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六)

“你有事吗?”

“是有点事。你中午有没有时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找你谈谈。”

刘强一听梁敏要找他,他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一个劲的在电话里说:

“有时间,有时间!”

“那好,下班以后你就到西大街妞妞茶楼来找我。”

“到妞妞茶楼?那我们在妞妞茶楼见!”

刘强接完电话以后,立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他一出电台大楼,就坐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西大街妞妞茶楼。

刘强来到妞妞茶楼,他一下车见梁敏已在门口等他。他几步跑上前去,跟着梁敏进了茶楼。

梁敏带刘强来到二楼一个小间,小姐送完了茶就离开了。

两个人开始都没有说话,等了一会后还是梁敏先开的口。

“……我还怕你不接受我的邀请呢!”

“我盼都盼不到,那还能不来嘛。”

刘强低着头回了一句。

两个人接上话以后,他们又一下子没有话说了。两个人都在那里慢慢地品着茶。

在平常,刘强要是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那只有他说话的份儿。什么那种调皮话,小道消息,珍奇新闻,他可以(徐荣辉)一堆一堆的搬出来哄女孩子开心。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了,他见到梁敏以后,在既兴奋又胆怯地壮态下,他什么话也都怕说了,只好在那里等着梁敏先开口。

梁敏平时也算是个泼辣地女孩子。由于她今天是处在特别的位置上,是她要找刘强来谈的,是想通过他们这次谈话,解决他们今后在相交中的定位。梁敏见刘强不好意思地在那里低头喝茶,话也只好由她开始。

“……我很想听听你的想法。就是你现在这样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梁敏她终於开了一个头。

梁敏她这么一说,不知是怎么的,刘强的脸一下红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笑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现在我非常喜欢你。我也知道你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按说我不该这个样子。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天到晚老想着为你做点什么。但又怕由于我的过失和行为伤害了你,因此我心里非常乱,做出一些事情来让你不高兴。”

梁敏抬头看着刘强,她非常温情地:

“你说你非常喜欢我,你过去为什么不告诉我呐?大家在一个单位,见面的机会又很多,如果是你喜欢我,有很多时间都可以告诉我的。为什么至到今天,还是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才告诉我呢?”

“ 我过去……”刘强不好意思的,“我过去是个什么样子你也清楚。你刚来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你,印象就很深,感觉也特别好,可就是没有往心里去。你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你不但事业心很强,而且组稿的能力也不错,你不是一个光知道玩的小花瓶。你的行为你做人的准则,我都非常欣赏。因此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在我的脑海里,多次闪着一个念头,你是我应该喜欢的姑娘,也是我值得去追的女孩子。我为了能尽快的得到你,我就应该先调整好自己。特别是我每天下班以后,我不能再泡在朋友堆里了,我应该多去想一些事情,多去做一些完善自己的工作。我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有事业心的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的时候,我再去向你求婚。可是后来让洪坤抢先了一步,而我只比他晚了一小步。我现在为你所做的事情,我就是想告诉你,我非常喜欢你,我也更爱你!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的这颗心!”

“……可是我们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结婚了。洪坤虽然表现的没有你那么热诚,但他已经走在你的前边了,而且他也对我非常好,我现在没有理由不去爱他!”梁敏看着刘强笑了一下,“你现在真是给我出个大难题!”

“不好意思”刘强抱歉地,“我又让烦心了。”

梁敏看着刘强,她心里想了很多。她感到刘强真地是长大了,想事看问题成熟多了,给人的感觉也非常可爱。

梁敏试探地:

“你的意思我现在应该和你恋爱?我们两个今后结婚?”

刘强一下认真地:

“我非常希望能够这样,可是我也不完全同意这样做。你和洪坤相恋已经很久了,你们两个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如果你现在勉强的答应了我,你今后一定会不开心的。正因为我刘强非常喜欢你和爱你,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做,会让你不开心的各种事!我也永远不会做这种人。”

“……那你让我怎么办?”

“我就是想告诉你,”刘强非常动情地,“我刘强是爱你的,我永远都爱你,如果洪坤他今后对你不好,或是你想离开洪坤的时候,我希望你一定把爱的机会留给我,让我来好好爱你!”

梁敏的情绪已经被刘强感化了,她心情持重地:

“如果今后对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呢?”

刘强低下了头,他喉咙有些哽咽的小声说:

“……我还是永远爱你,我要爱你一辈子,……我也希望我们永远都做朋友,如果能做比朋友更好的那种朋友……”

梁敏见刘强这样爱她,让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憾。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特别又经过今天的长谈,她认为就是洪坤在先,刘强这个人也是值得爱的,。如果说能嫁给他为妻,也应该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梁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也非常动情地:

“ 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如果我和洪坤之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我就嫁给你。假若我和洪坤结了婚,我们就做比朋友还好的朋友。不过我现在还想再说一件事,你今后不要再为我做什么事情,我希望你对我的爱放在心里。你要是今后遇到了一个能伴你终身的姑娘,你也不要放过这种机会,就是你今后也结了婚,我们还可以做比朋友还好的朋友,你说行吗?”

刘强见梁敏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感动得差一点掉下泪来,他眼含泪花喉咙哽噎地:

“谢谢你,谢谢你能理解我的心……”


精品情人第二十一回:

两士同含一枝兰

                 神女河界执棋盘

自从梁敏刘强他们相谈以后,两个人的关系从外表上看已经转入了正常。可他们在每个人的心里,却更加关爱对方了。特别是他们在工作上,如在每次重大事件的采访中,刘强总是从多方面帮助梁敏收集资料,寻找数据,给梁敏的工作提供了不少帮助。如果在采访中,梁敏先得到了刘强需要的材料,梁敏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通知刘强,帮助和支持刘强,把采访任务完成的更好。

由于他们两个人在心里头,都系挂着对方的那分情结,因此他们还经常注意对方的其它事情。比如哪一天没有见到对方上斑了,他们也会自动的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是对方有事出去了呢?还是身体不舒服稍事有点耽搁!要是那一方家中真的有什么事情了,他们又都会像办自己的事情一样去鼎力相助,帮助对方把事情办好。

作为刘强,他现在除了完成好领导交给他的采访任务,他身上又多了一分责任,就是要处处去关心梁敏帮助梁敏。也正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了这分责任,使他的生活更加有了意义,让他的人生有了努力的目标。责任,成了刘强他做人的尺度,责任,也成了他向一个更加完美的人生目标前进的动力!

