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七)

“……我要向你说的重要事情,就是我也非常爱你!”

陈臣被周艳艳的激情感染了,他站起来用双手抱住周艳艳,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周艳艳和陈臣拥抱着,她感到无限幸福。她慢慢地转过脸来,和陈臣久久的地相吻着。他们用长吻代替语言,用长吻传递着心声,用长吻把他们的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周艳艳陈臣他们相吻了一阵过后,陈臣半开玩笑地:

“我可是个结了婚的人,你不怕我把你玩了以后再丢了吗?”

周艳艳仍吻着陈臣: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我才不怕呐!”

“可我现在等于是已经有两人女人了,而且是还有孩子,这个你也不在乎?”

“我还是不管!”

周艳艳仍一边吻着一边轻笑……

陈臣离开了周艳艳的吻,用两手托起周艳艳的脸,非常认真地:

“我现在还一时无法娶你为妻,如果我们就这样走到一起,这可对你不公平。你本来可以找一好丈夫,组织一个美满的家庭,可你要是和我在一起,那可就太委屈你了。”

“只要你也爱我,而且是真心爱我对待我,我也就满足了。结不结婚那只是一个形式。有很多结了婚的人们,他们并不幸福。只要我们能真正相爱,这比什么都重要。名份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陈臣把周艳艳搂的更紧了,他深情地吻着:

“我看你还是先吃点东,你下车到现在还没有吃什么,等我们吃了饭再说好不好!”

周艳艳抱着陈臣在那里站了一会,然后她高兴地松开了陈臣:

“说真的,我还真地有点饿了。我们现在先吃饭,等我们吃完饭就到我那里去。”

“等一会就到你那里去?”

陈臣有点不解的问。

“不到我那里去,难道我们一会到你家里,就当着你家小保姆的面上床寻欢吗?”

周艳艳说完,她看着陈臣在那里哧哧发笑。

“可到你家里……”陈臣有点不好意思地,“你家周围的环境怎么样?”

“这你就放心好了,我住的是商品房,不是单位上的房子,全楼的人大家都不来往,互相间都不认识。所以你以后到我那里去,不会有人注意的。”

精品情人第二十四回:

性情女再食人肉果

                 钻心虫一摸现内情

陈臣听周艳艳这么说他非常高兴。他看着周艳艳:

“我别的不怕,我就是怕以后这样会影响你。”

“我看你算了吧。”周艳艳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最会哄女人,要不你现在已经有两个老婆了,还能把我骗到手。不过我也告诉你,你今后真的骗了我,那我可不会饶了你!”

“ 我今后对你好不好,你以后会明白的。我现在可以郑重地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欺骗你,我会爱你一辈子。除非你今后不接受我的爱了,那我就把爱你的那颗心藏起来,一直到我离开人世。另外我还想声明一下,我现在没有两个老婆。我们家那个小保姆她是喜欢我,有时候也和我上床,但她确实不是我的第二个老婆。因此我不希望你老认为我有两个老婆。”

“ 那好吧,今后我就不说两个老婆这句话了。那咱们就说一个老婆一个保姆情人?要不就说一个老婆一个替身夫人怎么样?其实你们家的这个小保姆,已经比你的真正老婆还老婆呢!你现在明不明白,你那个真老婆天天在她的公司里很少回家,很多时间都是这个小保姆以妻子的身份,在你家抚养你的孩子伴你睡觉。你说她现在是不是比你的真老婆还老婆呢?如果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现在才是你生活中的真实老婆!”

“好了,我们不说这件事好不好。”陈臣又给周艳艳夹了个春卷,“我们还是快吃饭吧,早一点吃完了我们才好早一点到你家里去。”

周艳艳也给陈臣夹了一个春卷:

“今天我们能走到一起,我就是你的第三个夫人了,现在三个女人都喜欢你,你今后能爱得过来吗?我想你今后为了我们三个女人,你一定会很辛苦的。”

陈臣又用一只手搂住周艳艳,他自己感到特别幸福。他用情眼看着周艳艳:

    “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辈子怎么会有这种艳福。一生中有三个女人爱我,而且还都爱的很深,你说这是不是有点怪。比如就像你吧,很少能有女人和你的条件个相比,你要找一个能干帅气地小伙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你现在却又爱上了我!还是一个已有两个女人的男人。这是上天的一种错误安排呢,还是人性的一种本能的选择?人世间所发生的事情,真是让人们无法理解。”

周艳艳放下了筷子,她依在陈臣的怀里:

“ 人与人相交所产生的好与恶,是人性自然的反应;人与人所产生的爱,也是人性自然的一种表现。因此,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与恶,喜与恨,是有特殊的选择性的,是按这个人的价值观来衡量的。所以社会上出现了很多事情,不被常人所理解。比如现在出现了很多老夫少妻这种事,就不被很多人所理解。而这些老夫少妻们,他们恩爱有佳,比很多年轻夫妇还甜蜜和幸福。因为他们的选择他们认为是对的,他们就互相珍惜相互爱护,让他们的爱更加有嗞有味。再拿我来说,我明知道你生活中已有两个女人了,可我仍然选择了你,因为我认为你才是我应该去爱的人。不管这种爱有多么辛苦,我认为都是值得的。但在平常人们看来,仍然让他们无法理解。”

陈臣和周艳艳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经过这顿饭的长谈,让他们说了他们早就想说的话。也让他们更加了解了对方,使他们的两颗心走到了一起,走进了对方的心田里。

陈臣周艳艳饭后,就来到了周艳艳的家里。周艳艳住的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间不大但都很整洁,而且布置地也很幽雅,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周艳艳先帮陈臣洗了澡,然后两个人就上了床。

陈臣已经是一个很有床上经验地男人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和周艳艳作爱,周艳艳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体位,对什么样的方法她会感到最满意他都不知道。因此在他和周艳艳上床以后,他没有用掠夺式的强暴方法,去达到目的。而是用他的亲吻,他的抚摸,和他肌肤的摩擦,让周艳艳体会到,和异性身体接触的温馨。特别是他用男人的那个快乐棒,贴在周艳艳的阴部上,让周艳艳的欲火慢慢燃烧。然后他再用他挺起的情物,在周艳艳的阴部上滑动着,让周艳艳的情欲,几乎达到了颠狂的程度。

