紧了陈臣:

“你急什么!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范婷婷叹了一口气,她才慢慢的又对陈臣说:

“ 我办公司快到一年了,在外边跑的越多,就对社会看的越透。现在做生意的老总门,哪个还天天陪着自己的老婆睡觉的。什么小秘呀,二奶的,有的甚至是几个。就拿当官的来说,又有几个在外边没有养小的。因此我这个人很开通,我不希望你在外边乱找女人,那样会若一身病的。但是一个男人一辈子就陪一个女人睡觉,也真是有点可怜。因为一个女人每个月都有一次例假,有一个礼拜不能同房。如果是女人怀孕了,那时间就会更长。可是男人们他们每天都喜欢作爱。自己的老婆满足不了,他们就到外边去找。还有的男人为了拼事业,他们经常不能和家人在一起,他们的小秘,就自然的成了他们妻子的替身。这就是当前社会的现实,也是大家谁都知道、又谁都不说的事实。现在我们公司刚刚起步,我要全身心的投进去,这样我就不能天天陪着你。陪你说话,陪你作爱,让你开心。如果我不提前想到这些,不提前为你安排好,我就管不住你了。你也会和其它的男人一样,到外边去找女人。”

陈臣笑了一下,他抱紧范婷婷使劲的亲了亲:

“你呀,你真是太离谱了。世上哪有老婆给自己的老公找小妾的,你这个好心我可不敢受。我这一辈子只爱你,有你陪我就够了。”

“ 我知道你爱我,而且还爱的特别深,也正因为这样,我也才更爱你!我既然爱你,那你说我该不该为你着想呢!晓红这姑娘我早就给她说好了,连她的身体我都带她到区院里检查过了,她现在还是个处女呐。你要记住,一个女人能够得到一个男人真挚地爱,她会把她的心掏出来献给他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替你去做!”

范婷婷的这一席话,让陈臣非常感动。他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在范婷婷的身上亲吻着。他那双非常情感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范婷婷的乳峰和阴部,让范婷婷的性欲亢奋起来。范婷婷抱紧陈臣的裸身,他们用作爱代替他们的床头细语,在那里美美地享受着。

精品情人第十四回:

小乖女初绽少女心

              女老板用情获巨金

天空刚一放亮,范婷婷就起来了,她看了一眼室内的大挂钟,时针已经指向早上六点三十分。

范婷婷来到卫生间,她见晓红也早起来了。她见晓红的脸红红地就问她:

“你这是怎么啦?”

“我好害怕,”晓红低头含笑,“我听你叫的那声音……”

范婷婷也有点不好意思,她眼睛里放着光问晓红:

“我叫的声音你都听到了?”

“……你叫的声音好吓人……”晓红有点疑惑地,“你和陈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你是不是很痛苦?”

“很痛苦!你怎么会想两个人在一起作爱会很痛苦?”

“是你叫的声音嘛,要不是你怎么叫的那么恐怖,让人听着就害怕。”
    范婷婷一下笑了起来。她笑罢以后高兴地:

“ 你还真有点想像力。我那种叫是舒服地叫,是女人在作爱的时候,快感达到高潮时,自然发出的一种声音。你听人们说过没有,有一句老话叫一日夫妻百日恩。就是说一个女人和她的男人作过一个晚上的爱,她一百天都不会忘记。她的男人在作爱的时候,给她带来的那种美好享受,她永远都会忘不了。我现在给你说这么多你可能都不信,当你哪一天真地躺到你陈大哥怀里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特别是有些女孩子,当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的时候,男人的情种在她的体内抽动几下,快感会让她失去自我,她会自觉不自觉地在那里欢叫。而且那种叫声,是她作爱的时候快感让她产生的。而叫声的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不过我还是有点怕。”

晓红仍然红着脸不好意思抬起头。

“你还是有点怕?”

“我怕陈大哥他不愿意接受我。”

“ 你要记住,我们女人要想在世上活的好一点,首先要学会去征服男人。”范婷婷继续说,“一般男人在开始的时候都有点假正经,当他们知道你是认真地以后,你看他们那个狂劲,真想一口把你给吞下去。你陈大哥我已经给他说了,我不在的时候就由你就去陪他,你就把他当成是你的男人。只要你把他陪好了,他一定也会爱你的。这样他就不会再到外边去找女人了。我们两个就可以共有这个好男人。我说的这些你听明白了没有?”

晓红的脸一直红红地。她仍然不好意思地:

“我一定听婷婷姐你的。我想办法让陈大哥高兴就是了。”

“你这样作就对了。”范婷婷又进一步劝说着,“咱们一定要让陈大哥高兴。你可要知道,像陈大哥这么好地男人让你我得到了,那可是咱们的福气。只要你把陈范带好了,陈大哥他会更喜欢你。说不定今后他爱你还要比爱我更甚些。”

范婷婷说到这里,她又进一步交待晓红:

“今天我要随团出去两天,陈范的事我就交给你了,陈大哥从现在起我也交给你。他昨天才回来,今天上午仍在家里休息。你现在就可以钻进他的被窝里,他一般早上起庆前,还喜欢再作一次爱。”