梁敏也是一样,自从她和刘强有了这个情结之后,在她的心里,一边装着洪坤,接受洪坤对她的爱,享受着男女相爱带来的快乐。另一半她装着刘强,接受刘强的那分真切切地情。而就是这分情,让她尝到了比爱更加诱惑更加美好的那分心意!

由于刘强经常向梁敏献爱,单位上的人们慢慢的也都知道了。单位上的人们知道的越来越多,自然后来也就传到了洪坤的耳朵里。

洪坤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开始他非常生气,很想找刘强理论理论。可后来他又一想,在他和梁敏还没有结婚之前,别的男人向梁敏示爱,也算是一种正常现象。而梁敏会不会被别的男人抢去,那要看自己对梁敏的表现。要设法让梁敏选择自己,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也就是从他知道刘强的事情以后,洪坤并没有去问梁敏她和刘强的事情,而他是做更多的事情,让梁敏更爱他。特别是在他每天的时间安排上,他除了上班以外,他尽量抽出更多的时间去陪梁敏,让梁敏时刻都能享受到他对梁敏的爱。

洪坤除了在生活上更加关照梁敏外,另外洪坤还加快了为梁敏做事的步伐。他为了让梁敏的工作、生活更加舒适些,他给梁敏在电台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让梁敏在住房上,有一个好的环境。他还为了让梁敏上班方便,又给梁敏买了一辆女式摩托车为梁敏代步,使梁敏更加开心。

虽然洪坤为梁敏做了不少事情,梁敏从内心里也更加爱洪坤,可是梁敏对刘强的那分情仍然如故,丝毫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浓、还是那么烈。而且随着时间的的推移甚至比过去还更深些。

洪坤每次为梁敏做完一件事情,在梁敏的心里,这是洪坤应该做的。因为洪坤快要成为她的夫君了,丈夫为妻子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可是刘强就不同了,他明明知道梁敏不可能嫁给他,但他仍然爱心不移,仍要为梁敏做这做那,这才是太难得的。因此,刘强每再为梁敏做一件事情,梁敏就会感到,刘强对她的情就会更重,而她要抱答刘强的那份心,也就牢牢的在她的心中扎下了根。

一天,刘强突然接到洪坤的电话,说要约他谈谈。开始刘强还感到有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他又一想,谈谈也好,能把一些事情说清楚也是一件好事,于是他就答应了。

刘强还想到,让洪坤知道他刘强喜欢梁敏,也好让洪坤有一种压力。如果他要不好好的去爱梁敏,有一个爱梁敏的人早在那里等着呢。因此他这次去见洪坤,这对他们三个人今后相交,是有益而无害的。

下班前,刘强找到了梁敏,他告诉梁敏洪坤要找他。而他自己准备去见洪坤,看看她有什么意见。

梁敏听刘强说了以后,开始她有点着急。因为在最近她和洪坤的接触中,她已经感觉到,洪坤早已知道她和刘强有亲密关系。虽然洪坤没有当面问过她,她也没有向洪坤主动说明事由和原因。现在洪坤要约刘强谈谈,这让梁敏非常担心。因为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去拼命的事大有人在,使梁敏不知道怎么才好。

刘强见梁敏有点着急,他还是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刘强说:

“ 我想还是应该去见见他。只要把问题说清楚了,今后还可能更好来往些。你和他现在是恋人关系,我和你是朋友关系,我现在并没有夺他的爱,他不应该对我有什么。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他我也非常爱你。如果他要是不好好的对待你,那我可就对不起了,我就要夺他的爱。我要从他手里把你抢过来,让他后悔一辈子。”

梁敏见刘强说的也在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最后给刘强交待:

“你见到他的时候 ,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一定要冷静。如果谈好了,今后大家都是朋友。这样以后还会更好些。”

刘强见梁敏同意他去会洪坤,下班以后他就直奔洪坤约他去的地方凤凰茶楼。

刘强坐车来到凤凰茶楼门口,他见洪坤早在门口站着等他。刘强从车子里出来就朝洪坤叫一声:

“坤哥!”

洪坤见刘强叫他,也高兴的回了一句:

“刘强!”并朝刘强走去,和刘强紧紧的握着手。

洪坤显得很高兴。因为刘强是有备而来,而两个人见面后气氛很好。

洪坤拍了一下刘强的肩膀笑着说:

“原先我还怕你忙来不了呐,今天你来了我非常高兴。”

“最近工作是比较忙。”刘强也高兴地,“不过是你坤哥叫我,再忙我也得来。”

洪坤掏出了烟抽出一支递给刘强,洪坤又抽出一支烟自己衔着,并用火机给刘强点着了烟,然后他们走进了二楼的《情雯》单间。

雅间内,一张大园桌上冷菜已经摆好,服务小姐正在等着为他们服务。

洪坤和刘强坐下以后,小姐送上了手帕,让他们擦手揩脸。然后又为他们围好餐巾,准备再为他们开酒时,刘强说话了:

“坤哥,小姐服务是不是算了,我看还是咱们自己来,谁想喝什么就倒什么,,这样我们也好说说话。”

 “那好,今天你是客,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洪坤就对服务小姐说:

“你们就先出去,等我们需要的时候再叫你们进来。”

洪坤说了以后,服务小姐们就出去了。

洪坤起来走到放酒和饮料的桌子旁边,他问刘强:

“你喝什么?”

“你喝什么就给我倒什么。”

洪坤开了一瓶葡萄酒倒了两杯,他递一杯给刘强:

“我看这第一杯酒我们就先干了怎么样!”

刘强没有说话,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把酒杯里的酒全部喝了下去。

洪坤见刘强已经把酒喝了,他也举杯把酒全部喝干。洪坤喝完酒以后,他给刘强和自己的杯子里又到满了酒,然后坐下来说:

“来,咱们吃菜。”

刘强和洪坤一起吃菜喝酒,慢慢的进入了今天他们相聚的话题。

洪坤喝了一口酒后他先开了口:

“……今天我约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情,我和梁敏恋爱你也知道,也可能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可是我听旁边人讲,现在你刘强也在爱梁敏,我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强吃了一口菜又压了一口酒:

“你问这件事确实是真的。我现在是在爱梁敏。”

“我和梁敏恋爱你都知道 ……”洪坤有点不解地,“而且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你为什么现在还要爱她,还要让你感情作一些无效的投入呢?”

