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个人档案::音乐专辑::我的相册::我的文章::网吧文集::给我留言::
-----------------------------------------------------------------------
上页  目录
[小说连载]——《精品情人》(十三)

晓红在电话里的声音:

“你中午来不来这里吃饭?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事情急不急,你能不能在电话里告诉我。”

周艳艳在电话里问晓红。

晓红有点着急地:

“这件事不好在电话里说,因为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想还是见到你了再说。”

“我现时正在采访一个会议,完了我还要赶着写稿子,中午下班的时候,你到市政府大门外公交车站旁边等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吃快餐,在吃饭的时候再谈好吗?”

晓红得到周艳艳的答复以后,在下班之前,她就早早地来到车站等周艳艳。也就在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周艳艳从市政府大门口走出来,她们一起朝大街左前方的快餐店走去。

她们走进快餐店以后,选了一个靠边的桌子坐下来。周艳艳招来了服务员,要了两份快餐她们就吃了起来。

“你说有急事要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周艳艳边吃边问。

“陈大哥他昨天晚上又回来的很晚,他睡的时候我还闻到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香水味,而这种香水不是你用的那一种。”

周艳艳听到这里,她好像被什么虫子蛰了一下那么不舒服。她停住了手里刨饭的筷子:

“他昨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他说没说他去干什么去了?”

晓红有点不高兴地:

“ 他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过了,虽然他身上有一股香水味,可他的情绪很不好。他睡下以后我见他情绪不好就去陪他,结果他既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碰我,今天一起床就去上班去了。他在临走的时候还问我,问你昨天给他来电话了有,我想他心里一定有事,但他又不好对我说。”

周艳艳听后想了一下,然后她又对晓红说:

“这件事你告诉我就行了。你以后也不要再去问他。更不要告诉他你把这件告诉了我。如果他知道你这样做了,他会不高兴的。”

“这我知道。陈大哥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对外人讲的。我今天找你是想告诉你,让你问问陈大哥,因为陈大哥的事情也只有你才能帮他。”

“等一会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另外今天晚上我叫他到我那里去,你就不要等他了。你这段时间要集中精力把陈范带好,不能让秘书长在陈范身上再分心。”

周艳艳和晓红吃了快餐后她们就分了手。她们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陈臣的手机响了,陈臣取出手机一看,他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光彩。他一开通手机:

“你在哪里?有事吗?”

周艳艳在电话里的声音:

“你说呐!没事人家找你干嘛!我问你,今晚有没有时间?晚上来我这里好吗?”

“晚上我有时间,我去的时候要不要带点什么?”

陈臣高兴的差一点跳了起来。

周艳艳在电话里娇柔地:

“……今天晚上你什么也不用带,只要你带一个好心情!”

“那你就等着我,我一定给你带个好心情去。这几天我还真有点想你,这人想人的味道真有点不好受。你有这种体会吗?”

“有!而且经常有。”周艳艳长叹了一口气,“而女人想男人的味道就更难受。好了,我要送稿子去了,晚上见!”

陈臣看着手里的手机,幸福的回味着……

下午下班以后,陈臣推掉了所有要约他吃晚饭的单位,一个心思要到周艳艳家里去。虽然周艳艳不叫他带什么,但他在去的路上,还是到超市去了一趟,可是他走进超市以后,他到各商品区看了看,他却不知道该买些什么样的菜带给周艳艳。一个是,他这个单身汉,平时很少到这些地方来,再一个他也不知道该给周艳艳买点什么!到后来,他就只买了点鸡蛋和一条鱼。

陈臣出了超市又来到花店,他给周艳艳买了束红玫瑰,然后他才高高兴兴地来到周艳艳的家。

陈臣走进周艳艳的家里一看,周艳艳已经把晚饭都准备好了。他笑着对周艳艳说:

“看来我真的不该带东西来。”随后他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周艳艳,就在他送花的时候,又补了一句,“这花还是应该带的,如果不带束鲜花来,那真才是对不起你的好心情。”

