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五)

赶到现场去。救灾组人员由民政、粮食、卫生、交通、石油和救灾办人员组成,让你们马上出发!”

陈臣听完刘科长的报告以后,马上又问:

“市里有没有领导参加救灾组?”

“张副市长说了,他马上就到大河县去,他让你带救灾组直接到灾发现场。”

“那你马上通知以上单位,每个单位抽两个人,最好有一个副职参加,每家媒体都去一个记者组,半个小时后从市(徐荣辉)政府出发,车子由市政府派!”

陈臣给刘科长交待完后,刘科长就去通知各个单位去了。

周艳艳见刘科长要去通知各个单位抽人,她马上给陈臣说:

“我们报社让我来就是负责这方面报道的,我们报社我去。你告诉刘科长,让他不要再通知报社了。”

周艳艳说完,陈臣出去后她就开始准备采访工具和相机,并很快装好了旅行包,准备和救灾组一起出发。

没隔多长时间,各单位要去的人都陸续的到齐了。救灾组乘坐市政府开的三台车,在雨夜里向大田村驶去。

精品情人第十七回:

有情男舍命救亮女

              被救女从此动真情

经过几个小时的雨夜行车,在天快亮的时候,来到了滑坡现场大田村。

在大田村的向阳坡上,分散居住着几十户人家。由于前段时间的天干大旱,使很多稻田和土地田干地裂。这次大雨来了以后,雨大水猛,雨水从地缝中渗入地下,造成山体移动坎坡跨塌,使多处民房和田地遭到破坏。

陈臣带领的救灾工作组,汇同早已到达的县、镇、乡领导一起,查勘了所发生的全部灾情,并根据每一组村民受灾情况,拟定了救灾方案,又经过汇总,写出了救灾报告。根据各职能部门的职责,落实了救灾工作。

各家媒体记者,也根据现场灾情,各自写出了灾情报道,送回各自媒体刊发和播出。

当救灾组,再一次查勘东湾组被毁的村民房屋时,土坎上的一棵大树突然倒了下来。就在大树快要砸到周艳艳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陈臣,猛的把周艳艳推开,而他自己却被大树的树枝扫了一下,把他抛出了几米远,当即就被摔昏了过去。

经过大家一阵手忙脚乱的抢救,陈臣终於醒了过来。但他的一只手臂确抬不起来了,旁人动他一下,就使他大汗淋漓痛苦难耐,他的这只手臂伤的不轻。

由于救灾方案已经拟好,又经已赶到现场的张副市长同意,陈臣让救灾办、民政、卫生,交通各留下一部分人员在现场实施救灾工作外,他带着其它人员返回市里,一边向市里进一步汇报,一边治疗他的伤臂。

陈臣回到市里以后,他托着一只伤臂向市里的主要领导进一步汇报了灾情,交上了修改后的救灾报告和方案,然后就到医院治他的伤臂去了。经过医院全面检查,陈臣的左肩骨有一处撕裂,他伤臂的肌健也有些拉伤。

陈臣住院以后,除了范婷婷、晓红经常来看他陪他外,周艳艳也加在她们中间,一天两次三次的来看他。让陈臣反到有点不好意思。

上午,周艳艳在救灾办采写了一篇稿子发回报社后,又急忙赶到医院去看陈臣。经过这次救灾件事和同陈臣的进一步接触,使她对陈臣的了解更深了。陈臣这个人不光是工作能力强,办事认真又能吃苦,而且也是一个性格开朗豁达很有爱心的人,还是一个有培养前途将来能干大事的人。

周艳艳来到医院以后,她见范婷婷、晓红和陈范都在,她边把在街上买的鲜花插在花瓶里,边和范婷婷、晓红打着招呼。

陈臣见周艳艳满头是汗,他关切地:

“天气这么热你工作又忙,你就不要老往医院里跑了,你也要多注意休息。”

“这次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来看你也是应该的。”周艳艳看了一下大家又说,“就是在平时,大家都是朋友我也应该来看你。何况你这次是为了我,所以我才更应该来。”

由于周艳艳和范婷婷、晓红早就认识,因此周艳艳来看陈臣,范婷婷、晓红她们也很高兴。

范婷婷从晓红手里抱过陈范,她高兴的逗着说:

“来儿子,过来让你周阿姨看看!”

周艳艳在范婷婷的怀里逗着陈范,小陈范不住的格格直笑。

周艳艳最后也抱起了陈范,她一边逗着一边说:

“你这个小家伙真有福气,现在有这么多人在爱你,你真的太幸福了!”

周艳艳说罢,又噢噢的在那里逗着。

晓红走过来抱走了陈范,她在接住陈范的时候说:

“来,让我抱抱,你和婷婷姐你们说说话。”

周艳艳边把陈范递给晓红边对范婷婷说:

“这次陈秘书长是为了救我受的伤,给你们的家里带来了不少麻烦,真是有点对不住你们。特别是你一天工作那么忙,又让你分心很过意不去。”

“这次的事不能怨你,”范婷婷又接着说,“你们都是为了工作。如果当时换成了你,你也会那样作的。何况大家都是朋友。”

“对,你说的很好,”周艳艳也非常高兴地,“谁让咱们都是朋友。”

周艳艳看了一眼陈臣:

“既然咱们都是朋友,那我就对你们有个要求,假惹你们公司里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和秘书长在工作中有什么事用得上我的,你们两个尽管开口,到时候我一定全力相帮!”

范婷婷也非常高兴,她也接着说:

“我们能有你这个朋友就够了,哪里还敢去麻烦你。如果今后你真地把我们当朋友,就请你多到我们公司里来,也请你多到我们家里来作客!”

陈臣见周艳艳和范婷婷她们说的很高兴,他也插话说: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等我出院以后,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聚聚,大家痛痛快快玩一玩怎么样?”

陈臣刚一说完,周艳艳就抢先表态:

“到那天我来作东,让大家玩个高兴。”

“还是我来当东家,”范婷婷也抢着说,“我呐是搞旅游业的,办这些事我是专行,我一定包你们满意。”

最后大家约定,等到陈臣出院的那天,由范婷婷安排地方,大家在一起好好玩玩。

又是一个中午下班的时候,周艳艳又一次来到医院里。她今天来了以后,见范婷婷和晓红都不在这里,她的心里特别高兴。虽然她多次来的时候,碰到范婷婷和晓红的时候,大家表面上都显得非常融洽。但在她们三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阴影,这个阴影就是她们都不希望别的女人在她们心爱的男人心里,占的分量过重。因为哪个女人一旦在自己爱的男人心里失衡,这个女人就会在她们心爱的男人面前失宠。因此她们都不喜欢别的女人,在她们爱的男人面前出现过多。更不喜欢有强大吸引力的女人,和她们爱的男人频繁交往。这就是周艳艳为什么见到陈臣身边,没有范婷婷和晓红以后,而特别高兴的原因。

虽然周艳艳还没有准备,也没有想好,今后会不会和陈臣这个男人相好。但她和陈臣由于这次以外事件交往过多,让范婷婷和晓红的心里,老是有点酸酸的。给她们两个人带来了不少的烦恼。

陈臣见周艳艳今天很高兴,他就好奇的问周艳艳:

“你今天怎么啦?看上去你特别高兴似的。能说来听听吗?”