刘强看了一眼洪坤又说:

“ 你认为我的感情是无效投入?可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是值得的。你要知道,我和梁敏认识在先,我爱她也在你前头,是我正要向她表示的时候让你抢了先,并不是在你们相爱以后我才插进来的。当时我们在一起工作,大家都有好感。在工作上你帮我我帮你,在情趣上也非常相投,台里有很多同志都以为我们会成为恋人的。就在我想把自己再调整好一点,让她感到我也是一个男子汉的时候,我再向她求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你们认识了,你们加快了接触,到后来梁敏她最终接受了你。我既然是爱她的,我就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让她得到幸福。因此,我没有去阻止她对你的爱,也没有阻扰你们之间相恋。但我是告诉了梁敏,我是喜欢她的,我也是非常爱她的。如果你们今后的相恋有变故的话,我希望她以后选择我。梁敏现在确实知道我很喜欢她也很爱她。我还特别告诉她,只要你们两个还相爱,我们就只是朋友。今天你约我,我只所以能来,也是想告诉你,我现在非常爱梁敏,可是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原因是她现在很爱你,而你也非常爱她,这就是我现在和梁敏的情况!”

洪坤听刘强说完以后他非常高兴。他又给两个人的杯子里倒满了酒,和刘强一碰杯:

“兄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今天你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一定好好去爱梁敏,一定很好地爱护她。你现在既然是她的好朋友,今后也就是我的好朋友。我今天能交上你这个朋友很高兴。来,咱们喝!”两个人又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了。

刘强和洪坤见面以后,他们还真成了好朋友。洪坤和梁敏在一起一做点什么好吃的,他们都喊刘强来。而刘强高兴的时候,也叫洪坤和梁敏一起玩。就这样,原来人们的一些议论,也慢慢地消失了。

随着洪坤、梁敏、刘强三个人相交时间越长,他们三个人的友谊也越来越深厚。梁敏有洪坤的相恋和刘强的献爱,使梁敏的生活更加丰福多彩。她要是有什么事的时候,洪坤和刘强都会争着帮助她。她要是有什么心事、有什么不高兴的时候,他们都会来陪她。都会想着办法让她高兴,让她开心。也正因为梁敏的生活里,有两个男人在爱她,才使梁敏她体会到,她是一个最幸福的女人。

梁敏和洪坤的婚期已经定了,是定在下个月的二十八号,那天是个星期日。

随着他们的婚期一天天临近,洪坤的心情也越来越兴奋。他盼着早一天和梁敏结婚,他就能早一天和梁敏同床共枕,共享人间的美好生活。

可是刘强在梁敏婚期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心情就越发沉重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要和别人相伴相随了,他真不知道他今后能不能忍受得了。

而作为梁敏,一个被两个男人爱着的女人,她的心情也很不平静。她知道她结婚以后,她在两个男人的天平上,重心自然就会偏重一方。让刘强失去了竟争的平台,这对刘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但这一步早晚是要走下去的,她只能用她的那颗心,去更多的关爱刘强,让刘强的那颗心永远都不要冷下去。

一件没有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中国厦门招商博览会,下个礼拜就要在厦门开幕。市里和省政府,组织了一个联合招商展团参加博览会。电台要派两名记者到厦门采访,台领导决定

由梁敏和刘强参加。

这件事梁敏告诉洪坤以后,给洪坤的触动很大。这次采访对洪坤来说,真是怕鬼鬼敲门,怯蛇遭蛇咬。眼看下个月他就要和梁敏结婚了。在婚前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梁敏在他身边,有什么事也好商量。再一个,在他们结婚之前。让刘强单独和梁敏在一起一个多礼拜,让他非常不放心。虽然他知道梁敏爱他胜过刘强,可他怕刘强和梁敏单独在一起时间长了,他们的感情会起变化。因此让他的心里非常不安。

下班之前,洪坤又拨通了梁敏的电话,他告诉梁敏下班的时候他来接她。

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洪坤早已来到电台的大门口,梁敏一走出电台大门,洪坤便迎上去接住梁敏手里的包,挽着梁敏朝大街上走去。

正在这时,刘强也从电台大门里出来,他见洪坤挽着梁敏回家,他站在大门外的街边上,久久的望着梁敏和洪坤的背影……

洪坤陪着梁敏赶车回到家里以后,洪坤就让梁敏坐下,他说他有话要对梁敏说。

梁敏见到洪坤认真的样子,知道洪坤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谈。

“……这次到厦门采访……”洪坤犹豫了一下,“你能不能不去!”

“那怎么行!”梁敏一听就很不高兴,“听说这次到厦门采访领导研究了很久才定下来的,我们自己怎么好说不去。”

“我是说我们快要结婚了。”洪坤有点着急地,“在结婚之前会有很多事情要做,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

梁敏听洪坤说的是结婚的事情,她的心情又好了一点:

“你说是结婚的事。我们不是准备的差不多了吗?另外,我们的婚期不是下个月的月底吗,时间还早着呐。况且我这次去厦门采访也就个巴礼拜,不会误了我们结婚的事情的。”

洪坤见梁敏仍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把话挑明了说:

“我主要是想说,你这次和刘强一起去采访,我怕你们两个在一起时间长了,你们会……”

“你看你这个人……”梁敏又有点不高兴了,“我们恋爱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梁敏从沙发上起来,她在屋里走了几步后又说:

“ 我这次是领导安排我和刘强一起去工作的,不是我们两个背着你去谈情说爱的。上次你和刘强见面以后,我们三个人不是相处的很好吗!他爱我可他不阻止我对你的爱。他很爱我,可他没有阻止我们两个准备结婚。像刘强这样的好朋友,你还要让他怎么着呢!你怎么怕我和他一起去工作呢?如果你对我们之间的相爱失去了信心,那我们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再相爱了。我现在可以再一次告诉你,我很爱你,我也准备和你结婚,但你要我和刘强不来往我做不到!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你的好朋友,朋友和恋人我相信你会分得开的。!”