周艳艳的一对情眼里,施放着幸福的激情。她接住鲜花后就给陈臣一个吻,让陈臣的心劲也跟着一怔,随后她又给陈臣一个飞眼,让陈臣的全身都有点酥酥的。

“看到你这束鲜花,我知道你今天的心情不错。我在这里再说一次,你今后到我这里来,什么东西都不要带。你只要带一个好心情,就是给我送来了最好的礼物。”

周艳艳把花插在花瓶里,又帮陈臣脱去了外套,她问陈臣:

“今天晚上你想喝点什么?我这里白的红的都有。”

陈臣朝客厅里的酒架上看了一眼:

“那就喝点红的吧。就来点葡萄酒。”

周艳艳和陈臣他们很快用完了晚餐。两个人又看了一会电视就上床睡下了。

陈臣周艳艳睡下以后,陈臣知道周艳艳有话要问他,因此他们睡下之后,就没有要求和周艳艳作爱。而是他把周艳艳抱在怀里,只在那里慢慢地吻着周艳艳,让周艳艳享受着一个女人在男人怀里的那种美妙和惬意。

“……你不是有事要问我吗?”

周艳艳抬起头:

“你怎么知道我会有事情要问你?”

因为我们又快一个礼拜没有在一起了,我想你会问我这个礼拜有什么事?”

周艳艳笑了一下,她在笑中带有几分羞涩:

“范婷婷最近又找你了没有?”

“找了。”陈臣的脸上立刻失去了光彩,“她昨天晚上还约我到她那里去了,她还叫我在她那里住呐。可是后来我还是走了。”

周艳艳有点吃惊地:

“……你们又在一起作爱啦?她怎么又会让你到她那里去呐,她原来的想法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一个经营着那么大公司的女人,她一旦作出了什么决定,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改变的。”

“那她为什么还要叫你去和她睡觉,她不是早就要和你离婚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陈臣突然笑了一下,然后他重重的亲了一下周艳艳:

“你是不是吃醋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女人也会吃醋?”

周艳艳假装生气地:

“去去去,谁吃醋了!我是担心她这样做一定有什么目的。像她这样智商很高的女人,你还是小心点好,小心她会给你下什么套!”

陈臣收住了笑,但仍很兴奋地:

“你们女人就是小心眼,特别是女人防女人的那颗心,你们的心眼就更小。”

陈臣知道,周艳艳已经知道了范婷婷找过他。陈臣为了不让周艳艳产生误会,他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她。于是他对周艳艳说:

“ 范婷婷昨天晚上找我去,是进一步协商我们离婚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嘛,另外我们离婚也不是感情情上完全合不来,我们离婚按范婷婷的说法,完全是为了她生意上的考虑,才走这条路的。另外她的公司,在一定时间内,还主要是在本地发展,她和我的关系也不能太僵了。还有我们毕竟夫妻了一场,而且我们还共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所以不管从那个方面讲,我们就是分手了,我们都不会伤害对方的。也更不会把两个人之间的那点情,完全一下子抹掉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昨天晚上又会在一起的原因!”

周艳艳听到这里,她又慎重地问:

“你们今后离了婚不是假离婚吧?你们离了婚以后,还会不会再在一起作爱!”

“我想一般是不会的。”

“那要是二般呢?二般你们就会了!”

陈臣一下认真起来:

“不会的。今后我要是和她离了婚,我和她不会再在一起的。我也再没有时间去关照她!再说她要和我离了婚,她有她的生活空间,她也没有时间再来接近我。所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周艳艳又问:徐荣辉个人网站 www.xuronghui.com

“那你们离婚的事情谈的怎么样啦?”

“其实我和范婷婷的离婚问题,要说再谈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因为离婚是范婷婷提出来的,不要孩子也是她说的,孩子今后的抚养问题该她承担的她都答应了,所以说也就没有什么再谈的了。”

“说了半天我还是不明白。”周艳艳她侧身看着陈臣,“既然是这个样子,那她还离什么婚吗!还不如他给几个钱你把孩子带着,现在没有离婚不就是这样吗!”