周艳艳扇动了几下她的情眼,有意卖了个关子:

“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就是告诉你了,你也可能不明白。”

“那可不一定。只要你能告诉我,我肯定会明白的。”

“那好,”周艳艳笑了一下,“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今天是没有看见你夫人和晓红在这里,因此我才高兴的。”

“……这是为什么?”陈臣不解地,“为什么她们两个不在你就高兴呐?”

“我说你不明白你还不信,你看,你这不是不明白了吗。其实也没有什么。主要是她们不在我们才好说话嘛!”

陈臣见周艳艳说的那么轻松,而且对这件事也没有更多的解释,他还真的有点不大明白了。但他又见周艳艳不愿再说下去,就把话题一转:

“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这里有医院里的饭票,你去买两份我们一起吃怎么样?”

“不用了,我在医院对门饭店已经订好了饭菜 ,咱们一起出去吃。”

“你在医院对门饭店订好了饭菜?这可不好。其实这医院里的饭菜并不错。”

“我也只是订了点简单的饭菜,出去吃只是想让你到外边换换空气。一天老在这里住着,没有病也会把人憋出病来。”

陈臣见周艳艳这么说,也就高兴的答应了。他很快穿好了衣服,同周艳艳一起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陈臣和周艳艳刚离开病房,晓红就提着一个多层饭盒,给陈臣送饭来了。

陈臣开始住进医院的时候,家里天天给他送饭吃。后来伤势好了些之后,就在医院里买了些饭菜票,家里要做好吃的时候,就给他送来,一般情况下他就在医院里打饭吃。因此,在周艳艳约陈臣到外边吃饭之前,陈臣并不知道晓红要给他送饭来。

晓红知道陈臣和周艳艳出去以后,她心里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他呢!昨天晚上,范婷婷告诉她,陈臣的伤臂现正在恢复阶段,要想办法给他增加点营养才行。今天早饭后,范婷婷叫她到街上买了一条鱼,专门给陈臣烧了鱼汤,还给他做了他爱吃的菜一并送来。可没有想到,他会让别人叫走了……

晓红把她送来的饭菜,放在陈臣病床旁的小桌上,她坐在床边等着陈臣。虽然她知道她送的饭菜陈臣吃不上了,但她要在这里等着,她要陈臣看到她和范婷婷爱他的一片心。

晓红这几天有一种感觉,周艳艳天天来病房探望陈臣,让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安感,。

她现在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一个美女老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里会起什么变化。

有时候他也曾想,反正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他乐意去喜欢谁就让他喜欢谁,这不管自己的事。可是她有时候又一想,这个男人虽然不是自己的,但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有意的。而就是这个情,让她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也看到了未来的前程。她还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这分情,靠求是求不到的,她应该为他去负出,用爱心去温暖他的心。也只有她做到了这些,他才会更爱她,也才不会抛弃她。

没有多久陈臣和周艳艳回来了。他们一见到晓红来了,都有点不自在起来。

陈臣看着卓上的食盒便说:

“这么热的天你还做什么吃的送来,以后可不要再送了。”

晓红情感甜甜地细声说:   

“婷婷姐说你的伤正在恢复,让我多给你增加点营养。今天主要是给你送点汤来,这鱼汤现在还热着呐,你可以再喝一点。”

“有鱼汤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陈臣有点犯难地,“我刚吃了东西也吃不下啊,等一会你只有把它带回去,等我晚上回去再吃。”

晓红见陈臣全身是汗,她到卫生间端来一盆冷水,她拧了一个冷水毛巾递给陈臣。

陈臣接过毛巾自己没有用,转身递给了周艳艳。周艳艳刚要推托,

晓红便说:

你擦吧,我这里再去打一盆水就是了。”

周艳艳再没有推辞,她擦了擦脸和手以后,她自己刚要去搓毛巾

又被晓红拦住了。

晓红拿着毛巾和脸盆又到卫生间去端了一盆水来,晓红把拧好的

毛巾又递给陈臣。

陈臣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和手以及身上,他擦完以后又把毛巾递给晓红,他感到身上非常清爽和舒服。

晓红在脸盆里边搓毛巾边说:

“今天晚上你回去洗澡的时候把衣服换了,要换的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陈臣见晓红还要说什么,他便摧促着:

“好了,你把东西收拾好就回去。你也把这汤带回去,晚上我好回家去吃。”

晓红没有再说话了。她很快搓好了毛巾,放好了脸盆,提着饭盒就走了。晓红走后,周艳艳看着晓红的背影笑着说:

“这个小姑娘真让人喜欢,你看她对你那个细心劲,……好,不说了,反正这小姑娘有意思。”

陈臣见周艳艳和他逗笑,他便走到周艳艳跟前悄声说:

“她可只是个小保姆,那能和你这个高品位的婧女相比,要说让人喜欢的话,我可只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

周艳艳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如果这里不是病房的话,她真想狠狠的打他两拳。她在这种条件下,只好笑了一下说:

“你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你要是讲多了,我可要把它当成真的了。”

陈臣朝周艳艳丢了个情眼:

“当成真的!好哇!我可是早把这事当成真的了。”

“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周艳艳悄声地,“下个月十二号是我的生日,到那天我想请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陪我?”

“人多吗?人多我可不去,因为我不喜欢人多。”

“我只想请你,就你一个人。到时候你要好好陪我。”

“到时候你想到什么地方去玩你想好了没有?”陈臣一下子兴奋起来,“一定要找一个能让我们玩的高兴的地方才好。”

“到底去什么地方……”周艳艳的眼里又放了一下光,“我现在还没有定下来。我只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让我们好好开开心。反正不能让外界来打扰我们。”

陈臣见周艳艳这样约他,他心里真是太高兴了。因为他知道,一个女人这样约一个男人陪她过生日,是把这个男人当作她最尊敬、最信任的人。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她最爱的人。自己能成为周艳艳这个美女的心上人,真是感到无限的荣幸。

陈臣见周艳艳在那里想着什么,他便试探地:

“你在想什么?这件事还需要我做什么嘛!”