陈臣知道,他现在应该给周艳艳快乐了。于是他将勃起的情种,插进周艳艳的体内,并慢慢的抽动着,让周艳艳一下子像掉进了快乐的海洋里,随着大海波涛的荡跌,周艳艳全身的快感,打着旋旋,荡着甜蜜,跟着她呼吸的节奏,在那里延续着……

陈臣又极力的控制着情欲,采用停止呼吸和猛摇头的方法,控制着他过早的射精,使他们作爱的时间再延长一些,让周艳艳在快感的海洋里,沐浴的更加甜蜜……

陈臣周艳艳身体撞击的速度加快了。陈臣用他的两手,抚摸着周艳艳两腿的根部,一会他又去搓揉周艳艳的乳峰,让周艳艳尽欢不得,欲罢不能。也就在周艳艳快感将要达到最高点的时候,陈臣终於打开了他那关闭精液的阀门,热流如注精液喷射,精液喷洒在周艳艳的快乐岛上,让他们两个人手挽着手,融化在甜蜜的海洋里。

陈臣和周艳艳的体力恢复以后,他们两个人先后下了床,周艳艳又从陈臣的身后,抱住陈臣走进卫生间,两个人在一起洗了个淋浴澡,陈臣把周艳艳抱在怀里,又回到周艳艳的房间里。周艳艳从她的衣柜里,拿出了她早给陈臣准备的内衣递给陈臣,让陈臣试试她给他买的合不合适。

陈臣接住穿在身上,内衣大小刚刚正好。他便高兴地:

“这衣服你什么时候买的?你去开会的时候就知道我会来吗?”

“我还没有去开会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来的。而且我还知道,你早就盼着这一天。”

陈臣站在那里叹了口气,非常兴奋地:

“女人的预感真地太可怕了。天底下的男人们,又怎么会不去听女人们的召唤呢?”

陈臣和周艳艳先后都穿好了衣服。周艳艳又让陈臣在她面前转了一圈,帮陈臣整理好衣服,到最后她感到满意了便说:

“你以后都应该这样,每次都让我看着高兴才行。”

陈臣看了一下手上的表,已经是快到午夜一点了,他走到周艳艳面前有点不佘地:

“我该走了。我要是回去的太晚了,她们又会想东想西的。”

“你是说你们家里的那个小保姆?”

“她到不会有什么。主要是我们家里的那位大经理,她有时候醋劲非常大。”

“不过你可要记住,从今以后我可不管那么多。我要是想你的时候,你可得马上过来。那怕是半夜的时候,只要是我想你,你都得马上来!另外我上次已经你给你说了,我很快就要过生日了,我过生日的时候 ,你一定得来,来了以后你要好好地陪我。”

陈臣又看了一下表,有点着急地:

“好了,我真的该走了,你今天坐了一天车,你也该好好休息休息。”

“……我还是想让你再陪我一会……”周艳艳很不情愿的拉着陈臣的一只手在那里撒娇。

陈臣在周艳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刚要出门,周艳艳又叫住了他:

“你等一下。”

周艳艳从身上拿出一把钥匙交到陈臣手上:

“这是我房门的钥匙,你什么时候想来都行。我随时都欢迎你!”

陈臣非常感激, 他接住钥匙后又把周艳艳拉进怀里,并深情吻着说:

“我今后会好好待你的……”陈臣说完,他离开周艳艳转身出门下楼去了。

周艳艳没有再追出去,她站在那里让自己静了静心,然后她走到窗前,看着陈臣消失在大院门口。

周艳艳在屋里度着步子,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就拿出手机拨通了夏秋莲的电话。

夏秋莲在电话里听出是周艳艳的声音后,就关切的问:

“你今天晚上成功了吗?他在床上的功夫怎么样?”

周艳艳听到夏秋莲的问声后,又让她的情心涌动,她非常兴奋地告诉夏秋莲:

“他今天已经和我同床了,他很会让我开心,他和我的一时之快,会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夏秋莲听周艳艳说她成功了,她在电话里祝贺周艳艳:

“祝贺你,祝贺你终於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过你可要珍惜,你一定要好好地待他,只要你处处想着他,我相信你的好心会有好报的。”

“我会对他好的,我相信他一定也会对我好的。我也知道,他今后在这条爱的路上会很辛苦的,就是他一时有什么不对的话,我也会理解他的。”

周艳艳打完了夏秋莲的电话以后,她又想起了应该给梁敏打个电话才是,她要让梁敏也知道,她现在真地有一个男人了,也要让梁敏为她高兴高兴。

周艳艳拨通了梁敏的电话以后,她在电话里对梁敏说:

“……你是梁敏吗?我是艳艳,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喜欢的那个男人陈臣,他今天晚上已经和我在一起了,我现在也算是有个男人了,他很会叫我开心。特别是他在床上的时候……什么?是什么时候?他刚刚从我这里离开的。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想让你放心。也让你为我高兴高兴。”

梁敏在电话里的声音:

“听到你这个消息我真为你高兴。你也这么大岁数了,也该有个男人陪陪了。另外我也告诉你一件事,由于洪坤的妹妹,她现在已经介入到,我和刘强的情感之中,最近我的心里也很烦。

周艳艳打完了电话,她的心情也慢慢地稳了下来。由于她的心情仍然非常兴奋,所以她一点睡意也没有。她试探着想做点什么,可是想了一会,什么事情也找不到做。突然她笑了,她也想到了该做什么了,她应该写一篇日记,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和他们在一起的感受都写出来,等到她老了的时候,再翻开这些日记看看,一定会很温馨的。

周艳艳拿出了每天写日记的笔记本,开始写今天的日记。周艳艳准备好了以后,先想了一下,先在心里打了一下伏稿,最后才提笔写了起来。开始,她先注明了日期,接着又写为这件事作了哪些准备,又写他们在一起吃饭谈话的内容,再写在一起作爱,和在一起作爱的感受……

周艳艳写完了以后看了几遍,她看完后又琢磨了一会,认为她要写的都已经写了进去。也许这篇日记是有感而发,事与情都写的贴贴切切的,因此让她非常满意。

周艳艳合上了笔记本,但她仍然没有睡意,她走到床前和衣躺在床上,她数着心跳,念着数字,伴着时间慢慢流失……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街上一片静寂。陈臣从大街上走回二宿舍大院,整个大院里都静静的。