“我现在想通了,她以后给不给钱我都不在乎。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把陈范养大成人。我现在希望她早一点离婚,因为她早一天和我离婚,我才好早一天把你娶过来。”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问没问范婷婷,她和你离婚以后,是不是就是和你的那个情敌朱光亮结婚?我可听很多人都说,她现在要和你离婚,就是准备和朱光亮结婚。她是想借助朱光亮的势力,再把她的事业做大些,商业上这叫情感阶梯!”

陈臣的心情有些持重地:

“ 过去范婷婷就是这个意思。可是昨天晚上她又说,我们离婚之后,她并不准备马上就处理这个问题。她怕她一旦和朱光亮结了婚,他们两个人的财产今后就说不清楚了。你要知道,像他们这种人,个人意识都是特别强的。在商业经营上的分歧经常都会发生。两个人再分手的概率也是很高的!”

“她就是这么直白的告诉你的?她这样告诉你,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意思。她在感情上不想和你一刀两断,是不是还想留一条后路,今后再准备同你和好呢!”

陈臣听周艳艳这么说,他都有点想笑。然后他又亲了一下周艳艳:

“我发现你现在的醋劲越来越大了。你今后要记住,我可是最怕醋劲大的女人的。她范婷婷和我离婚之后,如果她今后不和朱光亮结婚,我们也只能是一般关系,决不会再有重新和好的可能性。”

“那我再问你一件事,晓红今后怎么办?”

“晓红是一个很不错的姑娘。这几年她带陈范出了不少力,因此我不能对不起她。今后她只要还愿意的话,我还想让她演好现在的角色,这件事你说呐?”

周艳艳点了点头:

“只要晓红她还愿意,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因为我们现在也实在离不开她。可是这样也就太委屈她了。”

“晓红的事就这样定了。你有空的时候再找她谈谈,大家经常交交心,在一起相处会更好些。”

陈臣见周艳艳没有什么再问了,他一侧身抱紧了周艳艳:

“我可真有点累了……”

他说罢往下移了一下身体,用嘴含住了周艳艳的乳头……

周艳艳也挺了挺上身,然后她对陈臣说:

“你是不是想作爱了,你要是想你就快点,要不我可是要睡了。”

陈臣一下抬起头来,他好象才想起了什么似地:

“对了,我们差一点把这件伟大的事情给忘记了。你知不知道,人类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

周艳艳假装好奇地:

“是什么?我只知道不同的人们,对什么是伟大的事情理解是不同的。那你说伟大的事情是什么呐?”

陈臣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在周艳艳的耳根悄声说:

“当然是作爱啦!”

“是什么?是作爱!你这是那里来的理论?”

陈臣又笑着说:

“这可是最伟大的理论。你想想,所有的人们,他们一生中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而最能让他们得到欢愉和美好感觉的事情又是什么?这件事情不但人们最愿意作,而且这件事情还关系到人类的兴衰和发展,所以什么事情也没有作爱更伟大!”

周艳艳听到这里,也高兴的笑了:

“难怪你这个人这么不平凡,原来你把作爱看作是这么伟大的一种行为。那好,那我们现在什么也不要做,就专门来完成这一项伟大的工作吧!”

“好,那我们现在就来作这件伟大的事情吧!”

陈臣和周艳艳都没有再说话了。他们开始了期盼很久要做的那种伟大的事情……

 

作者简历

李相有

河南省淅川县人。十六岁应征入伍,戎马生涯二十八年。历任报务员,无线电台台长,参谋,军事教员,师级单位教导大队副队长,教导队队长。

转业到地方后,曾任地区广播电视局宣传科科长,电视台副台长兼总编室主任。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主席、秘书长。地区作协会员。新闻协会常务理事。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和其他同志一起,出版有短篇小说集《飞兵赤水》。创作有多部电影文学剧本,多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和长篇小说《精品情人》、《情人情》。

徐荣辉个人网站 http://www.xuronghui.com