周艳艳收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现在还没有什么要你做的,到时候你只要能来,来了能让我高兴就行。”

陈臣笑了一下,他这种笑在他的眼里有一种欲望,他这种欲望旁边人是看不出来地,可是周艳艳她看的很清楚。如果他们的身边没有这么多外人的话,可能陈臣早就站在她的面前,用大声喊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一直喊到让周艳艳大笑起来,让她扑进他的怀里。

陈臣见周艳艳不说这件事了,就把话题一转:

“下个星期我就准备出院了,恢复治疗我准备在家里做。听说做恢复治疗就是要把沾连的肌肉拉开,做的时候非常痛苦。我想在我做的时候,你要在我面前就好了,你能来帮帮我吗?”

周艳艳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她在陈臣身边耳语道:

“你家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两个女人在你身边还不能让你好受些!”

“那不一样。”陈臣面带激情的看着周艳艳,“特别是在心理感受上是不会一样的。因此我还是希望你在我身边,只有你站在我的跟前,我才会有一种舒服感,也才会感觉好受些。”

周艳艳的脸有点红红的。他没有想到,像陈臣这样的男人,也竟然对她产生一种欲望。看来男女相爱,男女相求,男女间对爱的追求,是不讲人们的背景的。再高贵的男人,也会去爱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再不起眼的女人,也会被男人们所爱,只要他们双方都认为值。她现在也真切的感受到,陈臣对她已经产生了爱慕之心。而随着他们之间的交往增多,他们两个人之间爱的感受,也会越来越强烈。

精品情人第十八回:

大记者点开人情眼

              小弱女托出心底天

陈臣出院的这一天终於来到了。欢迎陈臣的那顿饭是在迎宾阁举行的。

迎宾阁饭店,是范婷婷旅游公司接待外地游客的定点饭店。这里的环景和厨师手艺都是一流的。参加今天这顿饭的人员,除了陈臣一家三口外,还有晓红、周艳艳和范婷婷的父母。

饭菜是摆在一个小雅间里。开始的时候还有服务小姐倒酒夹菜,后来陈臣说既然是家宴,就退了小姐服务。这样大家就随便些,也显得更亲切些。

餐桌上,白酒、红酒、饮料都有。可是范婷婷不让陈臣喝酒。因为他的伤臂还没有全愈,如果喝酒会影响伤臂恢复的。陈臣只好劝大家多喝,他自己只喝饮料。

当大家酒行三巡之后,周艳艳倒满了一杯酒,她走到范婷婷父亲跟前:

“ 范书记,今天因为是家宴,我就不叫你书记了,我叫你范伯伯。这次陈秘书长是为了救我受的伤,今天陈秘书长出院,我这是借花献佛,我敬范伯伯和范伯母,敬陈秘书长和你们全家这一杯。我祝范伯伯工作愉快,陈秘书长早日恢复健康,范总理生意兴隆,晓红妹妹越来越漂亮,范伯母天天高兴,来,我们大家喝了这一杯,干!”

周艳艳说完,把她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这一次周艳艳的全桌大敬酒,招来了全桌又一次敬酒高潮。后边又进行几次互敬,这顿饭让大家吃的的非常高兴和开心。

经过这一次相聚,周艳艳和陈臣全家更熟悉了。特别是范书记的家里,周艳艳也成了常客,她现在已经成了这个家的朋友。因此,周艳艳和陈臣的接触也就更加频繁了。

范婷婷本来是一个最自私的女人。特别是在感情上,无伦让她负出多么大的代价,她只要能守住她的心上人,叫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开始的时候她为了得到陈臣,她曾未婚先破女儿身。结婚后她为了管住自己的男人,她破例为自己的男人找一个小妾。让她的心上人感受到,她对他的爱是真心的。可是现在又一个女人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圈子,这个女人不但爱上了她的男人,而她自己的男人,也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虽然她的男人和这个女人还没有走到一起,但他们是会走到一起的。他们什么时候能走到一起,这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根据范婷婷她的推测,就是陈臣和这个女人走到一起了,陈臣也不会离开这个家的。他会像很多世面上的男人们一样,家他是照样要的,夫人他也会照样去爱,但偶尔在外边偷点情,这也是她范婷婷没有办法的。因此,她范婷婷对陈臣和周艳艳的交往,也只能看作是一种正常现像。就像她和朱光亮之间的来往一样,大家都不往心里去。

经过上次那场大雨过后,全市的旱情已经全部解除了。防洪防涝救灾工作,也全部转入正常。

周艳艳也已经回到报社工作。陈臣他的左臂还在接受治疗。他每天要做半个小时的按摩和功能恢复动作,外加少量的药物,他受伤的伤臂恢复的很好。

周艳艳虽然回到了报社,但她仍然经常到陈臣的家里去看他。她每天要去了解治疗情况,有时还帮他们家做点什么事情,让晓红都感到周艳艳这个人确实不错。如果周艳艳不来夺她的所爱,她完全可以和她成为知心朋友。

时间又到下班的时候了,周艳艳下班以后又来到陈臣的家里。她见陈臣还没有回来,就和正在做饭的晓红拉上了家常。

周艳艳把正在屋里玩的陈范抱了起来,她一边逗陈范一边问晓红;

“今天陈范的妈妈回不回来?”

“婷婷姐她今天不回来。她带一个旅游团到上海去了,她下个礼拜才能回来。”

周艳艳看着晓红,她有点兴奋地:

“范婷婷不在的时候,这个家全部都由你料理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婷婷姐平时都把家里安排好了,她不在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等于是我帮着看这个家。”

“范婷婷经常不在家……”周艳艳想了一下,然后走到晓红身边小声问,“有时候她还出去很多天,她不在家的时候只有你和陈秘书长在家,她不怕你和陈秘书长上床吗?”

晓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周艳艳才好。她开口语塞地:

“……哎呀艳姐,你!你怎么……”

周艳艳见晓红羞怯紧张的神态,知道她问到了晓红最怕别人知道的问题。她跟着又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看你很喜欢陈秘书长,而且陈秘书长他也非常喜欢你。我只想知道,你经常和陈秘书长上床,难道范婷婷就不生你的气!我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我很想知道,陈秘书长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懂不懂得让女人快活!”

晓红听周艳艳这么说,她是又害怕又害羞,她有点不好意思地:

“你听谁说我和陈大哥有那种事?是不是外边有人在乱传什么?”