洪坤见梁敏的情绪有点激动,他有点歉意地:

“ 你别急,你别急!你看我又让你生气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和刘强到厦门采访,这是你们领导安排的工作,而且你一知道就告诉了我,我不应该有什么想法。不过你也知道,这爱情就是这么怪,我是太爱你了,所以才冒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说清楚就行了,你还是和刘强去出你们的差,我一百个相信你。 ”

梁敏见洪坤想结束这次谈话,她想,干脆趁这次机会,把一些相关的事情说清楚,免得今后还会发生其它事情。梁敏接着又说:

“ 既然今天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想把一些事情再说清楚一点,这样我们今后相处就会更好些。我想对你说的第一件事:我们相爱,我们结婚,两个人组成家庭,我们双方都有保留自己的隐私权。不需要对方知道的,对方不能问,不能打听,更不能运用非正常手段去取得。第二点,双方都享有充分的个人自由。就是两个人结婚之后,谁也不是谁的私有财产,都是自由之身,我们各自都只属于自己。我们各自的行为,只受自己本人约束,不受另一方制约。这就是我所说的,我们双方都是自由之身的意思。我今天给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们快要结婚了,我应该告诉你,我的处事哲学和思维模式,以免我今后的一些处事行为让你不理解。”

洪坤听梁敏说完以后,他想了想认为梁敏说的都在理,他就没有再说什么了。通过这件事情,也让洪坤认清了梁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不认同她的处事方法,两个人的感情就至此为止。如果接受了她的价值观,那今后就得按她设定的游戏规则去游戏。

自从这次洪坤真正了解了梁敏的为人和处事方式之后,反到让洪坤轻松了很多。然后他对梁敏说:

“我再没有什么了,今后我们都按你刚才说的去作,我今后再也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了。咱们今后结了婚,回家是夫妻,出门由个人,我想我们会处理好的。”

梁敏见兴坤都接受了她的条件,也感到非常高兴。她走到洪坤面前温情地:

“你这样更让人家爱你了。”

她拉起了洪坤,主动的和洪坤亲吻起来。
    洪坤在梁敏的亲吻下情心大起,她边亲边恳求道:

“……今晚我们就在一起怎么样?我不想再等了。我希望今晚我们就……”

梁敏和洪坤吻着吻着,她突然把洪坤推开笑着说:

“你走开吧你想的美!给你两个吻就想上床!我今天再说一次,不到新婚之夜,不能品尝我们的爱情之果。”

梁敏说罢,她又格格的笑了起来,她笑了一阵之后,又一下扑进洪坤怀里,又给洪坤一阵狂吻……

精品情人第二十二回:

姑娘情定终身郎

                 又和情人先上床

洪坤也让梁敏说高兴了,他站在那里迎着扑来的梁敏,和梁敏一起狂吻着……

梁敏和刘强到厦门采访,准备坐上午十点的航斑先直飞上海,明天上午再由上海转飞厦门。

吃过早饭,刘强个人先坐车到了机场。八点二十分洪坤陪着梁敏也来到机场。刘强和洪坤打了个招乎后,刘强便拿着梁敏的机票去换登机牌。

刘强回来以后,刘强和梁敏走到安检口进行安全检查。

洪坤在送梁敏通过安检时,他把梁敏的两个包交给梁敏,并和梁敏一起把包送进了安检机。就在梁敏也要通过安检口的时候对梁敏说:

“回来的时候提前来个电话,我好来机场接你!”

“你回去吧,”梁敏朝洪坤摆摆手,“回来的时候我会来电话的。”

梁敏通过安全检查口以后,见刘强已把她的两个包提在手里,在一排坐椅前等着她。

梁敏来到刘强身边,她回身又看了一眼安检口,见那里已看不见洪坤的身影,就舒心的坐在刘强身边。

刘强也紧挨梁敏坐下,他看了一眼梁敏,见梁敏的情绪不高,就试探的问她:

“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现在他还没有走远,要不你再打个电话!”

“没有什么,”梁敏收了一下情绪,“要说的我都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刘强看着梁敏关切地:

“你这次出差他可能不放心,特别是这次和我在一起……”

“他是有那么一点”梁敏又朝刘强更靠近了一点,“我和他已经谈好了,我现在和他恋爱,以后也准备和他结婚,但我是一个自由的人,他不能干涉我个人的行为。比如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他就无权管我。”

“那你要是和我上床呢?”

刘强半开玩笑的。

梁敏向四周看了一眼,轻轻的推了一下刘强:

“你想的美……”

梁敏见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他们,她靠近刘强耳边悄声地:

“如果是你强jian了我,他可有权控告你。要是我愿意和你上床,他就没有权力来管我!”

“这是你们达成的君子协定?”刘强有点惊奇的,“我真没有想到,你梁敏的观念这么开放,洪坤这小子也愿意口含你这朵带剌的玫瑰?不简单,真的不简单!我真是太佩服你们了。”

梁敏也笑了一下,然后她认地:

“这没有什么,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应该这样定位。大家都是平等的,夫妻关系也应该这样,不应该是谁属于谁。每个人他只属于他自己。大家都以这样的心态相处,就会省去很多烦恼。”

刘强兴奋的用肩头轻轻的碰了一下梁敏悄声说:
“你现在是一个自由人了,我目前也是一个自由人,两个自由人走到一起那就更自由了……”

候机厅里的广播响了,在广播里正通知他们两个的航班,他们要马上登机。

梁敏和刘强带好了东西,和其它的旅客一起走出候机厅。他们乘坐到停机坪的大巴,直奔中央停机坪,来到了他们要坐的飞机旁边,和大家一起开始登机。

刘强和梁敏坐在一排,两个人的坐位紧挨着。刘强把靠近窗口的位置让给梁敏,他自己紧挨梁敏,坐在靠通道的一侧。

飞机准时起飞向上海方向飞去。梁敏和刘强他们在飞机上用了午餐,飞机将近飞了一个半小时,准时到达上海机场,并在上海机场安全降落。

刘强和梁敏走下飞机以后,在机场取出了行里,坐上大巴来到旅客服务中心。在服务中心统筹的新时代宾馆登记住宿。

刘强梁敏一起来到总台,刘强让梁敏在一旁休息,他带着梁敏的身份证到总台登记住宿。

由于宾馆是服务中心统筹的住地,因此来这里住宿的人特别多,刘强填好了登记单以后,就递给忙碌登记的服务员。服务员接住刘强递来的身份证和住宿登记单,她看了一眼刘强和梁敏,顺口问了一句:

“你们是两个人?”