“我今天不。今后你只要在家里,陈大哥都有你来陪。如果你不在的时候,陈大哥他需要我,我一定好好侍候他。”

“ 如果我今后不在的时候,陈范要是病了,市医院小儿科的张主任,李副主任你都认识了,你可以直接去找两个主任就行了。假若他们两个不在,你就直接去找刘院长。医院那边我都关照好了,什么时候找他们,他们都会管的,而且陈范的外婆就是市医院的内科医生。你的任务是不要大意了,平时要注意观察,发现孩子有什么不正常的时候,及时送进医院不能误了。”

“这些事我都记住了,你在外边也要注意身体,我在家有什么不懂的,我就问陈大哥,我还可以问陈范的外婆和外公,反正我多加小心就是了。”

范婷婷想了想,好像什么都交待完了,她提起手提包就到她的公司去了。

范婷婷来到公司以后,业务助理赵震刚就来到她的办公室向她汇报:

“昨天晚上到达的广州这个团,是文化届人士组成的团,今天出团由刘芳去带。参观的景点,吃饭的地方,住宿的宾馆全部都落实好了。今天上午八点半出发,看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没有?”

“这些情况我昨晚都知道了。”范婷婷又专门交待,“你去告诉刘芳,出团的时候要多带一点钱。另外让她告诉各个景点,一定要派最好的导游解说。这个团是文化系统人士组成地团,这批人我们接待好了,这些人会起到很大影响地。”

跟着范婷婷又问:

“今天还有那些团要到?”

“今天新疆还要来一个团,另外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团要出去,明天从这里飞广州,而后再转香港。”

这时,行政助理孙丫丫走进范婷婷的办公室:

“刚才省公路建设总公司的朱经理来电话找你,他说请你到他那里去一下。”

“朱经理他住在哪个酒店?”

“他住在金辉酒店四0四房间。”

范婷婷处理好了公司的事情以后,就匆匆赶到金辉酒店,找到了朱光亮朱总的房间。

范婷婷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朱光亮这次来,是不是来要她借的那伍拾万呢?范婷婷她也知道,朱光亮上次只所以肯借给她伍拾万,是省公路总公司在承建环城公路投标时,范婷婷的爸爸说了话才中标的。因此在她办公司的时候,她找朱光亮借钱,朱光亮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而且利息都不要,只是说希望范书记,在今后的工作中

对他们的公司多多关照就是了。

范婷婷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之后,她就坦然的按响了朱光亮房间的门铃,给她开门的,正是朱光亮朱大经理。

朱光亮四十多岁,人显得很精干。给人的印象是沉稳、有心计、像一个干大事地人。

范婷婷进了四0四房间以后,她见朱光亮住的这套房间,是一个带会客厅的套间。房间内摆设考究,装修幽雅,给人以非常舒服地感觉。

朱光亮一见是范婷婷来了,便非常客气地:

“今天总算把你这个大忙人请来了。你想喝点什么?”

范婷婷眼睛里放着光,全身施放着让男人着迷的那种味:

“我再忙也没有你这个大老总忙啊。你这个天天干大事地人,哪有时间来看我们这些小老佰姓。你看,今天你这么一招,我不是就来了吗!”

“我算什么干大事地人。”朱光亮笑了一下,“这一年多你干的事可是装满了我的耳朵。要是说干大事,你今后才是一个干大事的料子,我这个人,只能算是一个大打工仔!”

朱光亮倒了两杯酒端着来到范婷婷跟前,他交一杯给范婷婷,两个人一碰杯,朱光亮看着范婷婷把杯子里地酒一饮而尽。

范婷婷见朱光亮把酒喝干了,也没有说话,举杯抬头把杯子里地酒一口也吞了下去。

朱光亮转身又拿起酒给两只杯子里斟满了酒,又一口把他杯子地酒喝了下去。

范婷婷不知道朱光亮今天要干什么,只好陪他也一口又把酒喝了。

朱光亮第三次倒满了两杯酒,第三次把他酒杯里地酒喝了。

范婷婷也不示弱,她也又一次把杯子里地酒喝干。

朱光亮放下了酒杯,打开音响走到范婷婷跟前:

“来,陪我跳一曲怎么样?

范婷婷放下酒杯,和朱光亮握手搭肩,两个人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由于两个人都喝了几杯酒,他们的拘束都被酒化掉了。两个人的身体越贴越紧,到最后两个人抱到了一起,跳起贴面舞。

“你今天是不是来要钱的。”范婷婷第一个先开腔。

“不,我今天主要是想来看看你”

“你来看看我!你身边有那么多漂亮地女人,你还能想到我?”

“这你就错了。”朱光亮调整了一下情绪,他现在给人的感觉是,他说的全部都是肺腑之言,“我身边的女人确实不少,可像你这样能干大事地就没有了。虽然我喜欢和女人打交道,但真正能理解我的并不多。”

“我才不信呐,我听社会上传闻,你可是风流地很!”