“不,不是外边在乱传你们什么,这件事其实是你告诉我的。”

“……是我?不会吧,我可没有对你说过什么!”

“当然我不是听你用嘴告诉我的。而是你的眼睛,!你用眼睛告诉我,你们两个经常在一起作那种事。而且他还让你很满足很幸福,让你很庆幸这辈子作了女人。”

周艳艳的一席话说的晓红心惊肉跳的。她心想,周姐姐可真厉害,怎么她什么都能看出来,就连我喜欢陈大哥的事她都看出来了,真是当记者的不得了。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了,另外她又是陈大哥的铁哥们,那也只好把实情告诉她算了。就是今后陈大哥知道是她告诉给周艳艳的,相信陈大哥也不会怪她的。晓红她想到这里,她便大方地:

“婷婷姐不在的时候,确实都是由我陪陈大哥过夜的。而且这件事也都是婷婷姐她安排的。本来我就喜欢陈大哥,婷婷姐叫我和陈大哥在一起,我自己也很高兴。”

“你说你和陈秘书长上床,是范婷婷让你这样做的?”周艳艳面带红润,她一脸的不相信,“这件事我实在是想不通,像范婷婷这样的女人,她怎么会作出这种安排呢?”

“ 婷婷姐开始和我谈这件事的时候,我也非常不理解。我还以为她是在试探我,是怕我会偷了她的男人。当她把事情说明白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现代派有身份的女人们,看住她们男人的最好办法。因为她们在外边打拼的时候,她们没有精力去尽妻子之道。可是她们年富力强的男人们,却需要每天有女人陪他们,这样,他们就要到外边去找女人。如果这些女强人们,事先给她们的男人找一个女人在家里陪她们的男人,她们的男人就不会再到外力去乱找了。因此,用这种方法去管住她们的男人,一般都非常有效。所以现在很多女强人们,她们都用这种办法。而婷婷姐找我来陪陈大哥,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周艳艳没有想到,原来晓红和陈臣长期同居,会是范婷婷安排的。而范婷婷她会这样做,还有那么多歪歪道理!真让人不可理解。而这种作法,又好像是有头脸的女强人们,都应该去仿效似的,实在是让人不可思意。

周艳艳见晓红说了实话,如果要再问她什么,她一定还会说的。于是她又问晓红:

“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经常和陈秘书长上床,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怀了孩子怎么办?你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把孩子打掉?”

晓红好像早想好了似的,她不假思索地:

“到医院打掉就行了。另外我和陈大哥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采取了措施,一般不会有问题的。”

“如果范婷婷哪一天高兴了,她要你再给陈秘书长生一个孩子怎么办?你会给他们生吗?”

晓红停下了手里的活想了想,然后说:

“这件事我没有想过,我想他们不会这样做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陈范,而且陈范还是个男孩子,况且孩子的天资也很好,我还是认为,他们不会叫我给他们生孩子的。”

“ 我说的是万一……”周艳艳仍然就这个问题再问晓红,“我是说万一范婷婷她让你再给他们生一个孩子你该怎么办?我不是问你他们会不会让你生孩子。比如他们还想要一个女儿,可是要让范婷婷生,计划生育管理部门是不会批他们生二胎的。假如他们还想要一个女儿,就只能让你给他们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给他们生吗?”

“我不知道,”晓红有点不知所措地,“如果是陈大哥让我生,我会给他生的,不管生了以后会有什么后果,我都认了。”

“如果范婷婷和陈秘书长要你再生一个孩子,他们会对你和你生下来的孩子,有什么样的安排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 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其一,是范婷婷和陈秘书长离婚,你再和陈秘书长结婚。这样你给他生的孩子,国家的政策是允许的。而范婷婷她和陈秘书长离婚以后,她有自己的公司,陈范仍然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陈范同样可以得到父母的爱。她们之间还可以成为没有婚约的夫妻,而范婷婷也只是失去了一个夫人的名分而已。但我担心的是,范婷婷她不会同意这种安排的。”

周艳艳见她给晓红说的这件事,已经引起了晓红的兴趣,她接着又说: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而这种方法对你就有点不太公平。”

周艳艳看了一眼晓红,她见晓红仍在认真地听她说话,她又继续说道:

“ 就是在你有了孩子以后,你就得离开他们的家。由他们在另外的地方,给你准备一套房子,你在新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带着。陈秘书长他可以经常到你那里去,孩子也可以叫他爸爸跟他姓陈,你就这样过下去。这样你就没有名分,他的资产在法律上,你和孩子就没有份儿,除非他今后在他的遗嘱里,专门给你们留下一定的资产,否则今后对你和孩子就太公平了。这就是第二种处理方法。比如有一些企业主,他们在很多地方都有投资。在大的投资地,他们都安有自己的新家。在每个新家的地方,他们都养有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也都叫他们爸爸。但这些男人们,他们在经济上都不亏待这些女人。有的还给这些女人一定企业的股份,或是一定的固定资产。有的还把某些企业转在这些女人名下,由这些女人们自己去打理,成为总公司下边的子公司。形式多样,内容基本相同。这就是现代一夫多妻制的种种形态,是目前社会中的一种现象,也是有钱男人们的另外的一本经。”

周艳艳说到这里,她见晓红还在认真听,她放下陈范又说:

“你可能说你现在不想去想这些事,因为你没有准备去给他们生孩子,而他们现在也没有要你去这样做。但作为你现在所处的地位,你应该知道这些事才行。”

晓红没有想到,周艳艳今天会给她说这么多关于她的事情。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她知道,周艳艳心里也在爱着陈臣。如果她们走到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给陈大哥生孩子吗?

晓红想到这里,她不好意思的问周艳艳:

“艳姐,你是不是也爱上了陈大哥,你想不想也和陈大哥作那种事?”

周艳艳吃惊的看着晓红,她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会这样问她而且还是一针见血。真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周艳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她反问晓红: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从哪里看出来我爱你的陈大哥?”

“是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的。”晓红忍不住又说,“而且你心里天天都在想他,你现在一天见不到他,你心里就不安。你说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周艳艳被晓红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满脸带羞地:

“你这个死丫头,和男人上了几次床,你就懂得这么多,就连别人心里想什么你都能猜到。我现在来问你,你喜欢的陈大哥他现在喜欢我吗?”