“是两个人。”刘强回答了服务员的提问。”

登记员就再没有说话,很快为他们办好了住宿手续,在刘强交完了钱以后,就一下把票据、身份证,开门的钥匙牌全部递交给刘强,并顺便交待了一句:

“你们的房间在四楼。”

刘强拿到票据和钥匙牌后,他来到梁敏跟前,和梁敏一起提着东西乘电梯来到四楼。

两个人一出电梯口,一个服务员就迎了上来:

“你们是几号房间?”

刘强看了一下钥匙牌号码: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是四0三房间。“

服务员领着他们走在前边,并先他们把门打开,又帮着他们把东西提进室内,然后说了一句:

“你们休息吧。“就出去了。

服务员出去以后,还是梁敏她先反应过来,她一看这个房间是个大铺,而且是一张床,她一下意识到这是个单间,她便马上问刘强:

“你登记了几个房间?”

刘强不假思索地:

“两个!”

“你看看你手里的票据,是不是两个?”

刘强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又把票据放在桌子上,梁敏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最后她看着刘强:

“你别看了,你登记的是个单间!”

刘强一下子有点紧张起来,他接着申辩道:

“我可是填的两张住宿单,填的时候你都看见了。那不行,我再去要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你来住。”

梁敏还是在那里发笑,到后来她用一对情眼看着刘强:

“算了,不用再去要了。看来登记员是把我们当成夫妻了,既然别人都把我们当成夫妻来成全我们,这说明我们还真有夫妻缘分,那我们就做几天夫妻吧,你有意见吗?”

刘强这个时候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摇一下头叹了口气:

“你看我这事办的……很对不起。如果你真的愿意那我就谢谢了,你对我的这分情意,我一定会记一辈子的。”

梁敏用双臂搂住刘强深情地:

“我也应该让你得到我的爱啊!你平时对我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不知道歉你的的感情债,什么时候才能还清,今天就先还你一点吧。”

刘强亲了一下梁敏,他小声地:

“咱们都应该先洗洗,你说呢?”

“我们是应该先洗洗……”梁敏也还了一个吻兴奋地,“我们今天还应该一起洗,等咱们洗舒服了再上床,再……”

“我看你还是一个人先洗,”刘强有点不好意思地,“我怕和你一起洗控制不住我自己。因为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女人不穿衣服是什么样子,我怕你不穿衣服站在我面前,我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我还是想和你一起洗,”梁敏又亲了一下刘强深情地,“我也想看看,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男人,站在我面前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只要想着,我们洗完澡以后再上床,那样的感觉就会更好些,我们就能控制住自己,我相信你会做得到的。”

刘强又亲了几下梁敏:

“好,我们今天就一起洗,等我们两个洗舒服了再上床。”

刘强放开了梁敏,就到卫生间里去清洗浴盆,他把浴盆清洗干净以后,又开始往浴池里放水。

梁敏站在那里,稳了稳她已经跳动得很快的心,她看了一眼室内,又看了看他们带来的行里,一个问号飞进了她的心里:

“……今天真的要和刘强上床吗?自己的恋人可是洪坤,而且很快就要和洪坤结婚了。洪坤几次要求和她上床她都没有同意,可是今天自己却同意和刘强上床,这样做对洪坤公平吗?”

梁敏从思考中解脱出来,她的回答是公平的。这两个男人都爱她,而且都是真心的爱她。因此,她也应该去爱这两个男人。今天答应和刘强上床,是她对刘强爱的回报。再说她喜欢爱谁,这是她的权力。虽然她已经接受了洪坤的爱,也准备和洪坤结婚,但洪坤没有权力阻止她去爱刘强。

刘强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对梁敏说:

“浴盆我都清洗好了,水我也放了,今天的水特别好。”

梁敏见刘强很高兴,便起身取下《请勿打扰》的牌子,打开门挂在门外的把手上,然后关上门按下反锁扣。

梁敏又从她旅行包里,取出了换洗衣服和内衣乳罩放在床上,又取出她的洗脸用具。

梁敏拿出这些东西以后,就在床边脱她的衣服,她先脱去了外衣,又脱去她的内衣,脱到最后,只剩下她的内裤和乳罩。

也正在从旅行箱里取东西的刘强,他见梁敏就在自己的面前脱光了衣服,开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他要不要抬头看梁敏一眼,但当梁敏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光了的时候,刘强的眼睛再也离不开梁敏了……她两条似藕如玉的双臂,挺挺诱人的双乳,白皙修长的两腿,外加那对会说话的眼睛,以及俏丽青秀花儿一样面庞上的那对酒窝,让刘强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美女给他带来的冲击力!他真想一下子冲过去把梁敏抱在怀里,永远都不让她从他的怀里走开……

梁敏见刘强痴痴的看着她,差一点又让她笑了起来。她拍了一下刘强:

“还愣着干嘛,快脱衣服啊!”

梁敏说完,她朝刘强飞了一个情眼,便拿着洗漱用具自己先进了断卫生间。

刘强让梁敏这一挑逗,他的心动一下子加快了很多。在他看来,梁敏真是太迷人了。他庆幸这一生能有这种缘分。刘强准备好了洗漱用具以后,也很快脱了衣服,只穿着裤头走进了卫生间。

刘强走进卫生间的时候,他见梁敏坐在浴盆里,用洗澡液擦洗着她的一条腿。

梁敏从浴盆里站起来,用手把刘强拉进了浴盆,并把刘强按坐在浴盆里,用手拉掉了刘强的短裤,她骑坐在刘强的两腿上,两个人互相帮着搓洗着。他们两个你帮我搓洗,我帮你擦揉,让他们洗得非常舒服非常开心。

特别是刘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女人luo体 他感到女人的身体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当他的双手,第一次摸到梁敏的乳房时,那对光滑酥软的乳峰,让他的全身都要酥了。他的喉咙发干,全身发烫,他几次都想抱紧梁敏,把他早已挺起的情物插进梁敏的体内……

刘强和梁敏洗完以后,他们互相帮着擦干了身体,又先后走出了卫生间,来到了睡觉的铺前。

梁敏站在刘强面前。她看着刘强健壮的身体非常兴奋,她知道等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刘强一定会让她满足的。

 刘强见梁敏这样自细的看着他,他也把梁敏的裸身又看了一遍。他慢慢的拉起梁敏的手,把梁敏搂在怀里,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刘强的热血在涌动,梁敏的情心在升腾。刘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疯狂的吻着梁敏,让梁敏差一点透不过气来。

梁敏在刘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她喘着粗气说;

“我们快上床吧,不要老站在这里。”

如梦初醒的刘强,他一下把梁敏抱到床上,并跟着扑在梁敏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吮吸着梁敏的乳头,让梁敏快活的只想大叫!