朱光亮笑了一下,他把范婷婷搂的更紧了:

“ 看来你真地对我还不了解。我朱光亮在生意场上,可以说是一把好手。花钱也出手大方,但在情场上我并不乱来。钱我是有一点,我不会把它丢进女人堆里。我要用它再去找钱。比如你,你的那点钱你也不会去养小白脸,你会用你的浪劲,让你的手下在你面前争宠,拼命去为你挣钱。两个人会不会走到一起,这中间有个情字,而这个情字又要看有没有个缘分。因此,男女之间是一部让人读不懂的书,而我又是一个不愿把时间化在这本书上地人。我想你也是这样的。”

范婷婷抬起头,她对朱光亮笑了一下:

“你这个人在生意场上是个杀手,而且在情场上也是个专家。我这个人还真地让你说对了,为了公司,我平时走路都要跑快点,没有时间去和男人们打情卖俏。假若真地遇到了一个称心的男人,我还真地愿意找点乐子。”

朱光亮在范婷婷的前额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停住了脚步,牵着范婷婷来到大沙发跟前:

“今天我来找你,真的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

范婷婷坐在沙发上,朱光亮拿来了两罐饮料递给范婷婷一罐,自己开了一罐喝了一口: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不是来向你要钱的,我是来送钱的。”

朱光亮打开了茶几上的公文包,从里边取出了范婷婷刚办公司时,向他借的伍拾万元的借据递给范婷婷:

“这伍拾万我一开始就准备送给你的。因为我当时怕你不理解,故才作为借款先给你用。现在这笔钱我在账上已经摆平了,如果你要是还给我,我还要再做一次假账才能摆平。”

“可你这样做不符合生意场上的规矩,借钱要还这是常理,我怎么好白要你的钱呐!”

“我的钱也不是随便就送人的。”朱光亮笑了一下,“上次环城公路项目,你老爸说了话,我应该谢他的。可是又怕你爸爸不领情,一直没有了却我的心愿。再一个我还有一个想法,想和你合伙做生意,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你说想和我合伙做生意?我们那个行当你也看得起?”

“旅游业可不是个小行当。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这项事业的前途会越来越好。此项事业你做好了,前途是无量的。不过我要和你做的生意不是这个,是另外的一种生意。”

“是另外的?”范婷婷一下兴奋起来。

“对,是另外的。”朱光亮有点认真地,“我是想和你合开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专门经营房地产业务。”

“主义倒不错,可是我现在没钱。再说房地产业务我也不熟悉!”

“没有钱没关系,开始我可以借给你。如果你要是到银行贷款,我还可以作你的担保人啊。关于你说对这一行不熟悉,就凭你的那个脑代瓜。没有什么你学不会的。公司你占百分之五十五,以你为主你来经营,凭你的悟性,你的人气,我想你一定会成功地。”

“那你准备借多少钱给我用?”

“ 开始我先借给你三佰万,你先注册好公司,选好一块地皮启动工程,然后你再到银行去贷一点,只要房子一上楼盘,你就可以卖房收回资金。由几个工程下来,你借的钱就可以还清了,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房地产开发商了。旅游是你的一支翅膀,房地产又是你的另一个翅膀,你就可以飞起来,而且是你想飞多高,就可以飞多高!”

“你为什么这样下力气帮我?”

范婷婷有点动情地。

“不,我这样也是在帮我自己,而且是请你来帮我!”

“怎么你借钱给我用又成了我在帮你?

朱光亮顿了一下,然后他很认真地:

“ 你也知道,我现在地公司是国家的,每年我给国家挣多少个百万千万,那可都是给国家挣的。在工作中平时吃点喝点,甚至玩点那都是小钱。就是每年能得点外快,那也是水上的漂漂,都是靠不住地。每年从我手里过的钱,上百万千万,这些钱随便拿一点在外边转个圈就可以干成几件大事。可是我自己又不好办。如果在外边找个人,一般的我又不放心,就是找到了,是否是个能干事的也是个问题。经过这一年多我对你的观察,我发现你是个干大事地人物,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我想,只要我们两个搭档,我们一定会发大财地。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真正目的。”

范婷婷的心里可以说是太高兴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和朱光亮合作成功了这将以为着什么,她的公司将会来一个突变,将会上一个很大的台阶,将会跨入到大公司的行列。她范婷婷也会……

范婷婷再没有往下多想,她很快收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

“我看你是太看重我了。不过我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感兴趣!那你的意思我们这个公司什么时候开始运作?”

“我的想法咱们谈好了,就可以马上开始。”

“马上开始?”范婷婷她笑了,她笑的非常开心,她倒了两杯酒,把一杯递给朱光亮,并和他碰了一下深情地;

“我真地应该好好谢谢你,谢谢你给我送来了这么好的礼物,我想我们的合作一定会成功的。”

范婷婷说罢,她把酒一口喝了下去。

朱光亮也把酒喝了。他又拿起了酒给范婷婷和他自己又倒了一杯,也碰了一下杯子:

“我相信我们会成功的。祝我们合作愉快,在一起快乐!”

接着他又把酒喝干了。

范婷婷也把酒喝了以后,在酒劲的骚动下,她走到朱光亮跟前抱住朱光亮:

“……我现在很想找点乐子,你愿意陪我吗?”