“他非常喜欢你。他不光是喜欢你,他还很敬重你。他对你的爱是在心里,在我看来他早就想和你作那种事了,只不过还没有向你公开表白而已。”

“你越说越有点吓人。你怎么会认为他会想和我上床呢?你这是又在乱猜了。”

“我才不是乱猜出来呢。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的。你没有觉得他在看你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饥饿欲?就好象他的眼睛里要伸出两只手似的,要把你抓住一口吞下去才痛快。”

周艳艳听晓红这么说,她真的非常开心。但仍装着不相信的样子:

“你说的有点太恐怖了,他会一口把我吞了?你可不要忘了,他现在身边可是有你们两个女人。不过现在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真的和你陈大哥上床了,你会恨我吗?”

“我才不呐。”晓红显得无所为地,“你和陈大哥上床那是你们的事。要是婷婷姐她恨你那才有点道理。”

“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和你陈大哥上床你怎么就不恨我,而范婷婷才会恨我呢?你天天和她男人上床她不恨你,怎么我和她男人上床她就会恨我了呢?”

“ 你和陈大哥上床我不恨你,因为陈大哥他根本就不属于我的。所以我才不会恨你。我爱陈大哥和陈大哥经常在一起,那是婷婷姐送给我的好处。陈大哥他愿意和你在一起,喜欢和你上床,这是陈大哥他自己的事,我没有权力去过问他。要说婷婷姐她会恨你,是因为你和陈大哥上床,是抢了她的爱。特别是你比婷婷姐有学问,你又比她长的漂亮。因为一个女人她不怕自己的男人分身,可最怕自己的男人分心。一个男人在外边有点外遇只是玩玩,他的心还属于他原来的女人,他原来的女人也会原谅他的。如果这个男人被新交的女人分了心,这个男人有可能会被新交的女人拐跑的。因此他的原配女人,最恨的是会偷她男人心的女人。因为只有像你这样有品位的精品女人,才能使陈大哥的心跟着你跑,这就是婷婷姐她会恨你的原因。”

晓红周艳艳正谈的起劲的时候,陈臣下班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周艳艳也在,他便高兴地问候了一句:

“你也下班了。”然后他从周艳艳的手里接过陈范,“来,让爸爸抱抱。”

陈臣在抱陈范的时候,他的眼睛和周艳艳的眼睛碰到了一起,两个人眼里的温情,让他们的血液加快了流动。

周艳艳静了静心,然后她对陈臣说:

“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我明天要到省里去开会,下个礼拜才能回来。我是来问你要不要带什么东西,我好帮你带回来。还有,你的伤怎么样了,你一定要坚持把伤彻底治好,可不能留下病根。”

“我不带什么,”陈臣用他那双感激的眼睛看着周艳艳,“我这伤也基本好了,你也不要老惦记着我。你外出的时候也要注意身体,回来的时候来个电话告诉一声。”

短短的几句话,让周艳艳的心里热乎乎的。她两眼传情,让站在身边的晓红,也感到心里有点热。

“我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你没有什么事我就走了。”

“就要吃饭了,等一会你吃了饭再走。”

陈臣马上挽留着。

“饭我也要做好了。”晓红也马上接过话,“你还是吃了饭再走吧。”

周艳艳一边出门一边说:

“不用了,我还有事。你们也都不要送。”

陈臣站在窗前,看着周艳艳走出楼梯口,走出了大院……

精品情人第十九回:

一对性虫悄施爱

               虎狼女喜得露情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范婷婷从上海回来了。她这次到上海主要是和几家旅游公司商谈业务。经过几天的谈判,在上海的业务全谈完了。虽然旅游团还没有到返回的时候,她向随团的公司人员交待后,她自己就先回来了。

范婷婷回到家里以后,她见晓红正牵着陈范在屋里玩,便丢下手里的旅行包,抱起陈范就亲了起来。她亲着叫着到最后竟两眼含着泪花,喉咙哽咽:

“……我的小乖乖,你可让妈妈想死了,妈妈每天在外力这么跑,全都是为了你,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妈妈的这片心……”

晓红见范婷婷动情的样子,也让她的心里酸酸的。她不知道怎么劝范婷婷才好,也只好安慰着说:
“陈范长大后会知道婷婷姐你的苦心的,他将来也一定会抱答婷婷姐你的爱的。”

范婷婷听了晓红这些话以后,她的心里好受多了。自从她办公司以来,真让她尝够了办公司的苦愁。随着国家市场经济机制的建立,和国家法律的不断完善,公司的经营,完全要按市场规律办事。而作为经营者自己,只有全身心的进入市场,才能了解市场,、驾驭市场,才不会因为不了解市场而使企业受到损失。因此,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就要把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企业的经营上去,而他在感情上和家庭里,就要作出一些牺牲!”

范婷婷已经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她对晓红交待道:

“你到街上去买点好菜回来,今天我们全家好好高兴高兴!”

“你还是先洗个澡吧,”晓红从范婷婷手里接过陈范,“洗完了换换衣服,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你把陈范留下来,你到街上去买条鱼,另外你再买只鸡。其它的他喜欢吃什么你再买点回来。今天的饭菜我来做。”

范婷婷交待完后,晓红放下陈范拿了钱提着菜篮就到街上去了。

晓红走了以后,范婷婷逗了一会陈范,她就把陈范放下来,并拿出了陈范的玩具叫他在客厅里玩。而后就到她的房间里,准备换洗衣服去了。

范婷婷来到卫生间以后,往浴盆里放好了洗澡水,她就在镜子前脱去了衣服。范婷婷惊喜的发现,自己的luo体竟是这么美!她不胖不瘦的身躯,两条诱人的美腿,一对仍没有下坠一乳峰,顶着两颗褐色的乳珠,有点油黑的阴毛,盖着似开非开的yin唇。使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自己的体型原来还是这么美丽。怪不得当男人们抱着她的时候,都会那么发狂,那样的饥不可待。让她也成了男人们的最佳尤物!

范婷婷对着镜子里的她,挤了一下眼睛,并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脸蛋:

“羞羞羞……”

范婷婷走进浴盆,她慢慢的躺在热水中,水温驱赶着她身上的疲劳,让她感到非常舒服和惬意。

范婷婷搓洗着她的身体,擦洗着她那对酥颤的乳峰。由于她生了陈范后没有怎么喂奶,她的腑肌仍像姑娘的腑肌一样。她细细的腰肢性感的臀部,让她非常满足。也正因为她有这样的体型,就可以让男人们跪在她的石榴裙下,有她这样的美姿美态,就不会怕陈臣会离开她!

范婷婷洗完了身上,又去洗她那头短发,她全部洗完以后,用浴巾擦干了全身。她再次来到镜子跟前,用手托了托两个乳峰,接着又轻轻的抚摸,可她怎么也感受不到,男人们抚摸时的那种快感。她又去轻搓她的腑股和阴部,虽然也感到有一种快悦,可这种感觉,和男人们触摸时的那种快感却是另一回事。她觉着再玩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了,就对镜子里的她做了个鬼脸心里说:

“你急什么!你有一个好老公还怕今天晚上满足不了你!”