陈臣轻轻的走上楼梯,来到自己的家门口,他拿出钥匙开了门。他怕吵醒晓红,开门后就没有开灯,摸着黑走进了他睡觉的卧室。就在他刚要走到床前的时候,房间里的电灯突然亮了,这突如其来的亮光,把陈臣下了一跳。

原来晓红她还没有睡。她和衣躺在陈臣的床上,就在陈臣快要走到床前的时候,她一下拉亮了电灯。

晓红见她吓着了陈臣,便从床上起来走到陈臣跟前:

“……看我把你吓着了!真对有起。我是怕你回来后还需要什么,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陈臣见是晓红在等他,他先稳了一下神,然后他关切地:

“今后我回来晚了,你就不要再等我了。你一天带陈范做家务也够累的,你就早一点休息。”

“我没事。我是怕你回来后还要点什么,所以我在这里等你。”

陈臣走到床前脱去了上衣,晓红接住衣服挂在柜子里,陈臣问晓红:

“陈范睡了?你婷婷姐又没有回来?”

“陈范吃了东西早睡了。婷婷姐她来电话说,明天他们又要接两个团,她要在公司里安排工作,因此她今晚就不回来了。”

陈臣在床边写字台前坐下,晓红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面前:

“你先喝点水休息一下,等一会我帮你洗个澡再睡。”

“婷婷也真是,为了两个公司连命都不要了。”

陈臣心情有点持重地……

陈臣又看了一眼晓红,非常关切地:

“澡我不洗了,你一天也够累的,你也早一点去休息。”

晓红她没有走开,她走到陈臣身后,用两手抓揉陈臣的两肩,让陈臣非常舒服。

“算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听话……”

陈臣又摧促着。

晓红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走开,她弯下腰把她的脸贴在陈臣的腮上,绵绵地:

“我等你,就是想让你抱着我睡。我只有躺在你怀里我才睡得着,我天天都盼着这样。”

陈臣用一只手抚摸着晓红的脸。然后拉晓红来到身前,他让晓红坐在腿上。

突然,晓红好象想起了什么,她挣脱了陈臣的手,跑向她住的房间。开灯后她见陈范还在熟睡,就抱起陈范开始提尿。

陈臣见晓红突然离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跟着晓红来到她的房间,见晓红是为了给陈范提尿,也就走上前去,等着陈范尿完了尿后,,帮着晓红又把陈范放进了被窝里,两个人又一起把被子盖好,然后他搂着晓红,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陈臣脱去了外衣,又到卫生间里去了一次,然后他又回到他的房间,脱衣钻进了被窝,并把已脱光了衣服,早在床上等着他的晓红搂在怀里,等着睡意的到来。

晓红慢慢的伸出了手,她一只手抓住陈臣的情种,一只手抚摸着陈臣赤裸的后背,让陈臣欲睡不得。

陈臣打了个哈欠亲了一下晓红:

“咱们睡吧,我今天真的累了。”

晓红也回了一个吻,然后在陈臣耳根小声说: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很累。因为你今天晚上去了艳艳姐的家,你还和她上床作过爱,而且你们作爱的时间还很长对不对?”

陈臣笑了一下,他又亲了一下晓红:

“你这个鬼灵精,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晓红用手攥了一下陈臣的情种:

“我一摸这个宝贝就知道啦,!”

“你又乱说,你怎么摸一下就会知道?”

晓红亲昵的轻笑着:

“我当然知道啦,男人们作了爱,在一两个小时之内,这个宝贝仍然是泡泡的啦。另外我还给你们办公室打过电话,他们说你今天晚上没有事,你很早就离开了办公室,你不是去找艳艳姐又是去找谁啦!”

陈臣更加搂紧了晓红,让晓红享受到了肉感的快慰:

“你是不是有点吃醋了,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可不能对外人乱讲。特别是你

精品情人第二十五回:

                  小妹救兄出奇招

                 桃树林里起情涛

周艳艳一觉醒来,她感到全身都轻松愉快。她起床洗漱以后,自己做了点早餐吃了。因为报社的记者们,他们从外地出差回来,通常第二天上午都是自己安排。周艳艳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以后,想在家里看一会书,谁知她拿了一本书刚看了几页,梁敏在研讨会期间,给她谈她小姑子的事情,又浮在她的眼前。

……

候机楼外的人群里,洪坤的妹妹洪颖就站在洪坤的身边。

洪颖,中等身材,是女孩子们那种稍单一点的那种体型。她留短发,脸庞青秀两眼很美,她口型不大口唇生动,咋一看时和大街上的女孩子没有两样。但当你多看她两眼时,在她的眸子里,总是透着灵气。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

洪颖是华东财大毕业,现在是银行计算机室的技术员。是一个管电脑使用的姑娘。她今年已二十四岁,到银行工作后也有很多小伙子向她示好,可是她一个也看不上眼。因此,现在还是一个婧女独身,生活的非常自由。

自从她哥哥洪坤和梁敏交上朋友以后,她有时也陪洪坤、梁敏他们一起玩。在他们交往中,让她知道了梁敏洪坤的朋友中,还有一个让他们很难处的人物叫刘强。

在开始的时候,刘强这个名子她并没有上心。可是有一天她见洪坤很不高兴,她作为他的妹妹就去关心他。她问洪坤为什么这么烦恼?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个刘强也在爱着梁敏,而且他的那种爱法,再加上他自身的优越条件,让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无法拒绝他。因此才让她的哥哥非常烦心。

开始的时候,听人们说刘强也在爱着梁敏,她还有点半信半疑。后来她找熟悉刘强的人一打听,刘强果然在爱着梁敏。而且他爱梁敏还爱的非常痴!