朱光亮再没有说什么,他抱紧了范婷婷,疯狂的亲吻着。他一阵狂吻过后,抱起范婷婷走进卧室。他一边吻着范婷婷,一边脱去了他们的衣服。朱光亮拿出了能使女人们失魂落魄的本领,他两手一会搓揉着范婷婷的乳峰,一会又抚摸范婷婷的股沟,有时他还用他那会调情的舌尖,在范婷婷乳房和肚脐眼上,吮吸和画圈,让范婷婷在床上颠狂难耐,到最后他让范婷婷从床上跳起来,紧紧的抱住他,并迎着他的热吻,让他的情物钻入范婷婷的体内,让他们一起,走进了美妙的世界里……

范婷婷和朱光亮情欢之后,范婷婷绵绵的躺在朱光亮的怀里。范婷婷轻吻了几下朱光亮:

“……你作爱的时候太狂了,你疯狂的那个劲头,能让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大叫起来。”

朱光亮也吻了一下范婷婷的肩头,并用一只手玩弄着范婷婷的乳尖:

“男人只有和他喜欢的女人作爱的时候,他才会狂起来。如果是和他不太喜欢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他们只能是逢场作戏。”

“那我算是你最喜欢的女人喽!其实我也非常喜欢你。特别是你那能让女人们发狂的本领。我希望你今后在生意上多帮我,让我真地飞起来。如果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陪你的。”

“我也不会让你经常陪我,我们只要能有这分情就够了。在生意上你不用说我也会帮你的,因为生意也有我一份。”

朱光亮和范婷婷在金辉酒店关了两天,他们起草了所有合作办公司的文件。接着在市里注了册。就这样,一个起名为仙居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

这件事办的这么利落,这么突然让作丈夫的陈臣也感到不可思意。他真没有想到,他的夫人,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儿家,摇身一变,不但是市里最红火地旅游公司的大经理,而且现在又成了市里颇具规模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大老板。

精品情人第十五回:

圣女初趟人肉阵

              吮吞圣果真温馨

新公司刚刚起步,老公司生意正红,让范婷婷一天忙的不可开交。按一班老总们的操法,像范婷婷这样的大老总,她只管大事不管小事,大的环节不出问题就行了。可范婷婷她不行,她是大事也管小事也问。虽然两个公司内部都有运作规则,她不问都会运转。但她还是不放心。两个公司每天要办的大事,她要跟踪管理,每个环节她都做到心中有数。因此两个公司的业务开展的非常好,让朱光亮都感到非常吃惊。

由于范婷婷把她的精力全部都投在公司上了,处理她个人事情的时间就太少了。她没有时间去关心陈范,更没有时间去关照陈臣。她经常是白天回不了家,晚上也回家很晚。而且她还经常出差在外,她自己的家却成了很少光顾的饭店似的。如果是她有时间也回一趟家,也是带着一身疲惫。不想说话,只求安静地躺一躺,等待恢复一下精力,再去迎接来日更加繁重地工作。

范婷婷这种壮态让陈臣也很着急。公司里的事他一点也帮不上,他只有在范婷婷回家的时候,尽量地去体贴她,事事都让她开心。晚上在一起的时候,陈臣一般都做到多亲吻,多抚摸,多情戏,动用多种方法去调动范婷婷的欲望。在他们两个作爱的时候,尽量少让范婷婷消耗体力,却又能得到作爱所产生的美妙和快活。

陈臣对范婷婷的爱心,让范婷婷也更爱陈臣。可是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着,要对陈臣好好地爱。但她在行动上,再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既有激情而又火辣辣的。她疲惫地身心使她和陈臣在一起的时候,像天天都吃一样的饭菜似的平淡无味。

如果一个男人在他作爱的时候,得不到女人的回应,他会感到非常伤心的。而范婷婷的无力回应,是范婷婷心力不足无耐造成的。因此,陈臣不但没有怪她,而且他还让范婷婷知道,他还会像从前那样地爱着她。

可是当他一个人闲着的时候,又觉着心里头空空似的,有时候还感到非常烦燥。特别是范婷婷出差不在家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久久地无法入睡。因为他现在天天晚上,都希望有个女人躺在他的怀里。女人的体温,女人的气息,女人已经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自从陈臣回来的那天晚上,范婷婷告诉他,晓红是招进家给他作小妾的以后,在平时,他已经把晓红当成了这个家里的一分子,是他应该很好爱的一个女人。在生活上,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从称呼到食宿都很到位。他把她当作是一个好妹子,和一个还没有和他同房的未婚妻。

而作为晓红,她现在也已经把陈臣,当成是她的一个好哥哥,一个她非常喜欢的还未同床的好男人。虽然范婷婷早就给她们两个说清楚了,他们两个也没有反对这种安排。但是在陈臣还没有提出来,要她去陪他睡觉之前,她又不好主动去表示她的爱心。因为至到现在为止,只是范婷婷告诉她,说陈臣也非常喜欢她。可是陈臣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她到现在还不很清楚。她目前惟一能做的,就是等待陈臣的召唤,等陈臣要她像一个妻子那样去陪他!

记得在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晓红把陈范哄睡不久,陈臣便到卫生间去洗澡去了。当他坐进浴缸水中的时候,他发现浴巾架上没有浴巾。他叫着晓红:

“晓红,晓红!”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哎,什么事陈大哥?”