欲火难耐的梁敏,她抓住刘强早已勃起的情种,将她的阴部迅速迎了上去,一股热流破体而入,让快感立即通达到她的全身……

发狂的刘强,像一头发疯的公牛,他抱起梁敏颠狂的屁股,用他的快乐棒在梁敏的体内搅动着。随着刘强情种抽动的加快,梁敏撒欢的呓叫也越来越发渗人。就在刘强狂风瀑雨般的喷撒快乐液的时候,梁敏几声咬紧牙关的低叫,让他们尝到了作爱给他们带来的最大的欢愉和满足。

刘强和梁敏仍汗水淋漓的瘫在那里。他们连在一起的身体,让他们继续领略着肉感给他们带来的温馨,和吸纳对方精气的丝丝余味……

梁敏相拥在刘强的怀里,刘强的胸怀好似一座大山,一座让她永远放心的靠山,让梁敏感到安全,感到放心和惬意。

梁敏一觉醒来,见她仍然躺在刘强的怀里,让她感到非常温馨。自从她和周艳艳在峨眉山得到郝男的性爱之后,这一次是她第二次和另一个男人作爱。女人和男人作爱所得到的快乐,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男人和女人能在一起长厢厮守,性爱就是他们共同生活的寄托,性生活是他们能在一起的基础。只要他们在一起性生活美满,他们就会感到非常快乐和幸福。

梁敏推了几下睡意正浓的刘强,刘强动了一下身体又睡着了。

梁敏再没有去推他,她又扑在刘强身上,慢慢的吻着熟睡的刘强。她吻了一会,刘强还没有被她逗醒。这时,她慢慢的感觉到,让她喜欢的那个情物,又开始在刘强的身下挺起来。梁敏把身体轻轻的往旁边移了一下,她摸着粗壮挺挺的情种让梁敏的情心又开始骚动。她一边抚摸情物,一边从刘强的身边起来,她把那个滚烫的情物贴在脸上,用情物在她的脸上颈子上乳房上划动着。她又用嘴去吻那个可爱的情种。憨态的情种,让梁敏的情欲又升腾起来。

梁敏到最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一下坐在刘强的情种上,让情种又一次进入她的体内,并随着她身体的上下起伏,快感再一次传遍了她的全身。

原来在睡梦中的刘强,被梁敏的骚动唤醒了,他一下从床上翻起来,紧紧的抱住梁敏,并把梁敏压在身下,用最快的速度带着梁敏走进了快乐的世界里。让他和梁敏又一次享受到了性爱的美好,和作爱的快乐。

两个人又休息了一会,他们的体力又慢慢的得到了恢复。刘强紧紧的包着梁敏一句话不说,刘强抱着抱着,一股热泪从刘强的眼里流了出来。

梁敏帮刘中揩着泪,喉咙也哽咽说:

“…… 你是不是怕我结婚以后,再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们一定还会在一起的。洪坤他确实很爱我也为我付出很多,因此我不能负他。如果他今后不爱我了,我就一定嫁给你。假若我今后成了洪坤的妻子,那我就做你的情人。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我就一定来陪你。如果我有什么事不高兴的时候,我也希望你来陪我。今后就是你娶妻生子了,我也作你的第二夫人,就是你说的那种比朋友还好的朋友……”

刘强还是没有说话,仍然抱着梁敏在那里亲吻着……

梁敏也一下一下的还着刘强的吻。两个人用亲吻传递着他们的心声……

刘强吻着吻着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梁敏见刘强这样伤心,她心里也很难受。她一边给刘强擦泪一边又说:

“你不要再这样了嘛,我们今天能在一起你应该高兴才是。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好吗!”

“……我真是该死,为什么我没有先向你求爱呢!如果我要是先向你表白了心迹,我们不就可以长期在一起了吗?我真是太傻了。现在你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那我今后可怎么办吗!”

梁敏把她的头对着刘强的头,心情也很沉重地:

“…… 虽然我会成为别人的妻子,可这爱的果实今天不是先让你尝到了嘛。我知道你希望永远得到我。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天天在一起。可我也知道,你不希望在目前情况下得到我。因为你不希望我不好去作人!我们今后相处还是顺其自然,我还是结我的婚,你愿意爱我仍然去爱,如果我和洪坤的路无法走下去了,我还是那句话,那我就嫁给你。并且在我的心里,我都会永远爱着你!”

梁敏刘强自从在新时代宾馆同宿以后,在从厦门回程的路上,他们又在上海同房了一个晚上。两个人的相亲相爱,让他们感受到比度蜜月还要幸福。

在回来的那天,洪坤他专门来到机场接了梁敏。也就是从洪坤到机场接了梁敏以后,又孕育出了另外的一件事情,给他们之间的情、他们之间的爱、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不少的甜蜜和烦恼!

精品情人第二十三回:

大记者巧施情心术

                 多情郎臣服献真情

火车汽笛一声长鸣,把周艳艳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周艳艳看了一眼车窗外,火车就要进站了。一部分旅客在开始准备东西,车上的广播里也开始报站。又随着两声汽笛长鸣,火车已经开始进站,并慢慢地停在站台上。

周艳艳下车走到站台口,见她的好朋友夏秋莲来接她,她便高兴地叫了一声:

“秋莲!”

夏秋莲也早看到了周艳艳,她也应了一声:

“艳艳姐!”她便很快迎了上去,接住周艳艳手里的包,挽着周艳艳走出了人流。她们坐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周艳艳住的家。

周艳艳回到家里以后,一放下手里的东西就问夏秋莲:

“我叫你帮我办的事情你我办了没有?”