洪颖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她下决心要去帮助她的哥哥。开始的时候她想了很多办法,可是后来都让她给否定了。因为她知道要想让刘强不再爱梁敏,就只能让刘强另有所爱,而像刘强这样的上乘小子,一般的女孩子他是看不上的。特别是他现在的心里头,全部装的是梁敏的一切。如果不能让刘强去爱别人,要想让刘强不去爱梁敏,她担心她哥哥是争不过刘强的。

洪颖想清楚了这件事情以后,她在心里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她为了哥哥的幸福,她要用她美丽的容姿,把刘强拉到她的身边来。她还要用她青春女性的爱去征服刘强,使梁敏不再受到刘强的扰心。让她哥哥和梁敏好好恋爱,让他们幸福结婚,两个人甜美地去生活。

梁敏和刘强从候机楼大门口出来,刘强见洪坤在那里等着梁敏,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漂亮的姑娘,他就把梁敏的行里递给梁敏,跟着梁敏走着。

梁敏刚一出候机楼门口,就看见洪坤和洪颖在外边接她,便高兴的叫了一声:

“洪坤!”

洪坤他没有应声,但他举起了一只手笑着向梁敏招手。

洪坤接过梁敏手里的行里,顺势也和刘强握了一下手:

“我在外边要了辆车,咱们顺便一起走吧。”

“你们还是先走,我自己要车。”

刘强他高兴地回答着。

站在洪坤身边的洪颖大方的伸出了她的手,面带着微笑:

“这位就是强哥吧,我哥哥已经在外边要了车,咱们一起走吧。”

刘强开始迟疑了一下,但最后他还是握住了洪颖的手:

“……还是你们自己先走吧。你是……”

“她是洪坤的妹妹,”梁敏补了一句,“也在银行上班,她叫洪颖。”

刘强仍然拉住洪颖的手,跟洪坤开着玩笑说:

“洪坤,原来你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妹,你这个人真有福气,怎么好事都让你占了。”

“平时不是没有机会给你介绍吗,”洪坤他笑了下,“今天见了大家不就认识了嘛。”

洪坤对洪颖又说:

“他就是刘强,是我和梁敏的好朋友,以后你叫他强哥吧。”

洪颖显得非常高兴,她仍然拉着刘强的手:

“强哥,你既然是我哥哥和敏姐的朋友,今后你也就是我的朋友,我今后有事的时候我可要找你!”

洪坤再一次请刘强:

“我看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先去吃点东西,我再叫车子把你送回去。”

“还是你们先走吧,”刘强又一次推辞着,“我今天真地有事,你们的盛情我先谢了,等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上门再谢!”

洪坤见刘强实在不愿和他们同车,也就没有再勉强他了,就和洪颖梁敏先坐车离开了机场。

刘强见洪坤他们走了以后,他也叫了一辆车回到市里。

洪坤接回梁敏以后,先在街上吃了点东西,然后才送梁敏回她住的地方。在送梁敏回家的时候,洪颖就没有再到梁敏家里,而是自个回银行去了。

下午下班以后,洪坤一回到家里洪颖就找到他,请她哥哥找个时间,约梁敏和刘强一起到哪里玩玩。她还说她很想认识刘强,也很想和他交朋友。

洪坤一听到洪颖说,她很想和刘强交朋友后,他有点吃惊地:

“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你怎么会想和他交朋友?他可是最会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小子,你可要小心他会骗了你!”

“我这不是为了你嘛!”

洪颖有一些不高兴。

“你想和他交朋友是为了我?”洪坤有点不解地,“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能让他不去爱梁敏!我看你根本作不到。”

“ 不去做怎么就知道不行!”洪颖有点认真地,“我为了这件事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也通过旁边人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他的工作能力很强,人也长得帅气,尤其是对感情特别专一。而且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是姑娘们最希望交的男朋友。如果我能和他交上朋友,再能和他发展成恋爱关系,他就有可能放弃梁敏,而我也有一个好的寄托。如若我们只作一个朋友,也能分散他一些精力,对你和梁敏都是有好处的。”

“我主要是不想让你也搅进这件事里来。”洪坤他仍然有点担心地,“一个梁敏就我烦的了,你要是再有点什么事,我就更不好受了。”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知道应该怎么去作,我请你让我和他接触几次,只要我和他建立起关系,以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和梁敏你们处好就是了。”

“这件事情你真的有把握?”

洪坤还是有点担心。

“也只有试试看了,最起码让他在梁敏身上少用些时间,少用点精力。”

洪坤最后也好像想通了似的,他答应着洪颖:

“那等到空了我找梁敏谈谈,让她一定把刘强约出来,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你多和刘强在一起,我要能作的也只有这一点。”

洪颖听她哥哥这样说非常高兴。她拍了一下洪坤的肩头:

“这才像个哥哥吗,你能帮我这一点也就够了,我想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两天以后,上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梁敏来到刘强办公桌前,悄声的问刘强:

“礼拜天你有没有事情?没有事和我们一起到丹山农场去玩怎么样?”

刘强看了一眼周围,他见四周没有人也小声说:

“我可是只想和你在一起,这一次是你的主义?”

“不,不是我。”

“那是谁的!是洪坤?”

“也不是。”

刘强眼睛一亮,他高兴的试猜着:

“噢!我明白了,是那个漂亮姑娘的主义?“

“就是洪颖她想认识你。她让她哥哥找我约你,想在一起玩玩。”

刘强朝梁敏飞了个情眼,然后他兴奋地:

“好事情,好事情!我现在就答应你,我一定要好好会会她,如果有机会的话……”刘强小声地,“我们可以单独在一起吗?”

梁敏的脸一下被刘强说红了,她有点紧张地:

“到时候你可不能胡来,他们可是有四只眼睛在盯着你。”

“到时候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刘强又给梁敏丢了个情眼,“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我们两个好好玩玩。”

梁敏温情地看着刘强,她用一种非常慈的声音:

“我们两个今后在一起的机会很多的,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会少,不过我们还是要注意一点,这样大家今后才会更好处些。”

“那你们两个合计好了没有,礼拜天大家怎么个走法。”

“到底怎么个走法我们还没有定。今天只是先来约你,等我和洪坤计划好了我们再通知你。”

下班以后,梁敏刚一走出电台大门,她看到洪颖早在大门外等她。梁敏一走到洪颖跟前洪颖就问:

“你约刘强了没有?他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玩吗?”