“怎么卫生间里没有浴巾?你把浴巾找出来递给我。”

“浴巾我今天上午洗了,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拿进来。”

晓红立刻到阳台上取回了浴巾叠好,就在她准备去递给陈臣的时候。突然她一下想到了什么,她眼睛一亮,跟着跑回她住的屋里。她脱去了全部外套和内衣,就在她准备把剩下的三点式也拿掉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停住了。然后,她拿一条浴巾围在身上,又拿着另一条浴巾推门走进了浴室。

晓红在进浴室的时候,她事先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进去的。

正站在浴盆里擦身子的陈臣,一见晓红也脱光了衣服围着浴巾进来了,他条件反射的一下子坐进浴盆里,并用吃惊的目光呆呆地看着晓红……

晓红见陈臣吃惊的样子,差一点让她笑了起来。她把拿进来的浴巾放在浴巾架上,然后有点羞怯地:

“……婷婷姐给我交待过,在你洗澡的时候,要我帮你搓搓背。”

陈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见晓红羞怯的去掉了浴巾,一个成熟美女的肌体,诱人勾魂身躯,让陈臣一下子不自在起来,他不由自主的把眼睛转向了一边。

晓红试探着走进了浴盆,她手里拿着洗浴液和毛巾,在陈臣的背上撒液擦洗,让陈臣很不自然的顺从她。

晓红她随着对陈臣身体的擦洗,慢慢的也放下了一个青年女子初见男人luo体时的羞怯,她从陈臣的上身擦到身下,她擦洗的动作,擦洗的方法,让陈臣感到非常舒服。

特别是在晓红擦洗陈臣下身的时候,陈臣下身的每一样东西,都让她感到很新奇。如那个勃起的情物,让她浮想联翩,她真无法明白,为什么女人们都喜欢这个宝贝,为什么他一进入女人的体内,就能让女人们快活的失去自我。如果这件宝贝也钻进自己的体内,是不是也像范婷婷说的那样,真地会有那么美妙吗?

晓红帮陈臣擦洗着,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看清了男性的luo体。特别是今天又第一次亲手摸到了让她着迷的男人,她觉得她真地长大了。她应该去争取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去争取得到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快乐和幸福。

晓红帮着陈臣洗完以后又帮着陈臣洗了洗头,然后她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把陈臣的身子擦干,又帮着陈臣围好浴巾,一起送陈臣回到他的房间,并让陈臣睡到床上。

晓红的动作、她的细心,她温柔贤淑的眼神,都让陈臣的感受太好了。使陈臣几次也想从床上起来,也想去帮助晓红洗澡,但他最后没有去成。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胆子跨出这最后的一步。如果他真地再一次走进晓红正在洗澡的浴室,他知道他无法抗拒晓红肉体对他的吸引,他们会在浴室里,创下第一次作爱的纪录!

又是一个晚饭过后,晓红哄着陈范睡了以后,陈臣把晓红叫到身边,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陈臣拿起晓红一只手,放在他的身上,:

“你喜欢我们这个家吗?”

“……喜欢。”

晓红有点胆怯的。

“那我呐?”

“也喜欢!”

“你现在已经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你婷婷姐这样安排我们,你现在仍然不后悔?”

“我不后悔。”

“如果你真的和我同房了,你可就不是姑娘了,而且我一时也没有能力给你一个正当的名分,你知道吗?”

“我知道。”

“你要知道,我们国家现在规定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你婷婷姐不愿离开这个家,我就没有办法把你娶进来,这些你可要想好了。”

晓红已经依偎在陈臣怀里,她喉咙哽咽地:

“ 这些我都知道。开始婷婷姐对我讲的时候,我答应她是当作一种工作来答应的。一个姑娘出来求生存,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可以去当陪姐。等到她有了自己的经济以后,再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很多姑娘们的一种出路。婷婷姐她让我陪你,只是陪你一个人,这样既可以得到你的爱,又不会惹上什么病。至于今后不是姑娘了,其实现在的女孩子对姑娘这个名分看的并不重。很多女孩子她们一开始交朋友就发生性关系,有的还交过很多男朋友,他们之间多数都有性行为,他们谁也不去计较谁。因为他们把性行为看的并不太重。”

陈臣用只手搂住晓红,又拿起了晓红的另一只手亲了一下:

“ 我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我一旦要让你走进我的生活里,我就要为你负责。我从下边回来这么久没有让你陪我,就是我还没有想好今后怎么安置你。最近我又和你婷婷谈了几次,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家从今以后也就是你的家。你愿待多久就待多久。对外你是我们请来带孩子的保姆,在家里,你和你婷婷姐都陪我。你婷婷姐为姐姐,你就为妹妹。今后你要是想嫁人了,我们就送你一份好嫁妆。今后每个月我们都给你一份工资,作为你的积蓄你自个存起来。每个月我们再给你一些钱,作为你的零用,或买些衣服什么的。如果我们这样安排你不同意,那你还只作保姆,这件事就算我们没有说。”

晓红两眼包泪她紧紧的抱住陈臣:

“……我愿意,我一切都听你们的。你们希望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陈臣见晓红同意他们的意见了,他接着又交待道:

“你今后不但要带好陈范,你还要多关心你婷婷姐,她现在管理着两个公司,白天在外边特别累,回家以后要让她好好休息。你今后把她伺候好了,她会对你的事更关心的。”

“我一定会把婷婷姐伺候好的。”晓红用一只手摸着陈臣的脸颊,两

眼忽闪着看着陈臣,她非常温情地,“我也一定会让她喜欢我。另外我也有一件事告诉你,我原来给婷婷姐说过,婷婷姐在家的时候,都由婷婷陪你,她不在或是她不方便的时候,你需要我我才陪你。”

陈臣在晓红的前额上亲了一下,他也有点动情地:

“今天晚上怎么样?今天晚上你愿意陪我吗!”