“我已经帮你办妥了。地点是在狮子楼,给你订的是二楼二号雅间。根据你电话里的要求,菜我都给你订好了,可是人只有你自己约了。”

“约人我知道,”周艳艳想了一下她又问夏秋莲,“你说他会来吗?”

“我想他一定会来的。不过,你还是要抓住机会,争取尽快和他走到一起。他既然能让两个女人都喜欢他,他在床上的功夫一定不错,你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就是想到他已经有两个女人了,我再插进去……”

周艳艳又在思索着……

“这一点你不要想的太多,他自己的妻子天天都在忙着她的两个公司,哪有什么时间会去陪他!再说他们家里的个小保姆,那也是一时的事,是他妻子不在的时候,陪他解闷的。哪有什么爱情可言。”

周艳艳看了一眼夏秋莲,一边思考着一边又说:

“不知道这一步走出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件事我真不愿意再想下去,可有时又偏偏……”

“ 哎!你这个人今天是怎么啦?”夏秋莲笑了一下,“我和你认识这么久了,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过去不是说过嘛,要是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就应该勇敢的去爱,不要管后果会怎么样。今后两个人能走到一起,那当然更好,如若走不到一起,那就做个情人。两个人虽然不能长厢厮守,但能常常相约,也是一种美事。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处在自由的壮态中,想聚则聚,不想聚则散,来去自由不是更好吗!我现在说的这些,可都是你的爱情观,你可要拿定主义哟!”

周艳艳又想了一下,好像她这回真地下定了决心,她脸上开始兴奋地:

“我不管那么多了,我要设法尽快得到他,你就听我的好消息吧!”她说罢,就拿起手机拨打陈臣的电话。

陈臣的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周艳艳一听陈臣的电话通了,她兴奋中带点娇柔:

“你是……陈秘书长吗?我是艳艳……”

周艳艳在电话里听到陈臣的回声非常激动,并迫不及待的问周艳艳:

“你是艳艳!你在哪里?我终於等到你的电话了。你……”

周艳艳立刻插断了陈臣的电话接着说:

“我已经从省里开会回来了,我现在就在家里。我想问你一下,你下班后有没有时间,我有点事情想找你。”

“什么……你想见我?那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赶到你那里去!”

“你下班后就到狮子楼大酒店来,我在那里等着你,咱们不见不散!”

“好,咱们狮子楼见!”

周艳艳打完电话以后,她两手一摊非常兴奋地:

“啊!我真地太高兴了,这回我要有自己的男人了,我喜欢地男人要来陪我了,我今天真是太幸福了。”

就在周艳艳大叫她太幸福的时候,夏秋莲也高兴地扑过去,抱住快要忘形地周艳艳,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她这一亲又把周艳艳给亲愣了,她一下收住了情绪:

“咳!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是同性恋啊!你亲我,你是不是也想你的那个情人了。如果你要是真地想他,你就打个电话叫他过来一趟,你们也好好在一起玩几天!”

周艳艳这么一席话,倒把夏秋莲说的满脸通红。夏秋莲有点不好意思地:

“ 你这个人真是惹不起,我这不是也在为你高兴嘛。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现在还真地有点很想他。虽然他的年龄看上去很像我的父亲,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最懂女人的心思。他施爱时体贴人的那个劲,能让你下辈子都忘不了。所以你看社会上那些老夫少妻们,他们比那些年轻的夫妻们,更加恩爱和甜蜜就是这个道理。”

“那你为什么还不嫁给他算了,你们还在那里苦熬什么?”

“ 我也跟他提出过多次,可是他老说他的岁数比我大的多,让我好好想想再说。另外他还说,现在他还有别的困难,因为他身边还有一个何小偶,他也不想伤害她,所以他让我再等等。可是你看那些年轻的夫妻们,有几对能够相伴到老的?现在的离婚率都快超过结婚的了。两个人能不能相伴生活,根本不在年龄问题,关建是他们有没有缘分,也就是他们有没有感情的聚合点。如果他们感情基础地聚合点非常牢固,他们的婚姻也就会美满,他们在一起也就会幸福。比如现在一些年轻人找对像,只图对方漂亮帅气有钱,他们第一天相识,第二天就上床,第三天两个人就结婚,等到第四天他们一觉醒来,两个人想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因此他们只好分手。现在很多婚姻为什么会很快破裂,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我还是准备和我小叔叔在一起。那怕只是几年十几年高质量的夫妻生活,也比那些相处几十年,天天都在吵架打架中过日子好的多。另外关于何小偶的事,我想等下次再去的时候,和她再好好谈谈,看我们两个今后怎么个处法。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在先,是我和我小叔叔相爱以后她才插进来的,她今后应该让着我点。”

“你说的确实很对,越是有阅历的男人,越是女人们的抢手贷。你今后如果不再抓紧点,要是让那个多情的女人何小偶把他抢去了,那你后悔可就晚了。”

“我看你也别光顾着说我了,你也快抓紧时间准备准备今天晚上的事,你可要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好吧,那我就好好准备准备。我先要洗个澡,然后再好好地化一下妆。哎!你看我今晚该穿一件什么样地衣服才好呢?”周艳艳看着夏秋莲,她很想征求一下夏秋莲的意见。

夏秋莲审视着周艳艳绕了一圈:

“你有些什么样好看的衣服我可不知道。你平时穿的都是一些很男性化的服装,都把你身上的女人味全遮完了。要我说,你今晚什么都不要穿。因为你的体型太美了,你要是不穿衣服最好看。”

周艳艳登了夏秋莲一眼:

“尽说些疯话,你不穿衣服才好看呐。不如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去,你也不穿衣服,咱们两个比比美。看陈臣见了会先抱住哪一个。”

夏秋莲笑了。接着周艳艳也笑了。两个人笑的都弯下了腰!到最后周艳艳还边笑边追打着叫道,“疯子,疯子……”

周艳艳和夏秋莲疯了一会之后,还是夏秋莲首先收住了风。她喘着气说:

“我说的意思是你的体型很美,要选一件能把你的体型都显现出来的衣服,让他一看到你就走不动路。最后你再稍施一点手法,今天晚上你就会成功的!”