“看把你急的。”梁敏也兴奋地,“我已经告诉他了。他还问我这个主义是谁出的,我说是你建议的,也是你让我们约他的。”

洪颖听到这里她惊喜地:

“啊!你就这样告诉他呀,他接受了我们的邀请了吗?”

梁敏故意的摇了一下头。

洪颖见梁敏摇头,意为刘强没有答应她们的邀请,她便着急地:

“他没有接受我们的邀请?你没有给他说清楚,我们只是想在一起玩玩!”

梁敏见洪颖着急地样子,她噗哧的一下笑了:

“我看你真的是爱上他了,看把你急的这个样子。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他已经接受了我们的邀请,他答应和我们一起去玩!”

“我还以为他真的不去呐。”洪颖她笑了,她笑的很开心,她笑着又说,“我想这是你帮我们去请他的啊,难道连你也请不动他!这可不是他的为人!”

梁敏有点吃惊的打量着洪颖:

“你刚才说什么?他的为人!你告诉我,他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现在才发现,你可是真地用了心的。“

“什么用了心的,”洪颖有点不好意思地,“我只是有点好奇,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让姑娘们那么喜欢他?”

梁敏更加有点吃惊地看着洪颖:

“你对他只是有点好奇!我看你不是这样吧,你现在真地是非常注意他了。你可是要小心点,他可是最会讨女孩子喜欢地那种男人。他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走进你的心里,到时候你想赶都赶不走他。”

“他真的会有那么神吗?我可是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不管怎么说,据我所知他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

梁敏又看了洪颖一眼,她凭一个女人独有的知觉,她知道洪颖真的是喜欢刘强。如果刘强让这个小姑子给抢跑了,她还真的有点不安心。

礼拜天早饭过后,天气非常晴朗。大街两旁的风景树,新芽已经长出了很多,清新地空气里,散发着阵阵湿气。

洪坤开着从单位借来的小汽车,拉着梁敏洪颖和刘强,向丹山农场开去。汽车来到郊外,户户农舍周围,被盛开的莉花、桃花围簇着。大片大片盛开地油菜花,也像一张张金黄色的大地毯,使一个若大的大地,,显得一派生机。

丹山农场,是市里在丹山农业试验区里地一个风景区,是农业试验区旅游点的共称。

丹山农业试验区里,有大片大片不同品种、不同种类的水景园、花木园、农作物种植试验基地,和各种珍禽动物养殖场。这里既是农业和畜禽试验推广场所,也是市里搞生态旅游的好地方。因此在丹山的整个区域里,多数农户和试验单位,都办起餐馆、和娱乐休闲中心。让城里人在休息的时候,有一个好去处。

洪坤开着车子来到丹山农业试验区以后,顺着一条修的很好的便道,来到了一个叫《好好玩》的地方。

《好好玩》旅游点,有一栋红顶白墙小洋楼,旁边还有一排贴着磁砖绿顶的平房。小洋楼前边是一座很大的大凉棚。凉棚内,有很多摆放整齐的台球桌和麻将桌。这里平时可以打台球玩麻将,吃饭的时候还可以作大餐厅。平房内设有多间0K厅。在小洋楼的底楼还有很多雅间娱乐室。

《好好玩》的周围,全部都是桃树林。现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目前正是盛花期,也是观赏桃花的旅游旺季。人们站在《好好玩》风景点前远眺,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万树桃花染大地,清风送来是花香的美景。因此在洪坤刘强他们几个来到《好好玩》的时候,这里已经来了很多游客。还有很多小家庭带着自己的孩子,在桃树林中赏花,观看蜜蜂采蜜,给这些小家庭带来了不少情趣。

洪坤刘强梁敏洪颖几个人下车以后,在凉硼内要了一张桌子,服务员给他们几位泡上了茶。

他们几个坐下以后,见凉棚里的游客多数都去赏花去了,梁敏便问大家:

“咱们怎么玩?”

这时的洪颖,已被周围的环景所陶醉,她见梁敏问大家怎么玩,她便兴致的接了一句:

“我看还是先赏桃花吧,等到赏完了桃花我们再玩其它的。”

洪坤看了一眼刘强,刘强忙说:

“我今天是跟你们来玩的,我随大家!”

洪坤见梁敏没有不同的意见,便对大家说:

“那好,咱们就听小妹的,大家先去赏花,等一会再玩其它的。”

洪坤宣布先去赏花以后,洪颖马上接着说:

“赏花我们就不要四个人在一起了,大家分散一下。我和强哥在一起,你们两个单独走一条路。大家约个时间,现在是九点十分,咱们十点半钟回来,再玩其它的怎么样?”

“好,我们还是听小妹的。”洪坤朝刘强使了个眼色,“刘强,你可要把我这个小妹妹看紧点,可不能让她跑丢了。”

刘强看了一眼梁敏一语双关地:

“她从我这里丢不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拉住她的手,她想跑也跑不掉。”

梁敏蔽开了刘强的视线,她走到洪坤身边拉住洪坤的手说了声:

“我们走吧。”挽着洪坤离开了凉棚。

洪颖见梁敏拉住洪坤的手走出了凉棚,她也走到刘强身边挽住刘强,随刘强出了凉棚。

洪坤梁敏朝南边去了,洪颖环视了一下四周对刘强说:

“咱们走西边吧。我看西边的桃树还多一些。”

刘强带着洪颖在桃树林里漫步走着,由于他要让梁敏看到他是高兴的,因此他的情绪也很好。可是当梁敏看不到他的时候,他又开始低沉下来,他慢不经心的老半天都没有说话。

洪颖见刘强这个样子,他知道刘强心里很不是嗞味,她挽住刘强跟他走着,没有去打扰他的心绪。

洪颖挽着刘强又穿过一片桃树林,洪颖试探地:

“强哥,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

刘强一下意识到他不该这样,他马上调整了一下情绪,看着洪颖:

“你这样挽着我就不怕别人看见?如果让熟人看见了,他们会认为我们是恋人呢。”

洪颖听刘强这么说她感到自己很幸福。因为刘强能够这样说,起码刘强已经感觉到她是喜欢他的。洪颖面带红浑眼睛里带着几分挑逗:

“能和你这样的男人做恋人也是不错的,我还真希望有这一天呐。”

刘强一下站住了,他直直的看着洪颖,让洪颖全身都不自在。

刘强半开玩笑地:

“你不是有毛病吧,我们可是第一次在一起,你对我什么都不了解,你就准备和我交朋友?”