范婷婷不玩她的游戏了,她洗了洗手就拿起了香水,在她的颈子上喷了点,又喷了喷她的乳峰和胰下,最后又在她的腑股和阴部上喷了几下。

范婷婷喷完以后,她拿了一条浴巾围在身上,来到了她住的房间里。

范婷婷穿好衣服以后,又在梳妆台前化了点淡妆,使她的身体施放着青新和媚气,而且也更加美丽诱人。

范婷婷刚刚化完妆,晓红从街上买菜回来了。晓红见范婷婷打扮的这么得体,不由使她的心里暗暗羡慕。她感到自己的内含和气质同范婷婷相比真是差的太远了。而女人们最能让男人们产生爱慕的东西,也就是她们从内在施放出来的那种气质。而女人们的这种气质,他会向男人们发出心灵上的召唤,每当这种召唤让男人们无法抗拒的时候,他们就会臣服于女人们的胯下,模拜在女人们的脚前。

晓红看着范婷婷也兴奋地:

“婷婷姐,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等一会陈大哥回来了,他一定会很喜欢!”

“我真的很漂亮吗?”范婷婷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女人就是要经常打扮得漂亮一点,这样男人们才会有一种新鲜感。”

“你今天真的是很漂亮。如果是不认识的人见了,一定还认为你没有结婚呐。”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越来越会哄人了。”范婷婷这时显得非常开心,“如果让你打扮打扮,你才像是没有结婚呢!”

“……什么?”晓红一下子笑了起来,“你说我像?……我本来就没有结婚嘛,还什么像不像……”

“你还说没有结婚?”范婷婷忍不住也笑了,“你还好意思说!你虽然还没有结婚,可是你天天和男人上床睡觉,你这叫没有结婚?”

“我虽然天天和男人上床,可我还是没有结婚,!”晓红说完,范婷婷和晓红都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屋子里又静了下来。范婷婷看着没有表情的晓红:

“你想结婚吗?”

晓红低下了头,她久久的没有说话,最后她吃力的回了一句:

“……不想!……”

“……你这辈子都不想结婚?”

晓红抬起头,心情持重地: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作为一个姑娘,哪有不想结婚的。像我这种女孩子,哪有这种条件嘛,也只有不去想……”

范婷婷心情也很沉重,最后她劝晓红:

“ 你现在还年轻,今后的前程还远的很。等陈范再过两年丢得手了,如果你想去读书,我们送你去。如果你不想读书,就到我们公司来工作。这个家你可以住下去,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将来如果你想嫁人了,也一切都由你,同时我们还会送你一份好嫁妆。过去我们给你说的话,我们一定会兑现的,这一点请你放心。”

晓红的情绪已经好起来了,接着她又说:

“咱们不说这些好不好。你们说的我都信,你们现在对我这么好,我一定把陈范带大成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嫁人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范婷婷见晓红高兴了,她自己的心里也好受多了。她随后也高兴地:

“咱们还是老规矩,我在的时候,陈大哥就由我陪。我不在的时候,仍然由你陪行吗?”

“行!你说怎么着,我都听你的。”

范婷婷和晓红说完,她们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陈臣下班回来了,他一进屋见范婷婷已经回来了,就当着晓红的面,一下抱住范婷婷就狂吻起来,他们吻了一阵后,范婷婷抱住陈臣在那里撒着娇:

“真把人想死了!”

她说罢,两个人又吻了起来……

他们第二次吻过以后,陈臣也非常激动地:

“我也很想你,你看我一见到你就想吻你。”

两个人又轻轻的碰了一下嘴,范婷婷看了一下晓红,在陈臣耳边小声说:

“你太会说假话了,你天天晚上都有晓红陪着,你还会想我!”

陈臣看了一眼晓红,知道晓红已经听到他们说的话了,他就故意大声说:

“虽然晓红天天晚上都在陪着我,我们两个可都在想着你。我们想你工作顺利不顺利,想你心情好不好,想你的身体怎么样,想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最后我就是想你像现在一样,抱你吻你!”

陈臣说到这里,范婷婷又撒起娇来,她在陈臣身上用拳头轻轻的打着:

“你坏,你坏,你坏,你经常让人家想的睡不着觉……”

陈臣又在范婷婷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啦,我们不要老这个样子,这样会影响晓红做饭的。”

范婷婷松开了陈臣,仍然非常兴奋的去抱起了陈范,她教着陈范叫爸爸,叫妈妈……

小陈范在范婷婷的哄逗下,也跟着叫爸爸叫妈妈 ,让范婷婷和陈臣非常开心。

晚饭过后,陈臣和范婷婷抱着陈范来到大街上。他们走进文化广场,只见广场上,在彩灯的照射下,很多人随着音乐在那里起舞,使一个若大的广场热闹非凡。

广场边的椅子上,有一对青年男女依偎在一起,两个人一边亲吻着,一边把他们的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摸着他们各自喜欢的东西。

范婷婷用手碰了一下陈臣,让陈臣也看看这对年轻人。

陈臣看了一眼这对年轻人,又和范婷婷对目笑了笑,他们抱着陈范,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陈臣和范婷婷带着陈范,又在广场上玩了一会,他们就带着陈范回来了。他们把陈范交给晓红,就回到他们睡觉的房间里。

范婷婷帮陈臣取出了要换的衣服,她亲昵地:

“快去洗个澡,我饭前已经洗了,我在床上等你……”

陈臣用嘴在范婷婷的嘴上碰了一下,并挤了一下眼睛:

“等着我……”

陈臣来到卫生间,晓红已经把水放好了。他见晓红脱光了衣服围着浴巾,便问道:

“你也要洗?