周艳艳稳了稳情绪,她也很赞同地:

“这还差不多。今天你帮我出点好主义,将来你们的事情我也一定帮忙。要不咱们又怎么能算是好姐妹呢!”

夏秋莲起身要走了,她在临走前又对周艳艳说:

“我也不耽搁你了,你还是快准备一下。你记住,饭菜是用你的名义订的,你去的时候找他们的前堂经理就行了。”夏秋莲交待完后,就出门离开了周艳艳的家。

周艳艳把夏秋莲送走以后,她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室内的卫生打扫一遍。然后她又将床上的用品全部换成干净的。跟着她又去洗了个澡。最后她找出了一套最性感的衣服穿上,坐车来到狮子楼酒店,在那里等着陈臣的到来。

陈臣接到周艳艳的电话以后,他很想马上就见到周艳艳。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最喜欢的女人是周艳艳。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范婷婷和晓红,可那两个女人又怎么能和周艳艳相比呢?周艳艳她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她的工作能力,社会影响力也很少有哪个女人能比得上她。特别是她自身居有的那种内在气质,能让所有的男人们倾倒。因此,如果哪个男人能够得到她的爱,那将是一件最大的幸事。今天周艳艳能够单独约见他,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又向前跨出了一步。过去他们相互接触,多数都是有晓红、范婷婷和其它人也在的情况下见的面。虽然两个人的心里都情系着对方,可毕竟还没有单独表白过他们的心迹。而今天他们两个人相见,他们会有很多的话要说。他们会谈自己的志趣,谈他们对人生的看法,谈两个人相思的苦楚,谈他们思恋的情怀……

陈臣也终於等到了下班的时刻。他见办公室的挂钟已指向下午六点,便马上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急勿勿地朝办公室外走去。他一走出办公室,就用手机给晓红打了个电话。

陈臣家的电话通了,陈臣对电话里说:

“晓红吗?”

“我是晓红,陈大哥你有事吗?”晓红在电话里的声音。

“今天晚上我有事不能回家吃饭。如果我回来晚了,你就先睡不要等我。”

“知道了。那你少喝点酒,回来的时候你一定叫我。”

陈臣打完电话以后,来到街上坐了一辆出租,前往狮子楼酒店去会周艳艳。

陈臣来到狮子楼下车以后,见周艳艳已站在门口等他。他走上前去和周艳艳握了个手,就随周艳艳来到二楼二号雅间。

周艳艳和陈臣一走进雅间,服务小姐就端来了揩手巾。两个人擦完了手以后,周艳艳就对服务小姐说:

“我们的菜可以上了。”

时隔不久,几个小姐一起,把他们要的菜全部端上来了。一个小姐刚拿起开瓶器要给他们开酒,周艳艳对小姐说:

“酒我们自己来开,你们可以出去了,等一会有事我们再叫你们。”

小姐们出去了。周艳艳问陈臣:

“你喝什么?”

“我随你。”

周艳艳随手开了一瓶葡萄酒,她给陈臣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然后她端起来:
    “来,因为今天我们要说话,我们就不喝高度的了,这第一杯我们就都干了。”

周艳艳说完之后,她和陈臣碰了一下杯,她先把酒一口喝干了。

然后,陈臣说声谢谢,也把他杯子里的酒喝了。

周艳艳又给两个人各倒了一杯,然后她走到陈臣的身边坐下来,她夹了一点菜放到陈臣的碗里:

“来,你吃点菜。”

陈臣见周艳艳给他夹菜,他赶紧推辞说:

“我来,我自己来!”

陈臣见周艳艳夹来的菜已经放进了他的碗里,他就也夹了一些菜放进周艳艳的碗里,他也跟着说:

“你也吃点,来!”

周艳艳吃了口菜又压了口酒,她看着陈臣:

“你想没有想,我今天找你会有什么事?”

陈臣吃了口菜端起酒刚待要喝,听周艳艳这么说,便把酒停下了,他看着周艳艳:

“我想一定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说,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周艳艳低着头笑了一下:

“事情确实很重要,就是我回来后马上就想见到你。”

陈臣见周艳艳这样说,他也显得特别高兴。跟着用一种挑逗的语气:

“……就只是想见到我?那你说的那个重要的……重要的……重要的事情呢……”

周艳艳的脸开始红了,而且面含羞涩情眼醉人,她用玉臂蹭了一下陈臣:
    “重要的事情就是想你……”

周艳艳她不说话了,她面带羞红低下了头,而且她的身体和陈臣靠的越来越紧了……

陈臣已经明白了周艳艳的心意,他就再没有多问她了。他知道周艳艳真地已经爱上了自己。而作为他陈臣,他也早就爱上了周艳艳。他现在还真恨自己和周艳艳相识太晚,这真是上天一种捉弄人的安排。既然他们今生有这么一段缘情,为么到现在才出现呢?而又偏偏是他有了范婷婷和晓红以后才让他们走到一起。

周艳艳见陈臣不语,她知道陈臣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只是陈臣还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向她表达罢了。

还是周艳艳先把这种尴尬局面打破,她对陈臣说:

“你怎么不喝了?来,喝啊!”

周艳艳又拿着酒瓶准备给陈臣倒酒。

陈臣把酒杯递过去,他让周艳艳给他倒满了酒,他等周艳艳坐下以后:

“我也有一件很重要地事情要告诉你,但我过去一直不敢说。就是自从我在下派的时候见到你,我就暗暗的地爱上了你。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结了婚……”

周艳艳把话接了过来:

“现在你家里还有一个给你做小妾的小保姆是不是?”

“因此,我心里有一道厚厚地墙堵着似的,装在我心里的话就没有说出来。这次我救灾受伤以后,你的心思我慢慢地明白了,可是我现在的婚姻壮况又怕伤害了你。今天你约我到这里来,那我就郑重地告诉你,我现在真的是爱上你了,我希望你能接纳我。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重要的事情。”

陈臣说完以后,周艳艳没有马上接话,她端着酒转过身去,离开饭桌久久的站在那里。

陈臣见周艳艳很久都没有说话,他心里有一丝不安。因为他不知道周艳艳为什么会这样。是他的话不该这样说吗?还是今天说的不是时候,惹的周艳艳不高兴。

周艳艳终於转过身来,她两眼包泪,很快跑过来抱住陈臣,并兴奋地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