洪颖一下认真起来,她用真诚的眼神看着刘强:

“我对你已经很了解了。我知道你心里喜欢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正准备和别的男人结婚。我也是最近才下决心要和你交朋友的,因此我今天才郑重的告诉你!”

刘强朝洪颖笑了一下,他的这个笑很坦诚。因为凭他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洪颖说的是真心话,因此他也感到很高兴。他便真诚的问洪颖:

“你知道我现在爱着一个女人?”

“我知道。”

“那我爱的是谁你也知道吗?

“我知道,是梁敏姐。”

刘强他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过身去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他的情绪稳定了之后,又转过身来把洪颖拉进怀里,但他却没有去抱她,只是让洪颖靠在他的胸前,久久地在那里站着……

第二十六回:

有情人心心相映

        野外游各得其所

刘强声音很低,但他的声音非常动情:

“ 谢谢!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也谢谢你对我表示的爱。你既然知道我还在爱着一个女人,那我也想告诉你,我目前心里还无法装下别人。如果你真地想和我交那种一身相许的朋友,我请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同时我也希望你再慎重的考虑一下,你也不一定非要选择我。我认为,我们两个还需要时间,不过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作朋友,我一定把你当作我最亲密地好朋友来交往好吗?”

洪颖两眼包着泪,她喉咙哽咽地:

“强哥,我一定等你。你现在能这样对待敏姐,更让我喜欢你。因为你最珍惜女孩子的感情,所以女孩子们也会更重视你所给她们的爱。我就从现在起等着你,我等你接纳我。让我在你的心里,成为你真正的女朋友……”

刘强仍然心情沉重的,他看着眼前的桃花:

“ 你看这些桃花,这些桃花就非常有灵性,非常记情。在它们每年花开的时候,它们都迎接着蜜蜂的到来。它们给所有的蜜蜂们呈献花粉,献出花露,让蜜蜂们酿出花蜜。而蜜蜂们又在采花的时候,给这些桃花带来了雄花的花粉。让桃花授粉结果,给人类献出美食。桃花为了感谢蜜蜂们的这分情意,它们年年花开之时,都欢迎蜜蜂们的到来,让它们采花,给它们花露。就这样,桃花年复一年,年年开花,年年迎接蜜蜂们的到来。你想想,就连桃花都这么记情,何况是人。梁敏的情我确实一时无法忘掉,因此请你原谅我……”

洪颖和刘强挽着手,继续在桃花林中漫步着。她见刘强仍然情绪不高,就恳求刘强:

“强哥,你高兴一点嘛,你现在这个样了让我也不好受。”

刘强站住了,他稳了一下情绪把洪颖拉进怀里,在她的额前亲了一下,并拍了拍洪颖的背:

“强哥没有事,我会让你高兴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应该包容我接纳我的处事方式。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走到一起,你说呢?”

洪颖很高兴,因为刘强从现在起,已经把她当作好朋友了,已经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来对待。只要刘强能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最后他一定会接纳她的。

“ 我会理解你的。”洪颖兴奋的继续说,“我理解你的决定和行为,特别是我理解你对敏姐的那分真挚的情。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确实非常喜欢你,而且也更爱你。但我也并不自私,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和敏姐你们之间的那分情,那我要真的爱你,我就不能去夺你的爱。所以我对你和敏姐你们之间的爱,我是理解的。就是你今后永远都爱着梁敏姐,但只要你也能接受我的爱,我也就很满足了。我不会再去在乎你还在爱着别的什么人。”

“可是你要知道,我所爱的女人却是你未来的嫂嫂,我爱梁敏你哥哥是不快的。本来梁敏是很爱他的,可是我这一爱梁敏就把一部分感情给了我。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会高兴的。”
    “ 我知道我哥哥有时候很不高兴,而这个不高兴的原因就是你。可他自己没有办法,因为他作不到叫梁敏不爱你。既然他很爱梁敏姐,而梁敏姐也还爱他,他就应该接受梁敏姐的感情,接(徐荣辉)受梁敏姐也爱你的这个现实。否则他只能放弃梁敏姐,但他是不会这样做的。就像你一样,你明明知道梁敏姐要和我哥哥结婚,但你仍然还在爱着梁敏姐!那应该怎么办呢?只有一点,那就是顺其自然,让时间最后来作出决断吧。”

刘强突然很认真地:

“洪颖,我现在很想和你说几句悄悄话,你想听吗?”

洪颖立刻好奇地:

“想听。但如果是太难听的我可不听。”

“不难听。”刘强神彩飞扬地,“你听了以后一定还想听!”

刘强在洪颖耳边悄声地:

“我现在有点爱你了,你能亲亲我吗?我很想你现在就亲亲我!”

洪颖一下子高兴起来,她大方的就去亲刘强,就在她快要亲到刘强的时候,刘强突然跑掉了,而且他还边跑边说:

“羞羞羞!你们看这个小姑娘要亲人了……这个……”

洪颖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她笑着就去追刘强,她边追边说:

“你坏,你坏!你真坏……”就在她快要追到刘强的时候,刘强突然站住了,他迎着扑来的洪颖,把洪颖一下抱住,两个人四目相对,久久地看报着对方……

刘强看着洪颖渴望的眼神,让他也非常激动。他知道洪颖希望他给她热吻,用醉人地热吻带给她快乐。可是就在他的情心也在升腾的时候,梁敏的形像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梁敏的情眼,她示爱的眼神,她让刘强的情感又受到了隔阻。

洪颖见刘强情感恍惚,知道梁敏又在他的情感世界里起了作用。她就主动的给了刘强一个温馨地长吻后喃喃的说:

“……你又在想她了吗?”

洪颖见刘强没有回答她,就依在刘强的身上,两个久久地站在那里……

刘强的情绪又一次调整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冷落了洪颖,便向洪颖抱歉说:

“对不起我又走神了。”

刘强为了弥补他的不是,就认真地对洪颖说:

“你让我背背你怎么样?我现在真地好想背你。”

洪颖听刘强说要背她,她知道刘强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她也高兴地:

“你是不是又要骗我?你要是真地想背那你就背吧!不过我可不喜欢你骗我第二次。”

“谁说我要骗你?”刘强非常认真地,“我说背你就背你,不信你来!”