晓红她非常高兴也显得非常幸福。在她含着泪花的眼睛里,显现着深深的温情和女性的爱。因为她的愿望终於实现了。原来她接受范婷婷的条件,那是从求职地角度出发的。现在经过她和陈臣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从内心里也爱上了陈臣这个男人。刚才陈臣告诉她,他为她安排地一切,让她更加感动。她现在只能用她的行动来报答他们了。她起身在陈臣面前脱光了衣服,她闭上眼睛等着陈臣把她抱回他的卧室里。

晓红的举动让陈臣真有点太吃惊了。因为他没有想到,像晓红这样一个没有和男人同居史的青春女孩,会这么大方地在他面前,把一切都献给他。而晓红今天能够这样做,也是向陈臣表白了自己的心愿,她晓红现在不是一个为了工作而献爱的女孩,她现在能够这样做,是她也真地爱上了陈臣他。

 站在陈臣面前全裸的晓红,身才苗条皮肤白晳尤如一尊美丽地女神。她挺挺地双乳,两颗红樱桃似的乳珠,在那里非常抢眼。油黑的阴毛,盖着那个蛤蛄似的小嘴唇,他会让任何一个男人全身发酥。她匀称的身才修美的长腿,把她的美丽全部展现在陈臣的面前。

陈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从沙发上起来,抱起晓红几步跨进了他的卧室。他把晓红丢在床上,并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紧紧的和晓红抱在一起,用狂吻和抚摸让晓红的渴望欲很快达到了最高点。

晓红全身发烫屁股颠狂,饥不可耐的双手,在陈臣的裆里乱抓乱摸,当她一下子抓到陈臣情种的时候,她阴部的那个蛤蛄小嘴随即迎了上去,紧紧的含住了那个爱物。

随着陈臣情种在晓红体内的抽动,传递给晓红全身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极度的快感让晓红快要窒息似的,快感已让她变的轻飘飘的。像是在美妙的世界里,让她全身地每一片肌肤,每一个毛孔都非常舒服。

陈臣和晓红第一次作爱之后,陈臣并没有很快从晓红身上下来,他们两个人仍然缠绵地相拥在一起,而那个可爱的情物仍留在晓红的体内,让他们品够了作爱后的余味。

晓红一下一下的亲吻着陈臣,甜美的感觉,让她真正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晓红又亲了几下陈臣,在陈臣的耳根悄声说: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真地爱我?”

陈臣也慢慢地还着晓红的吻:

“我现在真地很爱你。而且我还想和你永远长厢厮守,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以后你每天都要像这样抱着我。”晓红在那里撒着娇,“而且作完爱以后,你的那个宝贝仍然还要让我含着。让我们品够了嗞味以后再睡觉。”

“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喜欢,我们就这样天天在一起。如果你婷婷姐回来了,我们还可以表演给她看。让她看看你在床上的功夫怎么样!”

“那不行,”晓红狠狠地亲了一下陈臣,“刚才我已经说了,婷婷姐在家的时候都由她陪你,只有她不在的时候才是我陪你。因为你这个好男人是她送给我的,她今后永远都是我的好大姐,我也永远是她的好小妹,这一点今后永远都不能变。”

自从晓红和陈臣同房以后,晓红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都是笑喜喜的。工作上她也更加尽责了,让陈臣的家里暖融融的。因为在晓红看来,她现在生活上有了依靠,精神上有了寄托,情感上有了男人爱抚,日子过的甜甜蜜蜜地,这都是范婷婷和陈臣给她的。她也只有对他们更好,才能对待起他们。因此她现在是这个家里最称职的保姆,也是最能干的主妇。在感情上她还是最贤惠、最温柔、最懂情感的妻子。由于这个家里有她的存在,使这个家庭又有了笑声,让这个家庭更加谐和,她成了这个家庭的调和剂。使这个家庭的每一个人,都无法离开她。

而对于范婷婷来说,家里有了晓红以后,她的孩子有人带了,家里的各种事情也有人操持了。由于她现在没有了家庭的后顾之忧,她就可以在公司里做更多事情。把她的公司管理的更好。

精品情人第十六回:

无情老天降大旱

              痴情男女牵情线

进入八月份以来,全市都出现了高温少雨天气,有些地方的旱情非常严重。特别是这几天的高温,又加重了一些区县的旱情,使一些区县今年的农业生产,受到了很大地损失。

市政府为了组织抗旱,由市里张副市长挂帅,政府办抗旱救灾指挥部具体实施,由陈臣副秘书长组织协调,开展全市的抗旱救灾工作。

为了及时抓好抗旱工作的报道,南江日报社派周艳艳到抗旱指挥部作为专访记者,负责给报社采写抗旱工作方面的报道。

周艳艳来到抗旱指挥部以后,主动和陈臣取得了联系。因为周艳艳和陈臣都是熟人,大家一见面工作就接上了手。

周艳艳根据各区县发来的灾情简报和电话记录,她马上赶写了两篇消息,一篇发往报社,另一篇传真到省报。

周艳艳又从各地报道组了解的情况,又写了一篇内部参考,交市各主要领导传阅。

周艳艳的工作作风和干劲,让陈臣非常佩服。她采访组稿的能力,更让陈臣称赞。特别是周艳艳写的稿子,不但事实准确,说服力强,而且文彩很好。因此她写的稿子编辑爱发,读者们爱看。

就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省防灾办的电话,说今晚全市辖区内,多数区县要普降暴雨,个别区县还有冰包。各区县要做好防灾救灾准备。特别是靠江靠河的低洼地区,和容易产生滑坡泥石流的地带,要组织好疏散群众和财产工作,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陈臣接到省防灾办电话不久,市气象局又发来了灾害天气的传真,具体预报了将要降雨的区域和强度。

陈臣让周艳艳赶写了一个消息,由陈臣通知了市电视台,市人民广播电台紧急播出。又把上术情况汇总后,通知了各区县,并同时还把这一消息通知了市里的主要和分管领导。全市上下由原来的抗旱防灾,转入到防洪防涝和防地质灾害,使全市上下立刻做到了严阵一待。

晚上九点刚过,一声炸雷,跟着就是大风大雨,让多天来的闷热开始有些凉意。周艳艳向陈臣提意,为了使灾情能及时准确地得到报导和向上级汇报,从现在起,每二个小时要求各区县防灾办,要汇报一次情况。如有以外事情和特大灾情发生要及时报告。要求各区县办,防灾办,除及时收集掌握灾情数据外,有照相机的用照相机,有射像机的用射像机,把雨情,水情,灾情,和各级领导组织抗灾救灾的情况,都及时的记录下来,最迟在明天下午五时前,把这些灾情资料送到市防灾办来,再由市政府统一编制灾情报告向上级汇报。一部分材料供媒体选用,及时向全市发布灾情消息。

周艳艳的这个建议,陈臣认为非常重要,并把这个建议拟成条文,由防灾办发往各有关单位,由各区县组织实施并统一汇总报来。

陈臣当了副秘书长以后,由原来多人一间办公室,改成现在一个人一间办公室,周艳艳在陈臣的办公室里,和陈臣一起吃着由隔壁防灾办送来的夜宵。

外边的雨越来越大了。雷声雨声搅动着夜空,使人们都无法平静下来。

陈臣办公室的门开了,推门进来的是晓红。她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怀里还抱着一包东西,她身下白色短裙的裙脚上,已被雨水漂湿,红闰的脸庞上,被撒了些点点雨珠。

陈臣见是晓红走进来了,他马上迎上去并非常关切地:

“雨下的这么大你怎么来了?”

晓红把雨伞放在门后,用手理了一下她的短发,满脸兴奋地:

“我是给你送换洗衣服来的,我怕你今晚不回去,还给你带来了洗脸用具。”

晓红说话的时候,她那双漾益着幸福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陈臣,好象陈臣永远都让她看不够似的。

陈臣接住晓红带来的衣物,转身向周艳艳介绍说:

“这是我们家带我儿子的晓红。”

跟着他又向晓红说:

“这位是报社的周艳艳记者,今天晚上我们都要加班!”

“艳艳姐。”

晓红礼貌的叫了一声。

“你还廷懂事嘛,”周艳艳起身微笑着,“天气一变就送衣服来,你们陈秘书长真有福气!”

晓红没有答话,只是幸福的笑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周艳艳,又把眼神落在陈臣的身上。

陈臣也对晓红关切地:

“雨下大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不要凉着了。”

“回来前打个电话,”晓红闪动会说话的眼睛,深情的看着陈,“我好把换洗衣服给你准备好,你一到家就可以洗个热水澡。”

陈臣送走了晓红,又走到办公室窗前,目送着夜幕雨中的晓红……

周艳艳看了一眼陈臣,忍不住笑了一下,有点神密地对陈臣说:

“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再叫她到你的办公室里来了,如果是让别人看见了,那可就不好啦。”

“……为什么?”

陈臣有点不解地。

周艳艳不笑了,但她仍然非常兴奋:

“为什么?难道这个小姑娘真的只是帮你们家看孩子的吗?”

“她是只帮我们家看孩子。”陈臣假装认真地,“另外有空的时候,也帮着干一些家务。”

“你不承认算了,不过我知道,她不只是帮你们家带孩子,而且她还陪你……”

陈臣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潜意识地看了一下门口:

“你可不能乱说,这话要传到我们那口子的耳朵里,那可不得了。”

“你们那口子知道了也没关系。”周艳艳不以为然地,“因为你们那口子她根本就不在乎。她一天自己的大事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功夫去管你这些事情。说不定她还要感谢这个小姑娘呢,因为有了她你才会安分些,也才能让她放心!”