晓红甜甜地笑了一下:

“我想和你一起洗。”

陈臣还想说点什么,晓红却没等他开口,就去掉了陈臣的浴巾,拉着陈臣一起走进了浴盆。

晓红和陈臣一起走进浴盆后,晓红去掉了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开始帮着陈臣洗浴。他们两个人你帮工搓背,我帮你擦洗,两个人互帮互洗,他们洗得非常温馨。

晓红在帮陈臣洗浴的时候,特别对女人们喜欢的那个情种非常细心,她一边打液一边用手轻抚慢揉,使那个胖乎乎的情种慢慢长大,逐渐升温,变得更加诱人和可爱。

晓红用她的舌尖,在陈臣的胸前慢慢的划动着,使陈臣的全身阵阵发热,性欲开始升起,慢慢的把陈臣的情火逗了起来。

陈臣把晓红从浴盆里拉起来,用他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晓红,在浴盆里疯狂的亲吻着。晓红开始并不主动,因为在她的心里,她要把陈臣的激情留给范婷婷,让如饥似渴的范婷婷尽快得到陈臣的爱,得到她渴望已久的性爱的满足。

可是现在陈臣把她抱住了,狂吻又让她性欲大增,使她的体温不断上升,呼吸加快,到最后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开始回应陈臣性欲的召唤。她也紧紧的抱住陈臣,用她的乳峰、她的肌肤在陈臣的身上摩擦着。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屁股在颠狂,她迎着陈臣插进她体内的情种,享受着无比美好的快感。使她的每一条神经,每一根血管,每一根发毛,每一片皮肤,都被那神奇的快愉所醉倒,使他们最后都瘫躺在浴盆里……

还是晓红最先清醒过来。她很快从浴盆里出来,并也摧着陈臣快点,两个人帮着擦干了身上的水珠。晓红围上浴巾,先陈臣回到她的房间里。

陈臣等晓红回她的房间以后,他又洗了洗脸并用电须刀刮干净胡须,又在两胰处喷了点香水,使他的身上散发着温馨的香气。

陈臣全部准备好以后,就来到他和范婷婷睡觉的屋里。在他进来的时候,范婷婷已经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着他。

范婷婷见到陈臣进来了,便从床上坐起来,她拉住陈臣的一只手,让陈臣坐在她的身边。她搂着陈臣依偎在他的怀里。在那里慢慢的一下一下有亲吻着。

“……我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我真不该办两个公司。自从办了这两个公司,让我失去了多少个美好的夜晚……”

“ 我也希望能天天这样。”陈臣也深情的还着范婷婷的吻,“虽然你不在的时候有晓红陪我,可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总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就塌实些,而且有很多惬意的感受。而和别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怎么品味,也只是肉体上的一种需求。比如你身上的那种体味,永远都无法让我忘怀。他能给人带来很多美好的回忆,也让人永远沉醉在幸福中。”

陈臣把范婷婷放在铺上。他开始从范婷婷的额前,慢慢的往下吻着。他先吻她的前额,然后去吻她的眉毛,再吻她的双眼,又吻她的鼻尖;他吻着她口唇,她那生动的颈根,她的诱人的胸沟,以及会让人疯狂的乳旁。

陈臣吻到这时,他为了让范婷婷体会到最佳情戏效果。他移动了一下身体又开始从范婷婷的乳头吻起。他吻着她的乳头,吻着她的肚脐,吻着她的腑股,吻着她的阴毛……

陈臣每吻范婷婷一下,都会让范婷婷的毛孔张开,心头甜甜。在陈臣用口唇传递着快感的时候,他那两只具有魔力的双手,又在范婷婷的luo体上抚摸传情,使范婷婷的全身快感加剧,性欲徒起,让她的肌体变轻小化,慢慢地融化在甜蜜里……

范婷婷让陈臣的情戏彻底征服了。她再也无力抗拒情欲对她的召唤。她双臂紧紧的抱住陈臣,两腿紧扣陈臣的腿根,随着两个人身体的撞击,和情种在范婷婷体内的翻腾,在陈臣快乐液射入范婷婷体内的同时,范婷婷低沉的哼叫了一声,两个人都累瘫在床上了……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作爱,他们的感觉真的是那么美好吗?男女之间作爱的美好感觉,让没有作过爱的男女们,他们永远也想橡不到作爱时的那种快乐是什么嗞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作爱的时候,男人情种每每在女人体内抽动一次,或是男人的一个极小动作,都会让他们产生无法用任何语言,才能表达出来那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作爱,男人每喷射一次快乐液,给两个人带来的快意,也是任何笔墨、任何词汇都无法表达贴切的。因此男人和女人第一次作爱之后,作爱将成为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爱也将伴随着他们的一生!

精品情人第二十回:

美女乘风驾两船

               左帆右舟争向前

一阵细雨过后,让人们感到清爽了很多。铁路两旁的佳枝桃,顶着水珠,在火车快速的奔驰中,被车风摇着起舞,好像在向人们招手,祝愿坐车的人们一路平安,给乘坐火车的旅客增添了几分温馨。

坐在车窗边的周艳艳,她看着车窗外的田野,又让她想起了这次见到老同学梁敏的一些事情……

……晚饭过后,全国新闻研讨会的预备会议就要开始了。参加会议的部分代表,陸续来到了三楼左侧的小会议室。周艳艳刚坐下不久,一个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周艳艳惊喜的叫了一声:

“梁敏!”

梁敏闻声转身,她看到兴奋的周艳艳在向她招手,她也跟着叫了一声:

“艳艳!”接着梁敏跑过来高兴的抱住周艳艳跳着笑着……

两个人亲热过后,梁敏坐在周艳艳身边高兴地:
“真没有想到,我们老同学会在这里见面。原来我还想,如果这次见不到你,我还准备会后去看你呐。今天在这里见到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周艳艳见梁敏这么高兴,自己也非常兴奋,她抓住梁敏的一只手:

“我平时也很想你。咱们同班同住四年,特别是还有一次无法忘怀的登山……”

周艳艳说到这里,眼睛里已有些湿润,让梁敏也勾起了那段旧情。

梁敏和周艳艳在预备会上见面之后,除了开会和睡觉,两个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她们在一起谈学术上的收获,谈她们这几年各自的情况,谈她们对社会的一些看法,也谈她们未来的打算。在她们两个人高兴的时候,还谈她们两个人的隐私……

梁敏和周艳艳分手一年多一点的时候,她就和当地银行的一位叫洪坤的小伙子结了婚。他们婚后非常幸福,在今年年初,梁敏还为洪坤生下了一个小女孩,他们给她起名叫洪小娟。

梁敏还告诉周艳艳,虽然她和洪坤结婚以后感情不错,但她仍然在接受着另外一个男人的爱。他们时而在一起约会,有时也会在一起上床。让她体会到,一个女人能有两个男人爱她,会让她更加开心。就像一个男人能有两个女人一样,另一个女人就是他生活中的调和剂。而一个女人能有两个男人爱她,在她遇到什么事情心情不好的时候,两个男人都会去安慰她。特别是处于情夫地位的这个男人,因为他能得到这个女人的爱,使他的生活更加有色彩。因此,他也就会更加珍惜她、爱护她。不管这个女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和问题,他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她。如果这个女人在心情上有什么不愉快的时候他也会拿出大量精力去陪伴她,让她高兴,给她欢乐。只要能让她幸福,他会为她去做一切事情的。