刘强说罢,他把身子往下一蹲,等着洪颖上背。

洪颖见刘强真地要背她,就笑着扑在刘强背上,让刘强背她。

刘强背上洪颖以后,他高兴地在桃树林里乱钻乱跑,让洪颖高兴的不得了。两个人高兴的笑着闹着,让他们玩的非常开心。

刘强背着洪颖在桃树林里玩了一段时间后,洪颖怕刘强太累了,便嚷嚷着要下来,可是刘强这个时候正玩的性起,他根本就不听洪颖的,他仍背着洪颖在桃树林里乱跑,让洪颖更加兴奋和开心!

刘强背着洪颖又玩了一会,这一回两个人真地都累了。刘强放下洪颖喘着粗气,两个人又一次抱在了一起……

不远处传来了人们的说话声,刘强松开了洪颖,他拉着很不情愿地洪颖,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刘强见周围没有人了,他又放慢了脚步问洪颖:

“你刚才说你很早就了解我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解我的,像我这个很不起眼的小人物,你怎么对我产生了兴趣?”

洪颖见刘强这样问她,知道刘强是想了解她,她稍稍忖了一下,便对刘强说;

“ 我这个人其实也是很保守的。在大学的四年里,因为不知道将来会到什么地方就业,很多男同学想和我交朋友都让我回绝了。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在银行工作。来到银行这几年,也有不少好心人,帮忙给我介绍男朋友。但他们让我见到的,又都不是我想要的。因此我的芳心就一直没有打开过。可是当梁敏姐和我哥哥恋爱以后,在他们的交谈中经常提到你的名子,有时候为了你他们还争了起来。以后我就问我哥哥,刘强是谁?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后来他才告诉我,是一个和他争梁敏的人,而且是一个很会讨女孩子喜欢的人,也是一个能让女孩子着迷的人,因此才让他非常苦恼。”

刘强看着洪颖笑笑:

“原来你是这样知道我的。我想,我一定让你们很生气。”

“何止是生气,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恨你!你明明知道梁敏已经爱上了我哥哥,可你还要插进来,搅得他们在感情上经常波动,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的烦恼。”

“ 其实这件事你们不能怪我,”刘强申辩道,“是我先你哥哥爱上梁敏的。我和梁敏认识也是在先,只不过我晚你哥哥一步向梁敏表白罢了,让你哥哥抢了先。我爱梁敏我早就告诉了你哥哥,是让梁敏在我和你哥哥当中,在交往中作出她自己的选择。现在梁敏选择了你哥哥,我就尊重她的决定,可是我爱梁敏的这颗心我变不了。因此我现在还爱着梁敏,我的心里还仍然装着她。这一点你哥哥是清楚的。”

洪颖听到这里,她又微带羞涩接着说:

“ 开始的时候我想了解你,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办法帮助我哥哥。但当我真正了解你的情况以后,我感到你这个人这么重情,梁敏姐不愿和你割断来往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说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后来我就想,既然你这个人,是女孩子们很喜望得到的那种最佳伴侣,那不如就让我来爱你,让我用爱给你以爱的补赏。这样,你就是失去了梁敏姐的爱,你也会好受些。通过我们今天的交往,我认为我爱你的决定作对了。我现在不是为了我哥哥在爱你,也不是为了梁敏在爱你,我现在是为了我自己在爱你。当然我也知道,因为你现在还在爱着梁敏姐,你的心理还装不下我这个小女孩,那我们就先做好朋友,就做那种非常好非常好的那种朋友,你说可以吗?”

刘强见洪颖这么真诚非常感动,他也诚恳的说:

“那我们就做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而且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如果我们两个真的有缘份的话,上天要安排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一定会对待起你的。我也会为我们的爱负责的。”

刘强洪颖他们两个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洪颖看了一下表惊叫了一声:

“糟了!我们约定回去的时间过了,他们两个可能在那里等急了。”洪颖说完,两个人就快步朝他们的汇合点走去。

洪颖刘强刚往回走了不远,洪颖突然又放慢了脚步,刘强见洪颖放慢了脚步不解地:

“你这是怎么拉?”

洪颖朝刘强调皮的笑笑:

“我可不想走快了。我们走那么快干嘛!走慢一点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多待一会。”

“可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那就让他们多等一会吧。”洪颖完全不着急的样子,“说不定他们还不想让我们早一点回去呢。因为他们自己也想在一起多玩一会呐。”

刘强洪颖又慢慢的走着。他们现在真的赏起花来了。他们看着树树争艳的桃花,和忙碌采花的蜜蜂,使他们的心情非常兴奋。

刘强洪颖回到《好好玩》以后,他们见洪坤和梁敏还没有回来,洪颖就叫服务员把茶重新冲上开水,两个人在凉棚里喝茶等着洪坤和梁敏。

刘强洪颖又喝了一轮茶,可是洪坤和梁敏仍没有回来。刘强就问洪颖:

“我们怎么办?我们是在这里等着呐!还是咱们再玩点什么?”

“他们会到哪里去了呢?”洪颖开始有点不耐烦地,“不是说好十点半钟回来吗,你看都快到十一点了,怎么他们还不回来呢?”