这时候陈臣的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了,他以攻为守地反问道:

“你的猜忌也太不着边际了,你就这么见她一面,怎么就想象出那么多东西来?”

“看来你对女人这本书还研究的不够,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结婚,可我也是一个见过世面地人。我不但知道她和你上过床,而且我还知道她是干心情愿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她也是爱你的,她能和你在一起也是她最大地心愿!”

周艳艳说的话让陈臣太吃惊了。虽然他们之间在他下派的时候就认识了,可他们平时除了工作上有些接触外,他们并没有其他过多的交往。特别是晓红,她平时除了在家里带带陈范外,她就很少走进过机关大院。怎么周艳艳今天只见过她这么一面,他和晓红的事就让她说的那么准确呢。难道她真地会什么周易预测,和看像摸骨之类地玄学嘛?如果她不会这些玄学的话,那她刚才说的这些话,又怎么作解释呢?

陈臣想到这里,他故作不懂地问周艳艳:

“你刚才的话越听越有点玄乎,你说说,你凭什么认为我和她在一起过,而且还是什么自愿的,”

“凭我的经验和我的知觉!”

“凭你的经验?你又没结过婚……你的知觉,这些都说明不了问题。”

“ 看来你还真的不懂情人心理学。”周艳艳笑了一下又说,“男女之间有没有爱慕之心,从他们的眼睛里、语言中、和行为举止上可以知道。最明显的是他们之间心理上的距离感。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感情不一样,在他们的接触中,他们在肢体语言的表达上也不一样。比如,两个人的关系是夫妻的话,在他们的心理上就没有距离。他们双方可以亲吻对方、触摸对方。他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也都可以让对方观看。如果双方不是夫妻,他们在心理上就有一定的距离感,有一条道德介线横在他们之间。他们不会去接受对方的亲吻和触摸,他们身体的隐密部位,也不会让对方看到。当两个人互相间产生了爱慕之后,他们之间在心理上的距离,就会缩小,至到消失,达到相互接纳、互相包容。虽然他们没有举行形式上的结婚,但他们在行为上可以行夫妻之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情人世界。你们家的这位小姑娘刚才进来的时候,在她的眼睛里,你就是她爱慕的丈夫。她在心理上,和你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天刚一下雨,她就怕你凉了,就给你送衣服、送洗脸用具。她这些行为,让有些粗心的妻子都作不到。怎么一个帮你们家看孩子的小保姆就对你这么有情呢?你要记住,一个女人只有她得到了男人给她的爱,她才懂得男人对她是多么重要,她才会自觉或不自觉的对他去奉献爱,她才会用爱去回报爱她的那个男人。”

“真没有想到,你这位大记者还是一位爱情专家嘛。”陈臣看着周艳艳兴奋地,“而且你的联想力也真的太丰富了。好,我的咱们先不说了,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根本就不想结婚呢?还是没有遇到一个你值得爱的男人,才使你现在还是个单身呐!”

“你怎么……”周艳艳的脸有点红红地,“怎么一下把问题又绕到我身上来了。”

周艳艳瞥了陈臣一眼,见陈臣的两眼直直地盯着她,好象要看透她身上所有地秘密似的,一下让周艳艳不自在起来。

“我说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好不好,如果你用这样的眼神去看一个你不认识的女人,人家肯定会骂你这个人是个色狼。”

陈臣收了一下眼神,但他的两眼仍然含着情:

“如果是一个值得挨骂要看的女人,我就希望多挨几次骂。”

周艳艳见陈臣仍用情眼看着她,让她更加有点不自在:

    “咳!咳!别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好吗。你知道你这样看一个女人,会让女人们受不了的。”

“是嘛?我没有想到我还有这种能力。”

陈臣见周艳艳羞怯中施放出来的女人味,让他这个已经和两个女人同过床的男人,都有些落魄。他感到周艳艳这个女人真是太值得爱了。特别是他想和她说话的欲望已经战胜了他。

陈臣收了一下心绪,他开始用赞美地语言夸着周艳艳:

“平时我们在接触中,我还真没有注意到,你不但在业务上是你们报社的骨干,你还是一个大美人嘛,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大大美人。如果今后哪个男人有福分能娶到你,那是他上辈子积了大德,他会让所有男人忌妒的。”

周艳艳听到这里非常高兴。她接住陈臣的话说:

“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很多女人都喜欢你。原来你不但长的帅气,而且嘴里也讨女人喜欢。虽然我长的不算太美,但我喜欢别人夸我漂亮,特别是像你这样的男人。”

周艳艳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救灾办的刘科长来到陈臣的办公室。他见陈臣和周艳艳不知为什么在那里发笑,他没有马上开口。

陈臣见刘科长走进来,他知道刘科长有事,便问道:

“什么事?!”

“刚才接到大河县防灾办报告,说大河县兴隆镇大田村发生山体大滑坡,有多间房屋被毁,灾情还在发展中。”

陈臣听完刘科长的报告后,他接着对刘科长说:

“这个情况你通知了张副市长和有关领导们没有?如果没有那你就快点通知张副市和各有关单位和部门。”

“刚才我们一接到电话就向张副市长用电话汇报了。现在张副市长要你带一个救灾组,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