列车在飞快地奔驰,两边的树木一排排向后倒去。坐在车窗边的周艳艳,回味着笑了一下,又一件心事袭上了她的心头。

她最近一直在问自己,她对陈臣的行为是单想思吗?她的回答是否定的,她相信陈臣也很喜欢她。可是她有时候又在想,陈臣现在已经有两个女人了,这两个女人对他也都不错,而且他现在还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那她周艳艳为什么就偏偏地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呢?这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火车一声长鸣,让周艳艳从苦思中解脱出来,她看了一眼窗外,又让她想起了和梁敏谈话的一些内容……

梁敏到电台工作以后,由于梁敏在学校时,她的基础课学的比较好,再加上她不断总结电台用稿的特点,她到电台没有多久,就成了台里的业务骨干。特别是由她采写的一些重点通讯稿件,立意准确,文彩飞扬,让听众听起来非常受欢迎。第二年她就当上了台里重大题材组的组长。

在电台新闻部里,有一个小伙子叫刘强,他是中原大学毕业,专业学的是中文,在电台新闻部当记者。

刘强有一米八二的个头,走起路来大有帅哥的风度。刘强在业务上,也算是台里能干的记者,是新闻部里顶尖的主力。可是他在生活上,总是给人的印象,是一个老长不大的大男孩。什么事他都大大咧咧的,什么事也不往心里去。但他很讲哥们义气,平时只管上好他的班,写好他的稿。但是一下班,他就去找那帮和他相同阅历的小兄弟。他们在一起唱歌跳舞喝酒打牌,根本就不去想将来的事。

也有不少热心地朋友,给他牵线搭桥介绍女朋友,他也去见面,也和人家约会,但是只把别人当朋友交,只和别人在一起玩,根本就没有准备和人家谈恋爱。有几个女孩子看透了他的心思后,也就主动的离开了他。在他认识的女孩子当中,也还有两个也抱着你玩我也玩,大家一起玩的心态和他在相处。旁边的人若要问他们,你们这是在谈恋爱吗?他们都会摇头。那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吗?他们都会告诉你他们是朋友。就这样,刘强除了上班,空的时候他都泡在朋友堆里。

梁敏来到电台以后,在全台所有年轻女孩子当中应该是一朵台花。就是在整个宣传口,也应该是在前几名。梁敏的到来,真的还让刘强动了心。因为在他见到的女孩子当中,要数梁敏是最好的。要论学问、论能力、论身材、论外表,在他看来是再没有说的了。是他见过的女孩子当中,都无法和梁敏相比的。

梁敏到台里工作一段时间之后,通过观察和了解,她认为刘强也是一个不错地小伙子。特别是刘强在工作上态度认真,每次采访任务他都完成的很好。而且他的工作能力也很强,给她留下了非常好地印象。她对刘强下班后贪玩,经常泡在朋友堆里有她自己的看法。她认为男孩子在没有成家之前,玩性大给人一种老长不大的样子,更说明他情纯,可塑性很大。如果他能在一个好的女孩的引导下,这种男孩,将来还可以干一番大事业。

自从梁敏对刘强了解以后,在平时的工作中,她也感到刘强对她也很喜欢。可是喜欢总归喜欢,特别是在男方没有表示两个人进一步交往的时候,梁敏也只能是在见到刘强的时候,打个招乎,要么或是笑笑,只是让人感到他们之间比一般人亲切一点。

没过多久,梁敏经别人介绍,她认识了洪坤,而后又确定了恋爱关系,并开始和洪坤谈起了恋爱。

刘强第一次见到洪坤来电台接梁敏之后,他的情绪一下子低了好几天。过去他采访回来后,交了稿子就去找他的朋友们一起玩。现在他交了稿子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办公室,每次他都要等到梁敏和洪坤离开之后他才离开。

刘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在梁敏没有认识洪坤的时候,他并没有想着马上去追梁敏。但他自己也知道,他原本是很喜欢梁敏的,可他就是没有想到他应该马上去追她。当他看到梁敏和洪坤恋爱之后,他很长时间都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本来是自己先看上的姑娘,又在一个单位工作,自己却没有向别人表白,竟让别的小伙子抢跑了。他恨自己真是没有用!

虽然有的朋友也对他讲,只要对方还没有结婚,你都有追她的权力。可是他总想着梁敏和自己是一个单位的,既然梁敏没有选择他,就说明他在梁敏的心目中,和洪坤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果他现在就参于进去,很可能让梁敏不好做人。哪自己今后该怎么办呢?也只能争取做一个好朋友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做一个比朋友更好一点的那种朋友,那也就心满意足了。

刘强的变化梁敏也观察到了。刘强再不像过去那个样子,一没事就在朋友堆里泡。现在单位上的事他更关心了,工作上也更加主动。好像他这个人一下子长大了似的,比过去更懂事了。当他们两个相遇的时候,也能主动的打招呼,说话的口气也不像过去那样,语气中也带着几分腼腆。

更让梁敏不好意思的事,是梁敏的办公桌,经常有人帮助她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抽屉里的东西,也经常被别人摆的好好的。

没过多久,一种新的情况又出现了。在梁敏的办公桌上,多了一只小花瓶,每天瓶子里都插着不同的鲜花。这件事情梁敏知道,这都是刘强干的,但她并没有去问刘强。

更让梁敏感动的是,有几次她从外地出差回来,洪坤有事没有来接她,而刘强他却来了。

有一次是她从外地出差回来,她刚一走出火车站出站口,一辆出租车就开到她的面前,司机探出头招呼着:

“小姐上车,有位先生顾了车子让我来接你。”

梁敏一下给愣住了。她一边在想这是哪个给她顾的车子?一边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是刘强在不远处向她示意。她心里一热便给了刘强一个笑脸,然后她就钻进了车子,坐着刘强为她包的车子回到家里。

另外梁敏还发现,凡是刘强到外地采访回来的时候,她办公桌的抽屉里,总要多点什么小礼物。不说什么,也没有留言,只让她知道,有一个男人特别关心她。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刘强要做的事情照样在做,刘强做的事情越多,让梁敏的心情就越不好受。

有时梁敏也在想,你这个小子还真怪,你既然这么喜欢我,为什么不早一点站出来向我求婚呢?现在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你又跑出来乱搅和,搅的我心里这么难受。

梁敏她又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找个时间和刘强谈谈,听听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一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刘强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

“你是那位?”

“我是梁敏。”

“你是梁敏!”

“对,我是梁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