刘强看洪颖着急的样子,差一点让他笑了起来。他接着安慰道:

“他们也可能和你刚才想的那样,他们晚一点回来,是想叫我们两个在一起多待一会,所以他们就不回来了。”

“那我们就不等了,我们两个自己去玩。”洪颖又想了一下,“我们去唱歌怎么样?要不我们就去钓鱼,我看钓鱼也很好玩。”

刘强见洪颖想去钓鱼,他一想钓鱼倒廷不错,他就跟着表态:

“对,钓鱼不错,那我们就去钓鱼。”

接着刘强叫来了服务员,他们租了鱼杆买了些鱼饵,在一个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个专供钓鱼的大塘边,开始了他们的钓鱼活动。

鱼塘边的一个大牌子上,写着鱼塘内鱼的种类。塘里有青鱼、花莲、鲫鱼、鲤鱼等等。而且还写着教人们钓鱼的方法和要钓不同的鱼还应用不同的鱼饵才行。

刘强知道,青鱼是食麦叶壮青草鱼类,花莲是吃蜉蝣生物的鱼种,要钓青鱼可以用青草和适用于青鱼的鱼饵去钓。刘强他们今天买来的鱼饵是钓鲤鱼和鲫鱼用的,他们就用买来的鱼饵先钓鲤鱼和鲫鱼。他们安好了鱼饵,把鱼饵放进塘里,在那里耐心的等待着鱼儿上钩。

刘强洪颖在那里急切的看着浮漂,可是看了半天,浮漂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们两个又等了一会,洪颖实在等不下去了,她把鱼钩拉起来一看,见鱼钩上的鱼饵早已经不见了。

刘强见洪颖看着鱼钩在那里发呆,他便笑着说:

“我说怎么没有鱼来光顾呢,原来鱼饵早被一个聪明的鱼儿吃了,害得我们在这里瞎等。这一次咱们把鱼饵安好一点,鱼要是再来了,保证把它钓上来,决不能再让它跑掉了!”

这次鱼饵是洪颖安的。她把鱼饵安好以后,又叫刘强看了看,刘强见这次确实安好了,两个人一起把鱼钩放进鱼塘里。

刘强洪颖又开始在鱼塘边等着,等了一会,水上的浮漂开始在抖动着,浮漂先动了几下,后来又不动了。就在这时,浮漂又动了几下,跟着被拉进了水里,刘强喊了一声:

“拉!”鱼钩被洪颖拉出了水面,鱼钩上钓到了一条三指多宽的鲫鱼。鱼儿离开水面以后活蹦乱跳地,让洪颖高兴的不得了。她马上把鱼放到地上,从鱼钩上把鱼取下来,放进他们租来的鱼篓里,鱼儿又在篓子里欢游着。

由于刘强洪颖钓到了一条鱼,让洪颖和刘强非常开心。他们又安好了鱼饵,把鱼钩又放进鱼塘里。他们想,这一次最好能钓一条大的就好了。他们又开始在那里等候着……

突然,鱼漂又开始动了,接着又动了几下,就在鱼漂刚动了第三次的时候,洪颖又猛的把鱼钩拉了起来,由于洪颖这次用力过猛,一条鲤鱼被拉出水面以后,又脱钩掉进水里,让洪颖非常惋惜。急的她又叫又闹,让旁边的刘强看着非常开心。

洪颖见刘强看着

她的样子在笑,就推了一下刘强假装生气地:

“你还在笑,就是你使坏,你要帮我这条鱼它肯定就跑不掉!”刘强见洪颖有点不高兴,便哄着洪颖说:

“刚才掉的那条是个小的,这一回我来帮你,一定不会再让它跑掉。”

刘强和洪颖又安好鱼饵,把鱼钩放进鱼塘里。刘强和洪颖在鱼杆旁等着,他们看着浮漂,等着鱼儿上钩。

刘强洪颖没等多久,浮漂又开始动起来。这次两个人都沉着的等着。就在浮漂再一次被拉进水里的时候,刘强眼明手快,他把鱼钩从水里拉了出来,一条红尾大鲤鱼被钓到了。这一次刘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他没有将鱼猛的拉出水面,而是拖着鱼拉到塘边,然后才把鱼慢慢拖上塘岸。洪颖立刻上去把鱼抓住,取下鱼钩把鱼放进鱼篓里。

刘强和洪颖他们钓鱼抓鱼摘钩,最后把鱼放进篓里的整个动作都完成的非常好。好像是演练过的一样,两个人做的非常默契。

刘强洪颖又钓了一会,跟着又钓了好几条鱼。洪颖看了一下时间,已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两个人收拾好了鱼具,就回到大凉棚来。就在他们走回大凉棚的时候,他们看到洪坤和梁敏早已经回来了。

洪坤梁敏一见他们钓鱼回来了,就争着看他们钓的鱼,当他们看到鱼篓里有很多鱼的时候他们都高兴的叫了一声:

“哇!今天中午有鱼吃了。”然后,刘强和洪坤叫梁敏洪颖把鱼送到厨房去,让厨房做了中午吃。

梁敏洪颖离开以后,刘强问洪坤:

“你们都玩些什么?”

“ 也没有玩什么,我们就是看桃花。快到十点半的时候我们回来一次没有见到你们,梁敏说再到东边看看,我和她就往东边去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观赏桃花,不知不觉的就玩过了十一点半。我们回来以后,见你们还没有回来,就问老板,他们说你们去钓鱼去了。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我们就没有过去找你们,就在这里喝茶等你们回来。”

吃过中午饭以后,洪坤梁敏刘强和洪颖,他们在一间0K厅里唱了一会歌,后来又去打了一会台球,他们玩到下午四点以后才开车回到市里。由于下个月洪坤和梁敏要举行婚礼,在回城的路上,洪颖提出来,她和刘强作他们的伴郎和伴娘。梁敏见是洪颖提出来的,她也不好说什么。洪坤见梁敏没有什么,他也就同意了。可不能告诉你婷婷姐!”

晓红把她的身体和陈臣贴的更紧了。她一边玩弄着陈臣的情种一边说:

“我才不会吃醋的。你现在已经对我这么好了,我感谢还来不及呐。不过你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你今后会更累的。你会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特别是周艳艳和婷婷姐,她们可都是女人精!是两个有品味的上乘女人,你哪个也怠慢不得!”

“你这是不是在兴灾乐祸!”

“我才不呐。我是怕你女人多了会烦心,会折你的寿!”

陈臣又吮吸了几下晓红的乳头,让晓红痒痒的格格直笑:

“你这个鬼精灵就是心眼多,还会编着方在说人!”

陈臣和晓红又说了会话。因为晓红知道陈臣今天晚上真的太累了,就没有再要求和陈臣作爱,两个人说着话,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十七回:

准新娘急招情人

       得甘露又收情心

当天晚饭过后,洪坤把洪颖叫到他的房间里。他问洪颖:

“你和刘强你们谈的怎么样?”

“我们谈的不错,要比我原来预料的好。如果今后在相交中不遇到什么大问题的话,会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